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请将不如激将

    眼看着那些青年就快到了面前,三爷冷哼一声,正准备迎上去,村口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这一声,当真如同军令一般,十几个小青年一起停下了脚步,一起回头看向村口的方向。

    我抬头看了看,村口出来一个老头,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留有短须,戴着眼镜,板着张脸,一般身材,穿着中山装,一看就是个刻板固执的家伙。

    老头不急不徐的走了过来,对三爷一点头道:“这不是徐三爷吗哪阵风将徐三爷吹来陈王屯了,该不会这么多年不见,徐三爷变成挖坝偷水的贼了吧”

    三爷也不着恼,微微一笑道:“你看我像吗”

    那老头上下打量了三爷两眼,却一摇头道:“我看不像,徐三爷不至于这么不珍惜自己的名头,而且徐三爷要想跑,也没人追的上。”

    三爷笑道:“那不就结了”

    那老头却又说道:“徐三爷做不出挖坝偷水的事来,但出卖兄弟的事,却一定做的出来。”

    三爷哈哈一笑道:“敬山哥,你就别挖苦我了,说实话,我看见你出现,还是很开心的,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一直都以为你死了。”

    那老头冷笑道:“徐三爷真会说笑,老头子我吃的香睡得着,儿孙满堂,还准备长命百岁呢倒是听说你们村上的人,可都死光了,村子都成**了,其实这样说起来,我还要谢谢当年三爷亲手废了我呢不然我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清闲日子。”

    我听的一愣,这完蛋了,这老头和三爷有仇啊这下我们爷俩自己送上门来了,估计是免不掉要动手了。不过这老头知道我们村成了**的事,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我们村上午才变成**,他现在就得到消息了,间隔十几里,对我们村还挺关注的嘛

    三爷根本不惧,反而笑道:“当年那点事,你还记得呢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又是自己兄弟,能忘就忘了吧”

    那老头冷笑一声道:“不敢当,徐三爷威名远扬,忠肝义胆,即不会出卖兄弟,也不会背后捅人刀子,我王敬山怎么配有你这样的兄弟。”

    我又是一愣,听老头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当年是三爷对不住他啊不然怎么会说三爷出卖兄弟,背后捅他的刀子呢这老头到底是啥人物三爷真要想弄死他,还能留他活到现在

    旁边那些小青年也听出那老头话里的意思了,其中一个比较魁梧的青年当时就骂了起来:“什么玩意,得罪过山爷还敢来我们陈王屯,是心眼让猪油蒙了还是胆子是铁打的,山爷别跟他啰嗦了,交给我吧先揍他一顿再说。”

    话一出口,那老头转身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甩在了那青年的脸上,那叫一个响亮,顿时就将那青年打懵了,手一捂脸道:“山爷,你打我干啥”

    那老头冷哼一声道:“滚蛋,我可以变着法子骂他,你们谁再敢出言不逊,我敲掉谁的牙”

    我一看更是摸不着头脑了,这都什么人啊三爷和他有仇,那小青年自然是帮着他说话,却平白被打了一巴掌,我都替那小青年抱屈。

    三爷一见,哈哈笑道:“敬山哥还是在意兄弟的嘛”

    那老头又冷哼一声道:“我不像徐三爷那么没皮没脸的,拿兄弟命换自己的前程,老头子还要点脸,知道辈分不可乱,在陈王村,除了我可以骂你,别人骂你还是不行的,差着辈呢”

    三爷也不辩解,哈哈大笑道:“当年那点破事,你还准备记一辈子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欠你的,用陈王屯一村人的命来还,可好”

    那老头眨巴了一下眼睛,用一种怪有意思的眼神看了看三爷,说道:“徐关山,你是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啊我陈王村的事,轮得到你来插手不就是水坝上哪点破事吗你当我看不出来”

    三爷忽然眼神一亮,随即嘿嘿一笑道:“估计敬山哥看还是能看出来的,毕竟也才五十多岁,眼睛又没瞎又没花的,不过能不能处理好,可就不好说了。”

    那老头面色顿时一涩道:“就算处理不好,我陈王村几百口人用命填着,也不需要你来插手。”

    我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一点,敢情这老头之前和三爷是好朋友,三爷好像做过什么事情满对不住他的,弄的老头一肚怨气,明知道水坝上出事了,也不愿意让给三爷伸手。

    三爷点头道:“那敢情好,你王敬山风光也风光过了,现在五十好几了吧死了也不算夭折了,还能拉着陈王屯几百口子给你陪葬,多牛逼啊”

    那王敬山顿时火气就上来了,手一伸,差点就指三爷鼻子上去了,怒声道:“徐关山,你不要看不起人,老子一身本事是被你废了,可我脑子还在,学的手段还没忘,我就不信我治不了那东西。”

    三爷眼睛一斜道:“敬山哥,要不咱们打个赌我就跟着你去看,你如果收拾不了我再出手,不过那就算我赢了,你如果真的自己给收拾了,那就算我输了。”

    王敬山双目一瞪道:“你赢了如何你输了又如何”

    三爷悠哉悠哉的掏出香烟来,自己点上一支,抽了一口,烟雾对着那王敬山的脸上吐了过去,才说道:“我要赢了,我要借你这条老命再用一用,让你再发挥点余热,也算你这辈子的手段没白学,我要输了,我围着你们陈王屯爬三圈,一边爬一边学狗叫,敢不敢赌”

    一句话说完,还又接了一句:“我劝你还是不要赌,因为你必输无疑,要是怕了,你也可以不赌,这条老命还是自己留着吧留在陈王屯发霉发烂,也能苟延残喘几年。”

    我一听就明白了,三爷这是激将法啊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三爷要借这王敬山的命干吗难道真的要借人家的寿命来给自己添寿,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刚想到这里,那王敬山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手指着三爷骂道:“徐关山你放屁老子怕过什么赌就赌,不就一条命嘛当年我就等于死过一回了,再死一回又算什么走现在就走谁不赌谁是龟孙子”

    一句话说完,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三爷的手腕子,拉着三爷就向村子里走去,三爷也没反抗,我也只好跟了过去。

    那十几个小青年原本也跟在我们后面的,可当我们穿过村庄,到了另一边村口的时候,那王敬山猛的一转头,对他们怒喝道:“都给我滚回去,谁跟来我打断谁的腿”

    那十几个小青年没有一个敢吭声的,也不敢跟来了,纷纷散去,看得出来,这老头虽然拧巴了点,可在陈王屯的威望,可真不是盖的。

    王敬山领着三爷和我一直出了村,片刻到了河边,河面本来就不算宽,也就三五米,现在被拦腰截断,蛇皮袋子装的泥土,一袋袋的筑了一道大坝,将整条河都拦了起来,只是现在却多了个缺口,正在水坝的正中间,原本积蓄的河水,早已经流了。

    我看的心头暗爽,真不知道这是谁做的好事,怪不得陈王屯的小青年都气的跟疯狗似的,逮谁都想咬一口。

    王敬山对三爷瞪了一眼,怒声道:“徐关山,你给我看好了,老子虽然没了手段,一样能治得了这东西。”一句话说完,气哼哼的转身走到了水坝之上,凝神细看起来。

    我这时再也忍不住心中好奇,走过去在三爷身边,悄悄问道:“三爷,这老头是什么人哪脾气可不小,你以前真的做过对不起他的事” :\\

    三爷微微一笑,看了那老头一眼,用不算大但绝对能让那老头听见的声音说道:“这老头什么人提起来那可是大大的有名,他是我们三十六门之中,唯一一个被废了本事逐出三十六门的人,陈王屯以前叫陈家屯,他被逐出三十六门之后,就留在这里,后来这里才改叫陈王屯。”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他也是三十六门的人怎么会被逐出了呢”

    三爷继续用那种音量说道:“可不是,在我们这一代人之中,当年的三山一海,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在三十六门之中,提起三山一海来,谁不知道。”

    那王敬山头也不回的冷哼一声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三山一海的名头,仅限在北门而已,到了云南,屁都不是”

    三爷笑笑,也没反驳,我继续问道:“三山一海是人名吗都有哪几个”

    三爷笑道:“第一位就是你眼前这老头,叫王敬山,第二个是刘赶山,第三个就是你三爷我徐关山,我们三个名字里都有一个山字,被称为三山,一海则是指金陵萧家的萧朝海,合起来称为三山一海。”

    刚说到这里,那王敬山忽然一摆手道:“禁声这东西要出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