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好大一口黑锅

    这事被传开之后,名头一下就响了起来,从那之后,就没人叫他本名了,一律称其为刘赶山,后来和三爷徐关山、王敬山、金陵萧家的萧朝海,一起称为三山一海。

    故事一听完,我顿时大为赞叹,这三十六门之中,当真是能人辈出,我之前一直以为三爷就是最厉害的人物了,今天才知道,除了三爷,世间竟然还有这等本事之人。

    当然,这里面肯定有以讹传讹的成份,我相信刘赶山一定是制住了那害人的蛤蟆,但要说他将一座山峰赶的往前移动了三十步,我还是不会相信的,我上过地理课,知道山峰都是千万年的地壳变动而形成的,一人之力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将山峰移动,无非是鼓吹之人,夸大其词罢了

    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个刘赶山的兴趣,同样感兴趣的,还有王敬山

    虽然我们村距离刘家庄和陈王屯都不远,但我未出生之时,王敬山、刘赶山两人已经离开了村子,我从来就没见过他们,加上我们村上的人都刻意隐瞒,我也不从来没听说他们俩,所以立即就追问了一句道:“三爷,这两人既然那时候都这么厉害,后来为什么一个被你逐出了三十六门,一个去了刘家庄呢”

    三爷身形猛的一顿,转头看了一眼,脸上忽然现出无比郑重的表情来,说道:“这事就算你不问,我也打算要和你说一下,如果将来三爷出了什么差池,你得负责为三爷洗脱冤屈。”

    说到这里,又起步而走,但这次却就是平常步伐,许久也不闻出声,想来是在盘算该如何开口。

    过了足足十来分钟,三爷才缓缓出声,将事情前后,详细的说与我听。

    这事还得从三十六的嫡系和旁支上说起,三十六门之人,在清朝时期,曾因为锋芒太露,遭遇过一次大难,差一点就让三十六门土崩瓦解,最后不得不躲进云南的十万大山深处避祸。

    当时的三十六门领袖为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就聚在一起,商议出了一个对策,那就是三十六门每一门之中,每一代人,只留下一个最优秀的子女,称为嫡系,其余的成年之后,全部出山,列为旁支。

    这些出山的人,并不是全都来这里,只有一小部分人到了我们村,另外一部分则分散在各地,这样既能镇守这口老井,外面也有了耳目,而且三十六门不至于绝迹与世间,即使外面的人出了事,三十六门还有个根据地,也不至于灭绝。

    但为了以策安全,出山的这些三十六门后人,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理由,不许再回云南,实际上就是被流放了。

    像三爷当年之所以能回去,是因为花百草老爷子膝下无子,唯有一女,挑中了三爷做女婿,三爷本身就是三十六门的后人,才能在云南一呆十年,而且花错得姓花,继承的是花家香门一脉。

    也就是说,我们村上的三十六门中之人,实际上都是旁支,包括我爹和三爷在内。

    这个规定,很不合情理,却十分有效,很好的保存了三十六门的传承,除了部分因为无嗣,又实在没有合适的其他人选,空挂虚名之外,绝大部分,都这么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可被流放的这些旁支,心里肯定是不满的,散落于各地的还好点,逐渐融与社会,绝大部分都转变成了普通百姓,算是脱离了三十六门,极少数将自己的技业传承了下去。

    但被分配到了我们村上镇守老井的这一部分人,却不能脱离三十六门,只能在此终老,这让这一部分人很不满意。而且被分到这里来的,还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人手甚至不比云南的少,时间一长,逐渐就有了南北之分,云南的被称为南门,被流放到各地的统称北门。

    这些原因,就是一包炸药,就等待一根导火索来点燃。

    而这个导火索,则被三爷点燃了

    事情发生的那一年,三爷才十八岁,却已经名声鹊起,跻身三山一海之中,虽然年岁最小,却因喜出手帮助周边乡亲解决一些邪事,所以风头最劲。

    有一次三爷替人出头,解决掉了一只百十斤重的老刺猬,结果引起了轰动,一度引起了国家某些单位的重视,三爷甚至被拘禁了一段时间,每天都被当小白鼠一样观察,幸亏三爷牙关紧,什么都不说,只说凑巧打死了而已,一段时间之后,没找到三爷的毛病,才将三爷给放了出来。

    这事引起了南门的注意,有人从云南来,自称南门的人,下了禁令,从此之后,三十六门旁支子弟,未经许可,不许动用三十六门的手段,不然的话,就废了技业。

    还说因此单独成立了一个执法九人组,组内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这九人是由上一任人王亲自挑选的,身份神秘,虽然大家都知道是选自三十六门,可三十六门之人何其之多,经过这么多年繁衍,子子孙孙、徒子徒孙加一起,少说也有几万人了,去哪猜去,所以都不知道是谁,只有执法九人组成员,才互相知道身份。

    更离谱的是,上一任人王指定了九人组成员之后,竟然死了,临死也没告知下一任人王,这执法九人组的身份,就彻底成了谜,也就是说,如果谁违反了规定,搞不好下一秒身边的好朋友就会将你给废了。

    这一下北三十六门不同意了,经历过这么多年,有很多技业已经成了大家的饭碗,比如盗墓的、捞尸的、赶尸的等等等等,不让他们干这个,他们不知道干什么去,就闹腾了起来,大家心里本来就不痛快,有人一带头,顿时全都起了劲。

    我们村是北门之中最大的集中地,而且那一代名声最响的三山一海之中,三山都在我们村,这一闹起来,北门的自然以我们村为首,当时被大家推选出来的首领,就是王敬山和三爷,刘赶山当时在外面游历,并没有回来。

    大家的本意,是想直接脱离三十六门,从此不在受南门的管辖,并不想真的刀兵相见,毕竟谁都有亲人留守在云南,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准备和南门摊牌的前一天晚上,北门三四十个代表聚集在王敬山家院子里商议该如何摊牌之时,执法九人组忽然找上了门来。

    更凑巧的是,这九人组现身的时候,三爷正好有点事先离开了。

    这九个人全都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就连声音也刻意改变了腔调,一张口就说禁令取消了,但是要拿这次闹事的领头之人问罪,北门的自然不愿意,言语不合,加上有些人情绪激动,双方终于动起了手来。

    开始时北门的都还留点手,可那九人组却出手狠辣,一上手就打伤了一位,伤的还挺重,鲜血一下子激发出了大家的怒火,逐渐下起了狠手,而执法九人组则更是毒辣,下手毫不容情,终于有第一个人死了

    有人死了,这事就压不住了,开始疯狂攻击对方,双方都杀红了眼。

    那一夜,鲜血染红了王敬山家的院子每一寸土地,等三爷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倒了一地的人,北门的人死了好几个,还有三十多个受了重伤,唯一一个还在苦苦支撑的,就是王敬山,而执法组九人,虽然个个伤痕累累,却没有一个倒下的 :\\、\

    这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三爷觉得恐怖。

    而就在三爷进门的时候,王敬山也被擒住了,执法九人组的就让三爷选,要不,就废了王敬山,逐出三十六门,要不,九人组就将当晚在场的人全部杀光。

    三爷当时本事远没有现在高明,甚至还不如王敬山,知道自己就算拼命也是白搭,万般无奈,为了保住王敬山的命,为了保住还活着的二十多人的命,只有亲手废了王敬山,救下了大家。

    那执法九人组随即离开了,可大家却都以为三爷是和南门串通好了的,恨绝了三爷,但又都忌惮九人组的狠辣,而且手段也比不上三爷,所以也不敢妄动,只是再也没人愿意和三爷亲近,包括后来老太爷等人想杀三爷,这事也有一大半的原因。

    王敬山养好伤后,就去了陈王屯,算是被逐出三十六门了,刘赶山回来之后,以入赘的名义,也搬去了刘家庄,从此不和三十六门中人来往。

    这事之后,三爷第二年就离开了村庄,去了云南,给花家当了女婿,可当他问起执法九人组屠杀北门子弟的事,所有人却都说不知道,大家久居云南深山不出,几乎与世隔绝,都是听三爷说起此事,才知道北门遭此重创,更为离谱的是,上一任人王是死了不假,可南门根本就没下过什么禁令更没有过什么执法九人组

    这口黑锅就一直扣在三爷身上,三爷曾费尽心思查询那执法九人组,想查出那次事件的背后主使之人是谁又是谁给他们通风报信的好洗脱自己身上的脏水,可那九人组却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从那之后就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