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公鸡钓蜈蚣--为陌小华游艇加更第2章

    刘赶山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当然看不出来,藏在地下呢但想瞒过我这双眼眼睛,却未免太小瞧老子了。”

    一句话说完,手一指他刚才站立的小土堆道:“看见了没那土堆有什么不同”

    我转头看了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来,只好摇头道:“没看出来。”

    刘赶山一听,顿时火气就上来了,急躁道:“伢子,你是徐家的人不你也应该小二十了吧咋还狗屁不通呢你这二十年都干什么去了你爹娘和徐老三教你的本事呢”

    我苦笑道:“我是十九了,可这十九年来,我爹娘和三爷从来就没教过我任何本事。”

    刘赶山一愣,立刻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紧接着又看了我一眼,随即一把抓住我的肩头,另一只粗糙如老树皮一般的手掌在我身上拿捏了几把,脸上显露出一丝愕然的神色来,一点头道:“原来如此,老头子明白了怪不得徐老大不教你,徐老三也不教,要不是因为这个,依徐老三的性子,偷偷摸摸的教他也会教的。”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完,hi没等我问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又一拍我的肩头道:“看好了,看你赶山爷给你表演个小把戏,也算是给你增长点见识。”

    说完一转身,手一指那土堆道:“这土堆,昨天还没有,是今天才鼓起来的,周围的土有许多都是新翻出来的,懂了吗”

    我看了一眼,确实如他所说,那土堆上的泥土,干湿混杂,分明有一部分是新翻起来的,有的还透着水气,长时间在地表的土壤,风吹日晒,怎么可能还是湿的,特别这么热的天,别说长时间了,一个小时都不要,估计就干成土块块了。

    一看到这里,我不由得灵机一动,脱口而出道:“赶山爷,你的意思是,那东西就藏在土堆里”

    刘赶山一点头道:“也是也不是,准确的说,这东西是藏在土堆下面的洞穴之中,这些土,就是它刚才试探着出来的时候,从地下,我和三爷距离那个洞口,尚有四五步的距离,可不知道怎么的,我却忽然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总感觉到危险好像就在自己身边,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三爷,小声道:“三爷,我咋觉得这么紧张呢身上汗毛都快立起来了。”

    三爷微微一笑,刚准备说话,那洞穴中公鸡的扑棱声忽然消失了,刘赶山手中的细铁链子猛的一顿,刘赶山一下提住,一边双手迅速往回拉扯,一边大喊道:“给我上来吧”

    一句话说完,铁链子已经绷的笔直,无法再拉扯上来半分,可刘赶山双手紧紧握住铁链子,底下的东西也无法拉下去一寸,竟然僵持了起来。

    刘赶山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干瘦枯小的身躯好像瞬间膨胀了几分,猛然大喊一声:“起”单臂一带力,硬生生将那铁链子扯上来两尺来长。

    就在这时,我忽然一阵莫名的心悸,好像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异常危险的环境之下,可偏偏又不知道这危险会来自与那里。

    三爷却似丝毫没有发现,仍旧有滋有味的看着刘赶山,也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反倒点头道:“赶山哥这些年来,手段可没丢下,功夫越发的精深了。”

    刘赶山似乎憋着一口气,无法开口说话,只是奋力将洞穴中的铁链子不断拉起,每拉起两尺左右,就用另一只手死死缠住,换另外一只手继续往上拉,那细细的铁链子几乎勒进了皮肉之中,也就是他那手掌,要是摆在我,估计早受不住了。

    随着刘赶山手中的铁链子一点一点的上升,我那种危机感越来越剧烈,起初只是很不舒服,接着就是莫名心悸,到了现在,身上的汗毛已经根根站起,头皮一阵阵发麻,就像有一柄看不见的尖刀,已经快要插进我心窝之中一样。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难受,我忍不住大喊一声:“三爷,有危险”

    三爷一愣,紧接着面色一变,猛的一下将我提了起来,甩手一丢,已经将我丢出几米开外,直接摔在了地上,好在地面全是泥土,倒也不觉得疼痛。

    可就在我被三爷刚刚摔出去的时候,就在我原先站立的地面之下,陡然蹿出一个东西来,一口咬了个空。

    好在我已经被三爷摔了过来,那东西一口咬了空,竟然一转头,直接扑向了三爷。

    这时那刘干山已经嘶声喊道:“是双头蜈蚣徐老三,你护着点伢子”

    一句话喊完,我已经看清楚了扑向三爷的那东西,果真是一条大蜈蚣,身如大腿粗细,身上的鳞甲闪着黑光,两颗巨大的鳌牙直如两把弯刀一般,直接蹿出地面一米多高,剩下的身躯却仍旧藏与土中。

    三爷冷哼一声道:“幸亏伢子提醒的早,不然今天我都着了它的道,没想到双头蜈蚣这种东西都出来了。”一句话出口,已经抬起一脚,将那扑向他的蜈蚣脑袋踢的荡到了一边。 嫂索{死亡凶兆

    就在这时,刘赶山那边又怒喊一声:“出来吧”

    一声怒喝声起,从刘赶山到三爷所在的位置中间地段,忽然炸了开来,一截截批着黑色鳞甲的蜈蚣身体从泥土中翻腾而出,呼的一下就蹿上地面。

    我吓的急忙向前爬了几步,躲的远了一点,才敢回头看去,只见一条大腿粗细,四五米长的黑色双头大蜈蚣,一边的脑袋死死咬住刘赶山拴在铁链子上的公鸡,一边脑袋却高高昂起,对着三爷作势欲扑。

    我顿时明白了刘赶山为什么要用大公鸡做饵了,公鸡和蜈蚣,本就是天生死敌,一般蜈蚣见到公鸡,那就等于小鬼见到了钟馗,很少有能逃得掉的,往往都是被猛啄而死,成为公鸡的美食。但对这么大的蜈蚣来说,公鸡同样也是绝顶的美味所以,这大蜈蚣就算明知道有危险,也抵挡不住公鸡的诱惑。

    可刘赶山绝对没有想到,这竟然会是一条双头蜈蚣,一个头在在那边洞穴之中咬住了公鸡,另一个头却准备悄悄的从后面钻出来,给他致命的一击。万幸的是,那蜈蚣钻出的地方,正好在我的脚下,被我及时警觉,提醒了三爷。

    三爷毕竟是久经险境的人,虽然从他一开始的反应上可以推断出他没有我这种直觉,却也对危险有着一种野兽般的本能反应,所以提前一步将我甩了出去,前后仅仅相差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如果慢上那么一点点,说不定现在的我,已经被那大蜈蚣咬成两截了。

    这一想明白过来,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这太悬了,就差那么一点,我这条小命,就和那只大公鸡一样的下场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