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言传身教

    老常这么一说,我顿时心头狂惊,花错不是去了云南了吗怎么会被麻三给抓了花错可是从旷野上离开的,难道说麻三的人一直在暗中盯着咱们

    一想到这里,急忙看向三爷,三爷脸上也显露出一丝紧张来,急忙问道:“错儿怎么会被抓的”

    老常说道:“麻三让人暗中盯着你们,令公子一落单,就被麻三给抓了。”

    三爷嘴角轻微的抽动了两下,又问道:“错儿就没反抗”

    老常一拍手道:“怎么会不反抗,连你的九亟都使出来了,可令公子毕竟年轻,怎么可能会是麻三和老太爷等人的对手。”

    三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色迅速的平静了下来,说道:“你一定知道麻三等人在哪里吧带我去一趟。”

    老常一点头,随即苦着脸道:“三爷,承蒙你关照这些年,按理说,我就算豁出命去,也该带你去一趟,可我这一去,也就暴露了,这里我是呆不下去了,想远走高飞,又怕遭了雷劫......”

    老常的话刚说到这里,三爷已经一摆手道:“我知道了,只要你将我带到哪里,我送你一张保命符。”

    老常一听,顿时大喜,连声应了,转身带头向我们村的方向走去。

    我心中焦急,正要准备跟上,耳边忽然想起一阵细弱蚊鸣般的声音道:“不要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个老常说的是假的,他们根本就没抓到错儿。”

    我顿时一愣,这种声音,我听花错也说过,应该是一种秘密联系的学问,普通人根本无法将声音压的这么低还能说的这么清晰。

    当下转头看了眼三爷,三爷面无表情,一边跟着老常走,一边缓缓拉开了一段距离,继续说道:“我根本就没教过错儿九亟,他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错儿是我的儿子,我一定会将九亟教给他,实际上,九亟之术,徐家一代只传一人,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错儿虽然是我的孩子,可他将来要接的是花家香门一脉,就算要传,也只能传你,不能传他。”

    “而且,他出现的时间点也不对,错儿还是在东面时离开的,要是被抓,早就被抓了,我们从陈王屯、刘家庄绕了一大圈,时间耽误了小半天了都,老常要想通知我们,早就通知了,根本不至于等到现在。”

    说到这里,三爷忽然看了我一眼,继续用那种声音说道:“你猜猜,这里面会有什么猫腻”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说实话,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已经彻底颠覆了我之前的世界观,对任何事情,都不敢乱下结论了。

    三爷微微叹息一声道:“孩子,不要怕,大胆假设,仔细求证,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可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尔虞我诈,三爷也不可能陪着你们一直走下去,总有一天,这个世界需要你自己去面对,你若不能料敌先机,即使有再好的手段,也只能被淘汰。”

    我听的一愣,顿时明白了过来,三爷这是在言传身教,教我如何应付各种情况呢这番美意,我当然不能辜负,可这做法,我却不大理解,按道理来说,一般都是先教各种本事,本事过关之后,才会带着游历四方,增长见识,可三爷教我的程序,分明是反着来的。

    可当下也不容许我多想,只好按三爷刚才的提示,顺着往下发展,这一琢磨,顿时觉得不对劲了。

    老常之前是和老胡一起的,根据黄姑娘给的消息,老胡仍旧投靠了麻三,老常自然也是麻三的人,就算花错真的被抓了,老常也没有理由前来通风报信。

    何况,三爷说的非常对,时间也对不上,老常毕竟不是普通人,我们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以他的能耐,怎么可能花了这半天的时间才找到我们呢

    这一想清楚了,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肯定是麻三的计谋,只怕老常引我们前去的地方,并不是藏有花错的地方,而是龙潭虎穴,这条计策,分明是专门设置了对付三爷的。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大吃一惊,急忙抬头看向三爷,三爷却好像完全明白我心中所想一样,继续用那种细如蚊鸣般的声音说道:“你猜的方向是对,这看起来好像是麻三用来设计我的陷阱但你有没有想过,错儿又不在他们手里,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要挟我的,那些人绑一起,也不够我一个人收拾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只有趁我不在村里的时候动手杀了老奎等人,今天麻三的胆儿为什么忽然就变的这么大了呢”

    “麻三的真实身份是谁,我没和他打过照面,还不清楚,但从你们的描述中就可以分析出来,此人绝对是个十分警慎的家伙,在根本没有把握对付我的情况下,怎么会做出这么莽撞的事情来呢”

    说到这里,三爷又停了下来,继续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缓缓吐了口气,强行将心思静了下来,继续顺着三爷的思路往下理,三爷说的对,麻三绝对不会做这种没有把握的事,那如果排除了是麻三在背后搞鬼的话,所有的疑点就一下全都集中到了老常的身上。

    一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一眼老常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老常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三爷一见我的神情,就微笑点头道:“猜对了继续往下琢磨。”

    我点了点头,心里继续琢磨了一会,忽然之间,脑海之中冒出一个十分大胆的念头,老常现在领着我们走的方向,确实是回村的,如果他真的将我们领去了麻三藏匿的地方,以三爷脾气秉性,只怕必然马上就是一场浴血厮杀,虽然麻三那些人放单都不是三爷的对手,可猛虎架不住群狼,好汉敌不过人多,三爷就算能赢,也得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同样的道理,三爷好不了什么,麻三等人只怕更是一个也活不成,这样一来,鹤蚌相争,得利的自然是渔翁这个念头一起,我的脑海之中,立刻就闪现出老胡那张笑眯眯的奸诈嘴脸来。

    一想到这里,我立即转头看了一眼三爷,轻声说道:“是老胡这老狐狸想驱虎斗狼”

    三爷微微一点头,随即却又摇了一下头,微笑着用那极细的声音说道:“这里面的道道,可不止这一点,不过你能猜出是那老狐狸在背后搞的鬼,已属不易了,但你还是漏掉了一条线索。”

    “这第一点,就是你所猜想的那样,老狐狸是想坐收渔利,让我们和麻三互拼,不管谁赢了,它们在出面,都可以稳妥的收拾残局。”

    “第二点,就是你漏掉的线索,那就是时间上的差距,如果他们早就有驱虎斗狼的打算,那么应该在错儿走了,我们前往陈王屯之后,老常就去陈王屯找我们,将我们引去和麻三等人厮杀,最不济,也可以在刘家庄之前寻到我们。”

    “他却偏偏等在这里,说明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准备让我们互相残杀。要知道我和麻三都不是好惹的,就算我们争斗,万一有一方逃脱了,事后必定能想到是他们所为,必定会将他们弄死,才能出心中恶气,所以没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敢使用这计策。如今见我们解决了东南西三方的危机之后,即将赶去北方,逼不得已才使了出来。”

    “也就是说,他们在维护北方那玩意,这些东西都被镇在地下不知多少年了,如今虽然井下发生了变故,镇不住他们了,可他们被镇了这么多年,又从地下强行闯出,必定元气大伤,他们只有想办法拖延时间,才能让那东西元气恢复。”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全都明白了过来,同时心中也暗暗羞愧,自己在三爷的一再点拨之下,还是没想到这一层,这智商,实在都能蠢哭了。

    三爷说到这里,忽然诡异一笑道:“他们想一石二鸟,却未免太小看我了,孩子,你看好了,看我是怎么诛杀这条老蛇的”

    一句话说完,忽然扬声喊道:“老常,你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那老常应声站住,转身说道:“三爷还有什么吩咐”

    三爷走到老常面前,面色凝重,说道:“老常啊你我这么多年交情了,我等下必然会和麻三等人一战,麻三等虽然手段不行,可人多势众,我万一失手,答允你的事就无法兑现了。”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我们徐家人,绝对说话算数,所以我先给你一张保命符,万一我死在当场,也不至于失信与你。”

    一句话说完,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块钱来,猛的咬破中指,在钱币上画了几下,吹干血迹,随手往一起一折,递给了老常。

    老常顿时面露惊喜之色,急忙伸手接过,谁知道钱一到手,身躯忽然如同装了电动马达一般,颤抖不停,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嘶声喊道:“三爷饶命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