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异像渐显

关灯
护眼
    当然,麻三究竟想干什么,我们还不能确定,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老太爷老奸巨猾,不会不明白,他们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协议,不管怎么说,我们爷儿三,已经是他们的眼中钉了,之所以还没对我们动手,只是畏惧三爷的手段而已。

    三爷将三十六门的前后说完,自己下厨做了点饭菜,爷三个坐下吃饭,花错再一次让我领教到了什么叫做狼吞虎咽,我一碗饭还没吃完,他已经下去三碗了,我十分怀疑这家伙是饿鬼投胎。

    我们爷三正吃着,忽然一阵咯咯娇笑声传了进来,随即黄姑娘就如同鬼魅一般的飘身而进,一进门就笑道:“怪不得老胡那三个龟孙灰头土脸的,原来是三爷回来了。”言辞之中,好像并不怨恨三爷锁了她九年,但也明显不像老胡等人那般惧怕。

    三爷头都没抬,也没说话,只顾自己吃饭,花错却笑道:“这不是黄大小姐嘛黄大小姐这么多年下来,还是这般年轻美貌,不知道有心上人了没你看我怎么样”

    我一听差点笑出声来,这家伙说的好像他以前认识黄姑娘一样,竟然占起了黄姑娘的便宜,不过他仗着三爷在,虽然满口胡言乱语,黄姑娘也不敢怎么样就是。

    谁料黄姑娘噗嗤一笑道:“小崽子,我还真看上了一个,那就是你爹,你爹没看上我而已,要不我就成你后妈了,你还来占老娘便宜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我和花错顿时全都愣住了,一起看向了三爷,三爷锁了这黄姑娘九年,三千多个白天黑夜,朝夕相处,三爷长的又不丑,保不齐这黄姑娘说的,真有可能

    当然,三爷是不会动那心的,可三爷不动心,不代表人家黄姑娘就不动心啊

    三爷这时大概也有点挂不住了,将饭碗一放道:“有事说事,没事就走吧你修行到现在,也属不易,既然已经离开了,就安心修你的凌华道,别前功尽弃了。”

    黄姑娘顿时娇笑道:“哎呦,没看出来,三爷还是挺关心我的嘛既然你这么关心我,我不表示一点,怎么好意思呢”

    “你这愣儿子,这回可是被雁啄了眼了,老胡多奸猾,他哪能玩得过那条老狐狸,前脚从你们这离开,后脚就去给麻三通风报信了,估计现在啊麻三等人都藏的没影了。”

    三爷双目一凛,冷声哼道:“当真如此”

    黄姑娘娇笑道:“当然如此,我还盼着能用情真意切将你感动呢哪会放假消息给你。不过你别一竿子全都打死了,老白还是不错的,啥都没参与,我更是帮着你的。”

    三爷的眼睛缓缓闭了起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即猛的睁开双眼,精芒一闪,冷声道:“既然如此,就不能怪我了,他对我儿子、侄儿落井下石在先,如今又对我阴奉阳违在后,我灭了他们,也就有了理由,下次再见之时,就是他们三个丧命之时。”

    一句话说完,双目如电,冷冷的盯了一眼那黄姑娘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心思,我劝你趁早灭了这个念头,我们徐家的人,不是你动得起的。”

    我又是一愣,三爷这话明显是指我啊花错虽然也是徐家的人,可他姓花,这黄姑娘难道还没忘了和我哪点过节虽然那事是我不对,可我那时候还是熊孩子一个,也因为这个差点被淹死,这么多年下来了,也该算了吧

    黄姑娘面色一变,随即隐去,说道:“姓徐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姓苏的我动得起动不起,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三爷一听,目光顿时更冷,正待说话,那黄姑娘又娇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待见我,我走就是了,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出十里,可都不大正常了,再不去看看,只怕到时候就算是你,也无力回天。”一句话说完,身形一转,娇笑着跑了出去,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一直等到黄姑娘的声音消失,花错才鬼头鬼脑的看了一眼三爷道:“爹,娘已经不在了,要是你不觉得那黄姑娘活的太久了,我也可以考虑接受她做我的后妈,起码不用吃这么难吃的饭菜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噗嗤就乐,这家伙也是没药医了,谁的玩笑都开,虽然三爷的饭菜虽然确实不咋的,可他却是吃的最多的一个,现在吃饱了估计,开始嫌弃起来了。

    三爷一听,顿时笑骂道:“你这孩子,跟谁学的这般油腔滑调,你娘虽然不在了,可我们夫妻伉俪情深,虽隔阴阳,不过一线,从来就没正眼瞧过别的女人,何况还是一只黄皮子,这种玩笑,以后别在开了。”

    花错哈哈就笑道:“那感情好,我这不是怕爹你真的给我找一后妈嘛我可听说了,后妈虐待起前妻的孩子,那叫一个惨”

    三爷也被这家伙逗乐了,刚才那股凌厉的气势顿时消去,一挥手道:“赶快吃饭,虽然不知道黄姑娘说的是真是假,我们还是去看一趟比较放心,万一真的有了什么异常,也好早做防备。”

    花错明明刚才还嫌弃三爷做的饭菜不可口,听三爷这么一说,竟然又吃了一碗,一直撑到直打饱嗝,才肯放下筷子。

    饭后三爷带着我们先到了老井边,在石井栏上动了点手脚,我也看不懂,就看三爷这边拍拍那边打打,几下就好了,可听三爷说,他是在石井栏上又下了更厉害的封印,除非对方是个比他更厉害的人,要不就无法解开封印,解不开封印,就无法下井。

    只是那石井栏被老奎那天夜里砸断了一根,所以封印效果没有那么好,顶多能撑三日,但有这三日时间,我们也就可以赶回来了,毕竟我们也只是出去数十里地而已。

    一切安排妥当,兄弟俩跟着三爷,先向东出发,东面几十里无人烟,一眼看去,尽是旷野,好在也有土路可走,十来里路,很快也就差不多到地头了。

    花错边走边和我说道:“哥,真不是我埋汰你们这,你自己看看,这荒的,都成啥样了,我要是以后住在这,我把东面全都放上树,长成一整片的老林子,一有了林子,什么飞鸟走兽啥玩意都有了,想吃啥就整点啥,我告诉你,野味放上大把的辣子,用热油爆炒出来,那才叫一个香,想想都流口水。”

    我翻了他一个白眼,我算明白了,这家伙正宗是个吃货,外加话唠,还有点异想天开,这东面几十里地都没人烟,搞的都成他家的地了,想放林子就放林子,他当自己是地主呢

    花错见我不理他,正要再贫,三爷忽然一挥手道:“别说话了,这里确实不对劲了。”

    三爷这一发话,我们当然也不闹了,三爷抬头四看,眉头越锁越紧,我也跟着四处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出来,只好问道:“三爷,咋不对劲了不还这样吗”

    三爷一摇头道:“不对,人有人相,地有地形,地师之学,我虽然不精,却也知道势、气、水、砂之说,这里的地势虽然没有大的改变,但气息却不对了,原先这里虽然满目荒凉,却不藏凶伐,不见煞恶,可如今这气息凌乱,一不连绵,二不通畅,还满含凶煞之恶,如同被人生生撕裂了一般。”

    说到这里,猛的一指前方大约半里之处,说道:“如果我没看错,那里的气息最是凌乱不堪,继而牵扯着这一大片的气息都动荡了起来,那里必有异像,不是地陷成坑,就是裂地为渠,我们过去看看再做计较。”

    半里路算不上什么,爷三个一起,片刻就到,到了三爷所说的地方,我和花错顿时就傻眼了。

    三爷说对了

    只见从这里开始,地面上裂开了一道一米宽的裂缝来,一直蜿蜒而走,目光所及之处,仍不见尽头,竟然不知道到底有多长远,底下黑幽幽的,深不见底,就这么静静的存在于土地表面之上,如同被谁一刀劈开的一般。

    三爷一见,顿时面色大变,急忙喊道:“你们离那裂缝远一点,黄姑娘说的没错,异像渐显,群凶欲出,只怕那老井之中,已经有了什么变故,不然也不会镇压不住这些东西的。”

    我一听就明白了,三爷还是知道那井中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肯说而已,只是我心中好奇,这里已经距离我们村十来里路了,究竟是什么东西,能镇压到这么远所镇压的,又是什么东西

    刚想到这里,裂缝对面不远处,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打着转就过来了,到了裂缝之处,竟然哧溜一下都灌进了裂缝之中,底下顿时发出一阵阵呜咽一般的声音来,随即升腾出一阵白气,所过之处,如触寒冰,这么热的天,我愣是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