第25章 :命里没有莫强求

    三爷一出现,那老胡就急的直对花错递眼色,花错微微一点头,笑道:“我今天可以不说,可哪天我要是不高兴了,很有可能就会说出来。”

    我听的一愣,三爷回来了,这些家伙联合麻三害我们,不正应该让三爷灭了他们吗怎么还放过他们了呢随即就收到花错递过来的眼色,顿时明白了过来,这花错是想利用这三个东西替他做事。

    我隐约觉得不妥,这三个家伙老奸巨猾,又极会见风转舵,让他们做事,迟早会坏事。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到了近前,冷声说道:“我才离开几天,怎么这些牛鬼蛇神全都出来了,都是活腻了吗”听这语气,分明是对老胡三人很是不喜欢。

    三爷一句话说完,一眼看见了花错,顿时一愣神,随即急走几步,到了花错面前,双手一伸,就扶住了花错的双肩,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眼,颤声道:“你是错儿”

    花错毕竟才十七岁,三爷十年前就离开了他,如今娘也死了,孤苦无依,猛的一下见到了亲人,哪里还能忍得住,嘴唇颤抖,叫道:“爹孩儿总算找到你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三爷顿时热泪长流,一把扶起花错,连声说道:“好孩子好孩子......”

    父子连心,血浓于水

    我鼻子一阵阵的发酸,老胡却急忙拍马屁道:“三爷父子相见,可喜可贺,令公子少年英雄,大有三爷之风啊”

    三爷看了一眼老胡等三人,冷冷的说道:“今天什么风吹走了全村的人,却将你们三个吹了来,难道是想打我这两个孩子的主意”

    老胡讪讪一笑,正要接话,花错已经止住悲声,说道:“爹,你错怪他们了,村子被人设了引魂阵,招来满村凶煞,他们是来保护我们的。”

    老胡一听,顿时感激的看了一眼花错,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我们哪敢动三爷家人的念头,只是过来略尽绵薄之力罢了,现在三爷回来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三爷一听,狐疑的看了一眼我和花错,我没说话,脸色却不大好看,三爷何等样人,一见我的面色,已经知道必有内情,随手一挥道:“既然如此,我倒是该谢谢你们了,只是我徐关山和孩子十年未见,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三位这份情,改日再还可好”

    老胡等人巴不得赶快离开,一听三爷这么说,顿时连连点头,转身就想离开,花错忽然叫道:“慢着,还请三位帮我一个忙,查清楚麻三准备什么时候下井可好”

    这话一出,三爷顿时一震,脱口而出道:“下井麻三”

    花错接话说道:“爹,你离开这几天,可发生了不少事,我先琢磨一下哪些该说的,等会我再和你细说。”一句话说完,转头看向那老胡,意思很明显,老胡要是不答应,花错估计现在就会将刚才的事告诉三爷。

    老胡面色一苦,点头道:“好我们去查就是。”对三爷又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

    老胡等一走,三爷拉着花错的手就问了起来,从花错姥爷问到他娘,又问花错怎么找到这里的,爷儿两前前后后足足聊了有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我急忙上前,说道:“三爷,幸亏你提前回来了,要是再晚一会,我和花错估计就见不到你了。”

    我这一提,花错也问道:“爹,你不是说去一个星期吗咋提前回来了”

    三爷长叹一声,说道:“走回家再说,我这次也悬,要不是张昊海、王大麻子和依人、清辰、长歌等几个孩子,这回就得把命丢在云南了。”

    花错面色猛的一变,说道:“二爷真的一点情分也不讲了”

    三爷没有再说话,领着我们进了家门,一进门见到偏房门大开,急忙走了进去,见那黄鼠狼也不见了,彩漆雕像和神位也丢了,顿时又是一愣,看了我一眼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就将三爷走后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从我如何放走了黄鼠狼,一直说到三爷归来,包括老胡三个家伙准备趁火打劫的事情,全都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三爷听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随即长叹一声道:“没有想到,我还是回来迟了,老奎等人哪会是老太爷的对手,何况这个麻三,分明是个比老太爷还厉害的角色,可惜了老奎这样的汉子。”

    我随口说道:“三爷,老奎也不是什么好人,装死就不说了,听他们的对话,好像原先也是他们一伙的,后来才不和他们玩了。对了,老奎为什么后来会相信了三爷,而和他们闹翻了”

    三爷又长叹一声,缓缓说道:“这都是命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没有莫强求每个人的命数,都是上苍注定的,当年我就告诉过老奎,逆天而行,必遭大祸,他执意如此,如今一家三代,仅剩一根独苗,要不是大哥仁厚,只怕这次真的就要绝后了。”

    “至于我说话他就信了,是因为此事本就因我而起,老奎不相信别人,却一定会相信我。”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问我道:“你听说过改命吗”

    我茫然摇头。

    三爷好像没有在继续瞒着我的意思了,直接说出了一桩陈年旧事来,我听完之后,总算是彻底将老奎一家的事情搞清楚了。

    这老奎虽然天生勇力,却面相不好,眉生截断,山根陡起,双耳无珠,人中短促,从相学上来说,就是无后之相。老奎婚后数年,媳妇就是怀不上,该看的医生也看了,该吃的药也吃了,就是没有孩子,这可把老奎夫妻愁坏了。

    当时三爷随我爹从云南刚到这里定居,也就两三年的时间,当时三爷还小,只有十来岁,会许多奇巧之术,又是孩子,不藏本事,经常显露出一些手段来,在附近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乡亲偶有寻求帮助的,三爷都会伸以援手,一个夜晚,老奎就来找三爷来了。

    老奎去求三爷,要三爷帮他改命,说后续无嗣,在村里抬不起头来,死后也无颜面去见列祖列宗,三爷一再向他承情,说明改命之利害,可他钻了牛角尖,都要给三爷跪下了,三爷一时心软,就答应了他。

    可命数之学,奥妙无穷,命格不同,所能承受的福分,也不相同,并不是随便乱改的,改命之后,一旦命格承担不起,所带来的后患,将会十分可怕。有些命中福分不够的,中了彩票,不是陡生怪病,就是无故破财,总之那笔钱财散尽,才能保得住命,就是这个道理。

    破财之类的,都还是轻的,像老奎这等绝后命格,强行改命,则必须要有另外一条命去填。

    也是事有凑巧,以前井中曾淹死过一个怀孕的妇人,井深通地府,却又属于阳间水,不入奈何界,尸身虽然捞了出来,可母子阴魂,这么多年来,无人超度,一直被困在井中,三爷就施了个手段,将那孩子转生到了老奎家中。 :\\、\

    可老奎的命格本就是无后之人,虽然三爷施了手段,可改命本是逆天倒行,哪有那么容易。

    三爷使术让那孩子转生到老奎家后,没过多久,老奎媳妇就怀上了,这可把老奎乐坏了,又杀猪又宰羊的庆贺,将乡亲们都请了去,好一顿吃喝,还给三爷送了一条猪后腿,一条羊后腿,一篮子鸡蛋。

    怀胎十月之后,老奎媳妇就生了个大胖小子,老奎更是乐的天天都合不拢嘴,三爷虽然有点担心,却也心存一丝侥幸,只道老奎为人厚道,上苍或许会给他留个一脉香火,只是交代他存着点小心。

    转眼孩子就满周岁了,刚会蒙话,句子长了还转不过来弯,有天老奎下地窖去拿山芋,地窖:我们农村收了山芋之后,会在地上挖一个三米来深的地窖,用来窖藏山芋,不会腐烂,随吃随拿,十分方便。那孩子又哭又闹的非要跟着,老奎没招就让跟了去,结果老奎下去还没等把山芋拿上来,那小孩一头栽地窖里,一下就摔死了。

    孩子没了,三爷心里有数,老奎这命格是承受不起,孩子要不死,老奎就得死,所以老奎再去求三爷,三爷就不答应了。可老奎媳妇眼都快哭瞎了,老奎也有点神神叨叨的,整天去地窖找孩子,一个月没到,那么魁梧的一个汉子,都瘦成一包刺了。

    三爷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又帮了他一次,地窖通阴,却属于阳地,同样属于阳地阴用,孩子死后,阴魂一定也困在地窖之中,所以三爷使术将那孩子的魂魄再度转生到了老奎家。

    老奎媳妇再度怀孕之后,两口子才逐渐恢复了正常,十月过后,老奎媳妇又生下一个大胖小子,这回三爷不敢再掉已轻心,一再交代老奎,无论如何不让孩子离开大人的视线范围,只要能活过七岁,孩子元神安稳了,就算留住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