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赶山镇邪--为夜白衣打赏累计两百加更!

    三爷一句话说完,单手猛的一抓一握,已经抓住那截蛇尾,随手一抖,那独角青蟒就一阵翻滚,状极痛苦,激荡起水面上浪花四溅。

    三爷又随手一抖,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了眼,还是那独角青蟒缩到了水下,它的身躯好像忽然缩小了一截,但翻滚的更加剧烈,水面上一浪高过一浪。

    三爷又抖了一下,那独角青蟒就完全沉入了水下,再也不复见。

    随即三爷接连抖了数下,腰杆一直,手一伸,就提起一条青色小蛇来,最多也就两尺来长,头上的独角,变成了一个肉红色的小疙瘩,配在青色的蛇头上,十分的醒目。

    我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是眼花了,那么大的一条蟒蛇,被三爷就这么三抖两抖,竟然变成了这么小一点,这实在是太过离奇了,幸好这段时间以来,我见识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不然肯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三爷这时才冷声道:“就连老常见了我,也得绕着走,你这东西不识好歹,竟然敢和我动手,我念你尚未伤及人命,只散了你的修为,留了你的原形,算是饶了你一命,就此去吧”一句话说完,随手一丢,就将那条小青蛇丢了出去,跌入河水之中,悠忽不见。

    我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三爷这一手玩的太漂亮了,就这么简单的随手抖了几下,就将那么大一条蟒蛇整成了两尺来长的小蛇,我要是学会了这一手,那就牛逼了

    刚想到这里,三爷就一转身道:“走吧我们去西面的刘家庄,这里的青蛟兴风作浪的时间还没到,是被我们硬逼出来的,西边的应该更不会发作,时间宽裕一点,何况刘家庄还有刘赶山在,如果刘赶山出手了,我们只需要去看一眼就行了,如果刘赶山不愿意出手,那少不得又要费一番手脚。”

    我急忙跟上,边走边说道:“三爷,你刚才抖蛇的那一手,叫做什么我看着挺有意思。”

    三爷笑道:“想学”

    我点头笑道:“当然想要学会这个,多威风啊”

    三爷一听,眉头一皱,正色道:“错了,这跟威风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不但没有什么威风可言,甚至都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出来,要知道木秀与林,风必摧之,人异与众,天必毁之,天嫉英才这个词,并不是空穴来风。”

    “大哥之前不愿意我教你修习这些奇术异学,也正是因为如此,如今大哥也允口了,我自然会倾囊相授,但现在不是时候,修习这些手段,必须心平气和,方能有所获益,可现在忧患不断,别说你静不下心来了,就连我也心中焦躁,等这事平息之后,我会好好教你和错儿一段时间的。”

    “但是,镜楼你要记住,我们三十六门当年就是因为太过扎眼,才导致后来遭了大祸,只能屈居云南深山之中,勉强维持传承不灭。如果你以后有了机缘,修习了高强手段,切忌招摇,本事越大,越应低调,不然迟早会引来大祸,轻则你一人亡命,重则三十六门都会受到牵连。”

    我一见三爷如此郑重,知道这事玩笑不得,当下连声应了。

    但三爷的面色仍旧十分严肃,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急忙转移话题道:“我们现在要去找的刘赶山,就是当年三山一海的那个刘赶山吗他的本事比起刚才的王敬山来说,谁比较强一点”

    三爷听我这么一问,似乎也想起了这些老兄弟,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摇头说道:“修习的手段不同,谈不上谁强谁弱,王敬山玩的是蛊虫之术,对付毒虫非常有一套,刘赶山却是刘伯温的嫡系后人,修习的是地师一脉的风水术,各门各法,两者之间没法比较。”

    “不过,王敬山之前被我废了本身修为,三山之中,又最为年长,这些年虽然也有勤加修习,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巅峰状态了,刚才连一条区区青蛟都收拾不了,这要摆在以前,只怕他动动手指头就给捏死了。”

    “但刘赶山不同,他艺业全在,年纪虽然比我大,却比王敬山要年轻,如今正值壮年,现在论起来,他自然胜王敬山许多,如果他肯出手相助,我们起码多三成把握。”

    我听的一喜,急忙追问道:“这刘赶山就这么厉害”

    三爷脸上显露出一丝自负的神色来,边走边笑道:“能和我齐名的人物,能差劲嘛这刘赶山之前并不叫刘赶山,叫刘慕先,就是羡慕他家先祖刘伯温的意思,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从那之后,大家就都叫他刘赶山了,至于他本名,反而没人叫了。”

    我一听顿时引起了极大的兴趣,急忙追问道:“三爷,给我说说呗”

    三爷大概是因为时间宽裕,也不着急,一边带头向刘家庄走去,一边讲了起来。

    那刘赶山年轻之时,喜到处游历,阅天下名山,观中华河川,以此来增长自己的见识,也顺便修习自己的风水之术,足迹遍布名山大川,当真可谓是见多识广。

    有一日刘赶山到了太原吕梁,正赞叹吕梁山的层峦耸翠、钟灵毓秀,忽然发现一道黑气从一座山峰后面直升而上,直上五六十米之高,在半空之中散开,状如蘑菇,隐隐向西北方向流动。

    刘赶山最擅长的就是观山望气,一见这黑气,就知道必定有邪魅作祟,当下就顺着那黑气流动的方向,直向西北方寻去。

    一直到了山脚之下,有个望子村,村口有棵大树,高约十米,枝叶茂盛,形如妇人远眺,盼望子归,村子因此得名。

    刘赶山还没进望子村,就看见那股黑气正好压在村子正上空,村子更是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嚎之声,知道一定是有人冲撞了邪魅,听这哭声凄惨,估计人已经完了。

    果不出所料,刘赶山一进村,就看见一家门前搭设了一个灵棚,一班丧礼鼓乐正在吹奏,灵棚内哭声一片。

    刘赶山聪明,一进灵棚,一眼就看见了死者的遗照,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看面相老实巴交的,应该就是普通山民,照片前面有牌位,写着“先考李公二柱之牌位”,下角列着孝子名讳,不用问,死者叫李二柱。

    当下刘赶山就哭上了,说李叔你这咋说走就走了呢我这大老远的来看你一回,还没见着面呢你就走了,我这恩情怎么还啊

    主家一看,不认识,急忙上前询问,刘赶山就编了个故事,说自己是外地的,有一回在吕梁山游玩,不小心摔了,被李二柱路过给救了,给他上了草药,他回去养好伤之后,就凭着当时李二柱留下的地址寻了来,寻思着报了这个恩情,结果一进来就看见李二柱的灵位了等等。

    那个时候,改革开放的风气还没吹到大山里,山民还是淳朴的,救人的事也常有发生,所以大家根本就没怀疑,还将刘赶山待为上宾。  . 首发

    刘赶山和他们熟络了之后,就问起了李二柱死亡的原因,当下那孝子就说了出来,说是李二柱正在院子里整理柴火,一头就栽在了地上,片刻就不行了,等叫了医生来,已经断了气。

    这听起来没什么蹊跷,好像就是突发疾病死亡了,山里医疗设备简陋,也不可能做个尸检啥的,再说大家也并没有怀疑什么,所以就准备这么给葬了。

    刘赶山却一心数,就问李二柱在死亡前几天,有没有遇到什么蹊跷事情,有没有异常征兆,那孝子想都没想就说道:“还真有一件,我爹在前几天,进山打柴火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蛤蟆,有笆斗那么大,他本来想绕开的,可不管怎么绕,那蛤蟆始终挡在他前面,他往左,那蛤蟆就往左跳,他往右,那蛤蟆就往右跳,爹当时就骂了一句,那蛤蟆就自行跳开了,爹回来跟我们还当笑话说了。”

    刘赶山一听就明白了,这事情前因后果出来了,那蛤蟆大如笆斗,肯定是有了道行,拦住李二柱的路,那是要借人口讨封,只要当时李二柱随口夸它一句,不封也没事,谁知道李二柱不但没给它封号,还骂了它一句,这玩意怀恨在心,将李二柱的命给勾了。

    这一明白了,刘赶山的火气腾的就上来了,拦路讨封无所谓,没讨成挨句骂就要了人的命,这东西不收拾不行当下就丢下了点钱,告辞了主家,转身进山,一路回到了那黑气升起的山峰之下。

    到了山峰下,刘赶山凭着望气的本事,很快就找到了那蛤蟆洞,一看这蛤蟆洞还挺深,正好靠山,当下就有了主意,就地取材,编了根山神鞭,转到那山峰后面,对着那山峰就甩了三鞭,三鞭一甩,整座山峰竟然轰隆隆直响。

    等到轰隆声消失,整座山峰竟然往前移动了三十步的距离,而山峰前面的蛤蟆洞,被生生压在了山峰之下,永不能见天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