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水坝行蛟

    我之前已经看过三爷击掌镇凶了,知道厉害,王敬山这一说话,我立马闭上了嘴,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缩。

    三爷有意无意的移动了一下,将我的身体遮挡了一半起来,估计是等会万一有个什么事,也方便替我挡着。

    那王敬山则忽然伏低了身子,口中低声嘀咕道:“见鬼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浓重的煞气,这不对头啊按道理来说,我们村子人气这么旺,不该出现这种东西啊”

    一句话说到这里,猛的一回头,凶恶的盯了一眼三爷,嘶声喝道:“徐老三,是不是有人动了井里的东西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跑来陈王屯,你他妈是吃干饭的吗坑起自己兄弟来满厉害的,真指望了你,你又整成了这熊样”

    三爷苦笑了一下,说道:“你先把这里的事解决了吧等会我好好和你谈一次,这次的事情,可比上一次严重多了。”

    那王敬山双目一瞪道:“能有多严重三十六门剩下的人都去哪了难道全都......”

    三爷一摆手,不再说话,只是示意王敬山专心以对。

    那王敬山一伸手就拽了两片草叶子,将两片草叶子合在一起,往嘴唇上一放,顿时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虽然音量不算高,却也听的极为清楚。

    吹了几声,那河面上忽然掀起了两尺多高的浪头来,一浪接一浪的往岸边扑打,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水底搅动一般。

    这个景观,在我们这算是很奇特的了,三五米宽的水面,深度也就三四米,地势又低洼,想起两尺高的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般就是点小浪花而已,除非那风大到了极点。

    王敬山的神色更加凝重,双目紧盯着水面,口中两片草叶子不断发出嘶嘶之声,如蛇吐信,如虫爬行,我听了这一会儿,心里竟然一阵阵的恶心难受起来。

    水面上的浪越来越大,已经掀起有半人高了,一阵阵狂风顺着河面掠了下来,将沿河两岸的荒草都吹弯了腰,风助水势,水借风威,使空气中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水腥味。

    但始终没有东西从水面上显露出来,显然这东西并不想出现。

    又吹了几声,王敬山将草叶子放了下来,身形伏的更低,低声咒骂道:“操你奶奶的,竟然连老子也召唤不出来,这东西得活了多少年啊这次糟了,这条老命得搭在这里了。”

    三爷嘿嘿一笑道:“别介,你要不行,还有我呢你这条老命可不能丢在这里,要丢也得丢在更有价值的地方。”

    那王敬山又猛的回头,恨声说道:“徐老三,你少说风凉话,要不是你当年废了老子,就凭这东西也配我出手”

    三爷一点头道:“那是,这东西确实不配让敬山哥出手,不过我无所谓啊我徐老三从来就没脸没皮的,持强凌弱的事我干得出来,要不换我试试”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三爷在给王敬山台阶下,王敬山当然也明白,却并不领情,一转头又看向水面,说道:“你说换你就换你,在伢子面前,我的脸面往哪放,老子丢得起命,输不起人”

    一句话说完,又将草叶子放进口中,嘶嘶的吹了起来,这一来,河面上的风浪更大,甚至发出一阵阵类似轰鸣般的声音来。

    三爷面色一变,急忙抢步上前,还没到那王敬山身边,王敬山已经一口吐出草叶子来,噗的一声,直接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三爷几步抢到王敬山身边,一把就将王敬山提了起来,直接闪身到了我旁边,将王敬山放下道:“敬山哥,你这又是何苦,就算我输了还不成嘛等这事处理完了,我围着陈王屯爬三圈,给你学狗叫。”

    王敬山面色十分苍白,嘴角还有血迹,可听三爷这么一说,顿时眼珠子一亮道:“真的你认输了”

    三爷道:“我认输了不过敬山哥,你这条命,我还得借去用,井下的东西,必定被人动了手脚,无论如何,我得下井一趟,你知道我的,三山一海之中,我是最差劲的一个,你不帮我,我只怕有命下去,没命出来,我这条命倒是无所谓,可伢子们都还小,还担不起这个担子来,所以我还是得出来,领着伢子们走下去,三十六门的旁支,总不能都毁在我手里,这个罪名太大了,我徐关山担不起啊”

    那王敬山的神色逐渐平静了下来,伸手擦去嘴角血迹,苦笑道:“老三,既然你说真话,我也就不硬撑着嘴硬了,你看看我这个样子,还有什么用我倒不是怕死,入了三十六门,我就没在乎过命,可跟你下去,不是拖你后腿吗”

    三爷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沉声道:“敬山哥,所以我才说要借你的命用一下,那老井之下,潮湿异常,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底下必定有毒虫横行,除了你王敬山,估计也就云南的老苗刀有这个资格下去了,可老苗刀我哪请得动”

    “此番下井,凶险难测,万一真到了危急关头,我可能会为了顾全大局,舍了敬山哥的性命,只希望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敬山哥能不要怪我。”

    说到这里,三爷难过的低下了头,继续说道:“而且,这种情况,有极大的可能出现,敬山哥一旦跟我下井,很有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一听心里连呼可惜,既然三爷把这个老头说的这么重要,可为什么要说出来呢三爷都这么说了,这老头能答应才怪谁的命不是好的啊

    谁知道我刚一动念头,那王敬山的双眼却陡然亮了起来,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怪不得你说让我发挥点余光,原来是算盘打到了我身上,好好好虽然我王敬山已经被逐出了三十六门,可这热闹,我还是要凑一把”

    “如果我真死在了下面,老三你就不用爬了,反正我也看不见了,如果我侥幸活着回来了,这三圈你必须爬,这么多年的一口恶气,我必须得给出了。”

    说到最后,话音一顿,沉声道:“老三,谢谢你我回去准备一下,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了,随时需要,随时招呼一声就行。”一句话说完,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顿时有点发懵,这老头到底咋想的三爷都明说了要他下去就是要他去送命的,他竟然毫不犹疑的一口答应了还谢谢三爷这都啥思维啊

    三爷却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一样,对着王敬山的背影一点头喊道:“好多谢敬山哥”一句话说完,嘴巴立刻闭了起来,转身就走到了河边。

    我知道,三爷这是要接手刚才那王敬山没完成的事了。

    三爷一到河边,就沉声说道:“回去再敢兴风作浪,我将你挫骨扬灰”

    话一出口,河面之上忽然狂风大作,腥气弥漫,浪头一掀而起,足有一人多高,一道水浪,哗的一声就像三爷所在的岸边扑了过去。

    三爷冷哼一声,猛的一蹲身,躲过浪头,顺势将这一只手掌就插到了河水之中,顿时河面上水雾缭绕,一个接一个水泡从水底冒出,咕嘟咕嘟之声不断响起,水中鱼虾不停跳出水面,又落入水中,噗通之声连响,整个这一段的河面,就如同一锅即将烧开的开水一般,唯一的差别,就是水温没什么变化罢了。  .  死亡凶兆 更新快

    就在这时,河面正中,陡然响起一阵嘶嘶之声,隐如龙吟,哗哗一阵水响,一条巨大的身影探出了水面,直接带起一阵风雨。

    我定睛一看,顿时吓的目瞪口呆,这是一条巨大的青色蟒蛇,头如笆斗,身粗如缸,额头长有独角一支,角分双岔,双眼橙黄,裂吻巨口,蛇信伸缩不定,身躯直接从三爷面前的水中探出两米来高,尾巴却在那水坝之前伸了出来,一勾一拉,整个水坝轰然倒塌。

    三爷却丝毫不惧,神色镇定,淡然说道:“头生独角,已具蛟形,说明你原本修的是正途,你听我好言相劝,回到你原先藏身之处,潜心修行,莫行恶事,不日即可得道,如若你一意孤行,想顺水行蛟,为祸人间,那今天这里,就是你葬身之地”

    那独角蟒蛇似是能听得懂三爷的话,一颗硕大的脑袋摇摆不定,一双橙黄色的双目之中,显露出一丝冷光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一截蛇尾悄悄沿着河岸伸了上来,正向三爷脚下蜿蜒伸去,正待出声提醒,三爷猛地大喝一声,上前一步,一脚就踩在那蛇尾上,猛的一蹲身,一掌拍下,正中蛇尾。

    那独角蟒蛇顿时如中雷击,身形在河水之中剧烈颤抖不停,拼命扭动身躯,想将蛇尾从三爷手下抽离出去,可那蛇尾却像被一座山压住了一般,无论它如何挣扎,就是无法逃脱三爷的手掌。

    三爷怒声道:“你这孽畜,指给你阳光大道不走,偏要为祸人间,今天我就打的你神魂俱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