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成了替罪羊--为陌小华游艇加更第一章

    白气一出,三爷就大喊一声:“快闪开,里面东西要出来了”一边说话,一边嗖的一下,纵身跳到我们旁边,双手一抓,已经抓住我和花错的肩头,双臂一带力,生生将我们两个提了起来,就这么双手提着我们,脚步如飞,一眨眼就掠出去十几丈远。

    三爷找了一处荒草深一点的地方,将我们两放下,双手一按,疾声喝道:“趴在这里,尽量将头伏低,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要出来。”一句话说完,身形已经疾掠而走,直向那大裂缝而去。

    我和花错对看一眼,三爷如此焦急,此事肯定不简单,我们两个哪还敢露头,就伏在荒草之中,不敢有丝毫异动,生怕拖了三爷的后腿。

    转眼间三爷已经到了那白气升腾之处,身形腾挪跳动,在那裂缝两边来回点戳,接连点戳了好几下,才猛的一挥手掌,一掌击在地面之上,怒喝一声道:“给我下去”

    三爷的怒喝声我和花错都是前不久才领教过的,满村子阴魂,被三爷三声怒喝就吓的溜了个干净,如今这一声怒喝,音量之高,只如春雷咋响,我远在十几丈开外,仍旧被震的双耳一阵嗡鸣。

    说也奇怪,三爷一掌击在地面之上,那团白气顿时急速扭动起来,左冲右撞,好像是要落荒而逃,可在那白气四周,却如同多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那白气始终无法冲出重围,并且被越压越低,眼看着就要重新落入地下裂缝之中了。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一阵剧烈的颤动,如同即将地震了一般,隐有轰隆之声从地下传出,我一阵骇然,这东西是有多大啊怎么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直接弹跳了起来,身形一落地,就满面怒色道:“我念你修行不易,也从未出外伤人,本想饶你一命,你若在不知好歹,我这就取了你的性命。”

    一句话说完,猛的伸左手中指入口中,一口咬破,以指为笔,以血代墨,直接在右掌心中画了起来,刷刷几下画完,猛的又一掌拍在地面之上。

    这一掌拍下,从那裂缝之中竟然响起一阵嘶吼之声,似马非马,根本听不出是什么玩意来,但却能听的出来,那东西一定是受到了重创。

    随即又是一阵轰隆声响,由大转小,逐渐隐退,地面那种震颤感也逐渐平稳,那团白气也纷纷钻入裂缝之中,再不复见。

    从始至终,我们也没看见那东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但我知道,这玩意绝对不好惹,从那动静上就可以判断的出来,也就是三爷,换做错错一个人,今天这事只怕难以善了。

    三爷这时才收掌而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们知道这事算是平了,急忙从荒草之中跑了出来,待我们跑到三爷近前,更是目瞪口呆,地面那宽约一米,不知长远的裂缝,竟然已经愈合了起来,地面虽然仍旧残留一条细细的长缝,但谁也不会猜到,就在刚才,那条细长的缝隙,曾经开到过一米来宽。

    我们一到近前,三爷就面色沉重道:“这事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看来井下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才会导致这种危境。”

    “我原本是不想带你们涉险的,可放你们在外面,更不安全,事到如今,也只有下井去走一趟,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从根本上解决原因,不然的话,群凶四出,就算将我累死,也无法平定这么多。”

    “但是,要想下井的话,就凭我们爷儿三个,那也是有去无回,错儿,你赶紧回一趟云南,将此事向你二爷详细说明,请你二爷速速派人来支援,这几天,我带着楼儿先勉强支撑。”

    花错一愣,随即一咬牙,点头应声道:“好爹保重,哥哥保重,我尽快回来”一句话说完,掉头就走,片刻已经狂奔出好远。

    虽然我知道他只是去寻车搭乘,可一看他狂奔而走的身影,心里还是忍不住疼惜,花错比我还小,却已经吃了许多苦头,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好不容易见到了三爷,前后还没几个小时,就又得分开了,相比之下,我这十九年过的是何其幸福。

    三爷已经十年未见花错,其实又哪里舍得,只是事态紧急,我又不识得去云南的路,只有让花错前去搬救兵,一直目送花错的身影看不见了,三爷的目光才收了回来。

    三爷目光一收回来,就迅速将那副慈父的神情收了起来,沉声道:“楼儿,我们也来不及歇息了,井下肯定是出了事,地气镇不住了,按这些东西发作的顺序,应该是先东次南,再西后北,我们赶紧转道往南,看看南方怎么了。”

    一句话说完,身形已经掠了出去,我急忙拔足跟上。

    随着三爷狂奔一会,我就发觉不对劲了,不知道怎么的,明明三爷看上去走的没有多快,我紧追急赶,却就是追不上,始终落后在三爷身后五步左右。

    好在我身体还算结实,这一顿狂奔,竟然跑出几里路下来,最后实在跟不上了,只好停了下来,肺就像要炸开了一般,连喊三爷等等我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三爷却在这个时候一转身就到了我的身边,一手抓住我的胳膊,随手一带,我两条腿顿时不由自主的跟着跑了起来,只是这样大部分的体重都被三爷托着,轻松了许多,我倒还能坚持。

    由于我们是以我们村子为中心点,从村子东面十里之处,转移到正南十里之处,虽然走的是直线,可仍旧多出不少的路程来,等三爷在一个村口停下来的时候,我立刻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条腿抖的像筛子一样,哪里还能提得起半丝力气。

    三爷却像没事人一样,抬头看了看面前的村庄,看了大约三分钟,才点头说道:“就是这里了,这里正好有一村庄,有阳气镇着,好像没有东边那么明显,不过这村上上空已经笼罩了一层薄雾,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我毕竟年轻,这时已经歇过来一点的,抬头看了看,随口说道:“这不是陈王屯嘛”

    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九年,正宗土生土长,附近十里八乡,就没有不认识的,所以一招眼,我就认出了这是陈王屯。这陈王屯很大,足有就一百三四十户人家,凶名在外,村上的年轻人,十分好勇斗狠。

    顾名思义,村上的人家不是姓陈就是姓王,极少杂姓,也正因为如此,这个村子极其抱团,一旦有村民与外村发生争执,一个村的人都会涌上去,就连妇人都会帮忙,民风极其彪悍。

    我对这个陈王屯,没有什么好感,上学的时候,因为这一大片只有一所中学,附近的孩子都集中在那里,陈王屯的孩子,是出了名的刺头,经常聚集在一起,欺负其他村的孩子,虽然和我没有什么摩擦,我却对他们十分厌恶。

    更让我讨厌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因为抢水

    我们这常年水源不足,只有一条不算大的河,从几个村落经过,而陈王屯正好在上游

    每年快到耕种的时候,也就是水源严重缺乏的时候,而每到这个时候,陈王屯的人就会在上游筑坝拦水,这直接导致了下游的村庄无水可用,什么时候陈王屯的地全部耕种完了,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下游的村庄耕种,而像我们那样的小村庄,则一直都是落在最后面的。 :\\

    因为这个,下游的村庄曾经和陈王屯闹过几次,可每次都是以被陈王屯的人打一顿了事,水源的问题,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解决。

    当然,现在我明白我们村上的人都是忍气吞声的了,要是发起火来,是个陈王屯也架不住三十六门的人灭,但即使如此,我对陈王屯的人,也没有好感

    我这边正想着,三爷已经说道:“正是陈王屯,也幸亏是陈王屯人多丁盛,才能压得住,不然的话,只怕也快要发作了。”

    话刚落音,村子里忽然蹿出来十几个小青年,一个个手拿棍棒,远远的看见我们,领头的就喊道:“在哪里了,还没跑远,一定是他们”

    我顿时一愣神,我本身就有点泼皮,要论打架,我也不怕,只是对方有十几个人,还都拿着棍棒,这要打起来,吃亏是免不了的,这大老远累半死跑了过来,就是为了解决陈王屯眼前的危机的,要是莫名其妙挨一顿打,可也太憋屈了。

    那十几个小青年可不这么想,一边往我们这冲过来,一边叫嚣道:“让他们扒水坝,逮到先打个半死,在让他们怎么扒的怎么给我们堵上”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现在夏日炎炎,雨水充足,正是筑坝拦水的好时候,看他们气急败坏的样子,分明是水坝又被人给偷偷扒了,我和三爷正好这个时候出现在村口,自然成了替罪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