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因人而异

    我听三爷把前因后果说完,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这事非同小可,陷害三爷,倒是小事,有人在暗中欲对三十六门不利,这倒是需要警惕,三十六门的实力摆在那呢这些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屠杀三十六门之中人,起码说明了一件事,对方的势力,不比三十六门小

    还有没有其他人,就不说了,单凭这九人,就十分棘手了,能在三十六门中三四十个人的围攻下,反将他们全数放倒,这份实力,还是相当恐怖的,而且都掩饰了本来面目,这一点和麻三有点相同,很有可能,那个麻三,和这些人之间,就有所关联。

    当下就问道:“三爷,你为何不把实情和大家说明呢只要大家去云南一问,不就清楚了,起码你洗脱了嫌疑,还可以将北门拧成一股绳,同仇敌忾。”

    “现在这样,背着这口黑锅,三十六门中人,定会处处与我们为难,比如那王敬山,要不是激将法,都不会帮我们,无形之中,反倒会拖了我们的后腿。”

    三爷摇头道:“不是我不想说,只是云南那边,已经有了对应之策,要暗中进行,我若一宣扬,反倒会引起对方的警觉,目前仍旧是敌暗我明,在没有把握揪出这些人之前,这口黑锅,我还是背着比较好。”

    “但是,这事除了大哥知晓,别人都一无所知,如今你也知道了其中原委,一定要严守秘密,什么时候揪出这帮人了,什么时候再说出来。”

    我听的一愣神,脱口而出道:“那三爷你就这样被一直冤枉着”

    三爷抬头,哈哈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冤枉算什么你以后要是在三十六门中行走,一旦露出锋芒,也少不得要吃些冤枉,遇上此等事情,切忌心胸狭窄,凡事以大局为重,个人得失,莫放心上,只有忍得住,才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冲动反而坏事。”

    话刚落音,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冷哼道:“好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亏你有脸说得出来,怎么,从东南来,是去看看王敬山死了没有吗”

    声音一起,前方几十米处的一个小土坡子上,就站起一道人影来,看身形瘦小枯干,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跑了似的。

    三爷一见,就低声道:“刘赶山,按这个距离,他只能听见我刚才大笑时说的话,切记,我刚才告诉你的事情,谁都不要说。另外,你一定要找机会,说出这几天出的事来。”

    我又是一呆,这刘赶山的形象和我心目中的刘赶山完全不搭,能三鞭将山峰赶出三十步的汉子,那应该十分高大魁伟、气宇轩昂才对,可眼前这老头儿,却如此的不起眼,不是说刻薄话,这老头儿丢人群里都不带还能找到的。

    三爷一句话说完,就一边大笑着向前走去,一边高声说道:“赶山哥,这么巧”

    我上下打量了几眼,这刘赶山头发杂乱,皮肤黝黑,瘦骨嶙峋,身材矮小,最多也就一米六,一双小眼睛却像刀子一样阴冷,稀疏几根胡子,脚旁边放了个蛇皮袋子,袋子里东西还直扑棱,看着好像是只鸡鸭之类的玩意。

    那刘赶山双眼一眯,又一声冷哼道:“巧吗你们不是专门来找我的”

    说话间,我和三爷已经到了他的近前,三爷笑道:“赶山哥洞若观火,我要说不是,那倒虚假了。”

    刘赶山冷着脸道:“怎么是来探我的底呢还是来废我的”

    三爷脸上起一丝不自在来,干笑着说道:“这是哪里话,赶山哥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发现四周异像环生,带着大哥家的七斤伢子四处查看一下,到了刘家庄附近,就想着看看赶山哥而已。”

    刘赶山丝毫没给三爷情面,冷声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啥好心刘赶山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就不劳你费心了。”

    我听的心头火起,这刘赶山说话,就没有一句不带刺的,三爷却迅速的恢复了镇定淡然,笑道:“赶山哥既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走就是,这里有赶山哥在,也至于出什么乱子,我倒是放心的很。”

    一句话说完,拉着我就转身向北行走,可我们刚走三五步,刘赶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别跟我装大尾巴狼,到底出了什么事”

    三爷马上停下了脚步,转身笑道:“没出什么事啊赶山哥多心了。”

    刘赶山冷声道:“徐老三,你糊弄糊弄别人,也就算了,可你想在我眼里揉沙子,你觉得可能吗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刘赶山是属于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得摸到他性子顺毛捋的那种,三爷明显是吃准了他的个性,其实心里明明恨不得马上把事情都说出来,请他帮忙,可就是硬憋着不说,果然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自己靠上来了。

    果然,三爷虽然嘴上干笑道:“真是赶山哥多心了,没啥事,我自己能处理好”一边却又悄悄向我递了个眼色。

    我一看就知道机会来了,这些老家伙,虽然表面上都不愿和三十六门来往了,但骨子里对三十六门的情结,却始终无法释怀,当下随口而出道:“三爷,你就别硬撑了,我们村都成**了,再不找几个帮手,我们三十六门就要被人家灭了。”

    三爷一听,顿时一转头,厉声道:“小孩子家,胡说什么”脸上却满是笑容,还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三爷话刚落音,我就觉得眼前一花,刘赶山已经置身在我和三爷中间,一转身看向三爷,冷冷的说道:“伢子,你爹娘都仁厚,你可以学徐老三的手段,但他那一肚子花花肠子,千万别学,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你们村怎么就成了**谁要对付三十六门”

    我一听就明白三爷为什么不自己说,反而要借我的口说出来了,敢情这刘赶山对我爹娘印象不错,对三爷的印象分,却已经拉到了底线。

    但即使这样,刘赶山对三爷的手段,也还是认可的他们这几个,丁是丁卯是卯,都分的很清楚。

    当下我就竹筒子倒豆一般,将这几天的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当然,不该说的一句没说,着重点都在这次老井危机之上,一直说到最后,我还加了一句:“三爷,我爹临走前,还跟你说过,实在顶不住,可以找敬山爷和赶山爷,说他们俩一定不会对三十六门的事袖手旁观的,你都跟敬山爷说了,却不跟赶山爷说,非要自己扛,我们实在扛不住了啊”

    我这些话一说完,刘赶山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指着三爷就骂道:“徐老三,你就是个混蛋,这个大的事,你是准备瞒到死吗你扛你扛得住吗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是有你大哥一半的稳重,事情都不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我刚才还纳闷,怎么这些凶煞之物一夜之间好像都冒出来了,原来是老井出事了,你说说你能干成什么事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跑去云南征询该怎么办问个屁啊直接将那麻三拉出来弄死不就完了嘛现在好了,全村人都搭上了。”

    “还不告诉我,跟我装大尾巴狼,幸亏伢子实诚,你不就是怕我回去抢了你北门头领的位置吗老子告诉你,什么狗屁头领,老子根本没在乎过,要抢的话,你离开的那十年,我就去抢了,还会等到现在” 百度嫂索 死亡凶兆

    三爷确实是演戏好手,被刘赶山这么一骂,硬是运气将自己脸都憋红了,讪讪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哪有脸面来找你们。”

    刘赶山人瘦个小,脾气倒是满大,气的又哼哼了两声,才说道:“事有轻重,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顾着脸面,难怪你一辈子都被苏老二吃的死死的,敬山哥那边怎么说”

    三爷点头道:“敬山哥已经同意随我一起下井了,一个招呼就到。”

    刘赶山干瘦的身躯忽然一挺,顶着一头乱发的脑袋,也昂了起来,骄傲的就像一只大公鸡,傲声说道:“我就知道,王敬山不管还有没有手段,都是一条汉子,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出来掌舵”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三爷这回又成了,对王敬山激将,对刘赶山引诱,虽然都是同一个目的,手段却是因人而异,看来三爷已经将他们俩的性格,都琢磨的透透的了。

    那刘赶山一句话说完,就对三爷一摆手道:“你先回去,准备一下,等我收拾了这里的东西,就会去找敬山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人一到齐就下井。”

    我一听顿时好奇了起来,脱口而出道:“这里的东西这里有什么东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