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同生共死

关灯
护眼
    这声音一起,我就觉得十分耳熟,但是却不是那天晚上我所听到的麻三声音,可这个声音具体属于谁,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只是总觉得自己以前听过。

    声音一起,那为首的老头就猛的一转头,看向了村子西面的位置,但出奇的是,并没有向上次一样狂扑而走,也没有疯狂怒吼,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动一下,不但如此,还一挥手道:“大家不要轻举妄动,此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我们分而击杀。”

    一句话说完,就对三爷说道:“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徐家的事了,不管是谁杀了我们的兄弟,我们一定会让他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三爷何等聪明,一听就知道这几个老头是赶不走了,立即说道:“前辈说的是,这麻三狡猾异常,我们到现在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却又损失了三位前辈,千万不要再擅自行动。”

    一边说话,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银色符咒来,分给每人一张,说道:“昨天夜里,我就担心麻三会出现捣乱,八位前辈设置完八门锁煞,身体损耗的厉害,本身功力起码折损一半,他这个时候出现,正是最佳时机,我虽然没有和麻三正面交锋过,却隐约觉得他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我连夜制作了几张雷光护体符,虽然这点微末伎俩,不入几位前辈之眼,但大家分别贴在后背之上,也可挡一次偷袭。”

    “以几位前辈之能,即使设置八门锁煞消耗了很多功力,可他们正面若是交锋,绝对没有胜算,只有暗中设置机关消息偷袭,只要挡下他们的偷袭,自有办法击溃他们,最不济,也可逃脱险境。”

    这一次那几个老头没有再说什么,纷纷伸手接过,三爷又道:“几位前辈最好还是贴在衣服里面的好,不然对方一旦看见,必定警觉,只怕不会出手。”

    四个老头纷纷照做,三爷也给了我和陌楠一张,可陌楠已经哭的梨花带雨,几乎晕厥了过去,哪里还有心思去贴什么符咒,不过我们本身就引不起麻三的兴趣,贴与不贴,都不要紧,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给陌楠后背之上贴了一张。

    当然,是直接贴在衣服外面的。

    一切准备完毕,那为首的老者说道:“大家收敛心神,暂停悲伤,人一悲伤,难免心智恍惚,现在敌暗我明,对方又不知道布下了多少消息机关,我们就剩四个了,老三、老四、老五、老六的仇一定要报,但我也不希望你们再有闪失。”

    “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个不要分散,最多间距不能超过五步,一旦有所发现,一定要及时出声,就算有敌逃窜,也要一起围歼,千万不要逞一时之气,盲目追赶另外,尽量隐藏起行踪,对方既然想和我们玩躲猫猫,那就陪他们好好玩一次。”

    我一听就暗自佩服,纵横八将果然名不虚传,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早就被仇恨烧红了眼珠子,哪里还管什么其他的,这老头一开始也不够冷静,甚至丢下三爷一人追进了村子,可那时应该是还没意识到对方的强大,只当是自己兄弟疏于防范而被刺杀,可在又死了三个兄弟之后,却能迅速的冷静下来,从容安排,一切交代,起码做到了可保全几人的性命,从这一点上来看,确实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但我心里却又有一丝不平,这老头的安排里,根本就没有三爷的份,甚至连三爷的名字都没提一句,这说明这个老家伙根本就没在意三爷的死活,即使三爷和他们是同一阵线的,即使三爷给了他们每人一张自己连夜赶制的护体符,可三爷在他们眼里,仍旧什么都不算。

    三爷倒没计较,只是沉声道:“前辈,那我呢我能做点什么”

    那为首的老头说道:“你看好两个孩子,将老三、老四和老六的尸体搬运到村子中央,等我们生擒了麻三,挖出他的心肝来,祭奠他们”

    一句话说完,手一挥道:“走小心行事”身形带头闪出,几下一闪,已经隐与村庄之中,其余三个老头也迅速的跟了上。

    三爷叹息一声,走了过去,将那被标枪钉在地上的老者放了下来,让我扶了陌楠,他自己将三具尸体提了,一起向村子中央走去。

    陌楠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平时应对再是得体,可猛的一下痛失四位亲人般的长辈,也是痛不能抑,身子几乎完全瘫在我的身上,边走边哭,已经完全没有了主意。

    到了村子中央,三爷将三具尸体和原先那具放在了一起,放了一排,陌楠又是一阵放声大哭,眼睛都红肿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只能陪在她身边。

    就在这时,村子西面忽然响起一声惊雷般的暴喊:“给老子出来”

    声音未落,已经又响起一声惨叫,随即嘎然而止,就像脖子被忽然拧断了一般,却不是那四位老头的声音,分明是被他们击毙了一人。

    原本坐在地上冥思苦想的三爷,猛地一惊,腾的一下跳了起来,看了一眼西方,面色已经巨变,急忙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种极为惊恐的神色来,沉声道:“楼儿,你带着陌楠先躲到我的房间里去,在我的床下,有一条密道,开关就是在床头正下方一块青砖,一按即可打开。”

    “进入密道之后,有一个小储藏室,那里备有应急的水和干粮,可撑数日,你们就藏在那里,千万不要往下走,那密道之下,充满凶险。”

    “你带着陌楠,就躲在密道之中,除了我去打开机关,你们再出来,否则任何人去了,都不要出来,包括纵横的几位前辈在内。”

    我听的一愣,叫我们躲起来,我还可以理解,可为什么纵横八将的人去了也不能出来呢一想到这里,脱口而出道:“为什么”

    我这句话一问出口,陌楠也随后问了一句:“为什么”她虽然已经悲痛欲绝,可三爷的这些话语,还是听了进去。

    三爷一跺脚道:“为了你们的安全那密道只有我知道,除了我,别人很难找到。至于几位前辈,我怕他们都逃不过今天之劫,对方有影门之人,万一伪装成他们的模样去诱了你们出来,你们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陌楠一听,顿时焦急道:“那为什么不喊四位叔伯一起走我们打不过,还逃不掉吗”

    三爷苦笑摇头道:“来不及了,几位前辈已经被麻三等人盯上了,根本走不掉,而且,以几位前辈的名头,怎么可能临阵逃脱,更何况他们还死了四个,剩下之人,即使拼了性命,也会为死去的四人报仇,断然不会走的。”

    “而且,刚才西边发生了动静,看似几位前辈得了手,成功击杀了一人,但以麻三的心智,怎么可能只让几位前辈发现一个人而击杀之,除非几位前辈堵住了他们的主力,不然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就是陷阱,如果我没猜错,只怕几位前辈现在进了圈套。”

    三爷话刚落音,村子西方忽然想起了一阵怒喝之声,整个村子的西半边,一起轰然倒塌,烟尘激荡,烟雾之中,无数道身影蹿出,疾向一处攻去,和四道人影迅速的纠结成了一团,双方一接触,即杀声震天,怒吼不断,血花四溅,惨叫声迭起,一交手就有人丟了性命。  .  死亡凶兆 更新快

    不用问,那群人必定是麻三他们埋伏在暗处的,只是不知道是被四个老头寻着了,还是四个老头中了圈套,如今一瞬间全部现身,自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三爷一见,顿时疾声低喝道:“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么多人,个个都是硬手,混乱之中,我根本就无法照顾你们”声音一起,自己的身形已经飘飞而起,疾向西方飞驰。

    我知道三爷说的不假,也不管陌楠同意不同意了,一把拉起陌楠就跑,一边向祖屋奔去,一边不断转头看向西边的战局。

    我们村子本来就不大,本来有房屋挡着,视线尚不及远,现在房屋一倒,烟尘一散,整个西面都看的一清二楚,只见那四个老头分别被人用铁链子缠住了腰间,四周四五十号人正在拼命围攻。

    那四个老头虽然身中埋伏,却仍旧神勇异常,四人四手,掌劈拳打,凡近身者,无不被一一击飞,,被击飞之人,尚在空中,已经口喷鲜血,待落到地上,几个翻滚,已经不能动弹了,眨眼之见,已经被他们打飞了十几个出去。

    我一见顿时又有点疑惑起来,照这四个老头的打法,这四五十个人只怕不但拿不下他们,还会被他们击杀殆尽,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躲藏起来。

    刚想到这里,四个老头的身上忽然一起响起一声炸雷来,同时浑身一震,胸前全都出现一个碗口般的大洞,显然是受了暗算,这么重的伤,哪里还能活命,纵横八将,这一次是真的同生共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