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绝命猎杀

关灯
护眼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倒在地上的,正是那八个老头的其中之一,看他的模样,应该是被那井下怪物给袭击了,尾巴一下从胸前洞穿,眼见就不能活了。

    三爷一见我们来了,大喊一声道:“你们注意,麻三就在附近,他刚才将尸婆引了出来,重伤了前辈。”一边嘶喊,一边一掌劈在那根肉红色的尾巴上,那尾巴猛的吃疼,嗖的一下缩回了井中,发出噗通一声响来,显然是掉入了井水之中。

    三爷一见那东西逃了,也没法追,只好转身到了那老头的身前,一伏身扶住那老头的脑袋,疾呼道:“前辈前辈你撑住啊”

    那老头单手一把抓住三爷的手腕,挣扎着嘶声道:“你......你......”

    三爷顿时悲声道:“前辈,你放心我一定手刃麻三给你报仇”

    那老头一听,顿时手一松,腿一伸,一口气绝,就此死去。

    陌楠悲呼一声:“五伯”一下扑了上去,放声大哭,悲泣不止。

    这是其余七个老头也闻声赶来,一看到这一幕,顿时全都呆住了,他们八人一向形影不离,这猛的一下死了一个,还死得如此之惨,哪里能接受得了。

    为首的那老头顿时怒喝一声,整个人如同发狂的狮虎一般,嘶声狂吼道:“说怎么回事谁杀了老五”

    三爷没有说话,也没有流泪,只是一双眼睛之中,喷射出一股骇人的杀气来,两只眼珠子里血丝都起来了,看上去也是愤怒到了极点。

    陌楠边哭边说道:“是麻三,麻三引出了井里的东西,杀害了五伯。”

    为首的那老头又是一声怒吼,狂喊道:“麻三,你出来老子要将你随尸万段”

    他这一声喊声音极大,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却忽然看见他满脸的黑气,眉心一道黑线,直贯额头,如同在眉心画了一道黑线一般,不由得心里一惊。

    急忙转头四看,却见其余六个老头无不是如此,每一个人的眉心都生出一道黑线来,个个一脸黑气,这分明是命不长久的征兆。

    一想到这里,急忙开口说道:“几位前辈,你们千万小心,我见你们黑气扑面,只怕是大凶之兆。”

    谁料那老头根本就不领情,一转身怒吼道:“今天就算老子死在这里,也要将麻三翻出来”

    另外几个老头也跟上喊道:“对为老五报仇”

    三爷一咬牙,放下了那老头的尸体,看了我一眼,说道:“孩子,前辈是因为我们徐家的事情而死的,无论如何,我也得替前辈报仇,你和陌楠跟着几位前辈,我去寻他。”

    那为首的老头虽然处于暴怒之中,却仍旧神智未失,猛的大喊道:“老七、老八,你们俩个护着孩子,寸步不离,其余人分成三组,两两一组,我和徐家老三一组,今天就算将这里翻个底朝天,也要将这个麻三找出来。”

    剩下几位老头一起应了,有四道身形迅速的分为两个方向掠走,两个老头闪身到了我和陌楠身后,当真有寸步不离的架势,那为首的老头对三爷吼道:“说,他往哪个方向逃窜了”

    三爷满面悲痛,手一抬指向村中道:“逃进村了,我被井里那东西缠着,那小子的身法又极快,根本拦不住他”

    那老头顿时怒吼一声道:“走带我追上去,老子要生撕了他”一句话说完,身形已经像一只巨鸟一般凌空掠去,只向村中追去。

    三爷急忙跟上,边追边喊道:“前辈小心那麻三诡计多端,这次更是有准备而来,明显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暗中不知道藏了多少帮手,千万不要着了他的道儿。”

    但那老头哪里肯听,身形快如闪电,三两个起落,背影已经消失在村中,三爷的脚步明显跟不上他。

    几人身影消失在村中之后,那两个老头将尸体抬了起来,带着我们回到村子中央,将尸体放在地上,让我们两就坐在尸体的后面,他们两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两双老眼虽然全都通红,却也能强忍悲痛,凝神戒备。

    陌楠则完全哭到不能自已,这八个老头对别人虽然傲慢无礼,却可以看得出来,对陌楠十分宠爱,如今其中一人惨死,她又怎能不悲痛失声。

    而三爷则和另外五个老头,几乎将村子整翻了天,到处都是六人的叫骂声和搜寻声,甚至传来两堵墙被撞倒的声音,显然大家的怒火,都已经升到了极点。

    可奇怪的是,麻三等人就像又忽然消失了一般,整个村几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硬是没找到麻三等人的藏身之处。

    我们村子并不算大,小孩子玩个躲猫猫,都没几个好藏的地方,可麻三等人硬是藏的没影了,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有地道还是怎么的

    这念头一起,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我们村子之中,很有可能藏有密道,不然的话,上次麻三跑的影都没了,还可以解释是三爷一回来,他们就知道不是三爷的对手,所以寻了一处隐蔽的地道,权作安身之作。

    当下就站起身来,双手放在嘴上权当喇叭,大声喊道:“你们注意点,很有可能有地道”

    话声刚落,村中正南方就陡然响起两声炸雷般的巨响,紧接着就是两个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竟然是另外两个老头的声音,一听叫声这么凄厉,就知道必然是中了埋伏。

    看护我们的两个老头再也忍不住了,其中一个喊道:“跟紧我们”两人一起转身向南,我和陌楠也急忙跟上,至于那具尸体,估计也不会有人偷,暂且不管了。

    而村子里的其他几位,也都听到了声音,纷纷向正南方冲去,等我们就快要到惨叫声响起的地方时,那里又响起一声惨叫,惨叫声才响起一半,就嘎然而止,另外一个老头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大喊道:“老三”

    这声惨叫声一起,前面两个老头也顾不上我和陌楠了,嗖的一下没了人影,他们八人情同手足,如今接二连三遭受到伏击,损失之惨重,前所未有,怎么能不令他们心神大乱。

    好在我和陌楠并没有受到伏击,估计是麻三看不上我们俩,在麻三的眼里,自然是纵横八将比较棘手,像我和陌楠在他看来,实在和板上的鱼肉没有什么区别。

    等我们跑到地点的时候,就一起愣在了当地,随即陌楠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悲呼声:“三伯、四伯、六伯”喊声一起,人就飞扑上前,一下扑在一具尸体之上,嚎啕大哭。

    一个老头斜俯在地面,一支五尺多长,粗如鸡蛋的标枪,从他背后刺入,直接穿过他的胸前,将他钉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老头都趴在地上,一个脸向左,一个脸向右,就像临死之前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一般,还都一脸的疑惑和震惊,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叱咤一生,竟然会死在这里。

    在他们的后背之上,不知道被什么生生炸出了两个直径七八公分的大洞,前后通透,两颗心都被炸的稀烂,一击毙命,丝毫没有给两个老头喘息的就会。

    那为首的老头正站在一边,面上每一道皱纹都在不停颤动,好像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另外还有一个老头直接跪在地上,老泪横流,三爷则站在旁边,满面震惊。  . 首发

    原先看护我们的那两个老头,则同样跪在地上,一个悲痛失声,一个拼命用拳头捶地,激荡起一阵阵的烟尘来,显然都是伤心到了极点。

    前后不到十分钟,大名鼎鼎的纵横八将,八去其四,甚至连怎么死的,我们都没搞明白,更连麻三的影子都没有摸到,就已经被杀了四个硬手,看样子麻三这次真的是准备齐全,要将我们一网打尽了。

    整个场景,如同静止了一般,除了陌楠的痛哭声,再无人发出半点声响,可默默的流泪,并不代表就没有陌楠伤心,他们八人几十年的相伴,亲如兄弟,如今一下子就痛失四位,其伤心程度,可想而知。

    过来许久,三爷才一咬牙道:“四位前辈,这里机关遍布,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八门锁煞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事情,我们徐家自己人解决。”

    说到这里,话音一顿道:“我只求四位前辈一件事,将我侄子带走,我大哥就这么一根苗苗,不能牵连了孩子,何况麻三的主要目的,就是对付我的,你们没必要再留下。”

    三爷这话,分明是想要他们离开,这样多少还能活几个,不然的话,照这个速度,剩下的四位也撑不了多久,与其大家都死在这里,不如让他们将我带走,这样起码徐家还能留个后。

    谁知道三爷的话刚落音,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还想走你们坏了我的好事,使我又得白等十天,还是都留下来吧黄泉路上,也好做个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