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三爷想杀陌楠--为花开飞机加更第2章

关灯
护眼
    三爷一醒,我顿时有了主心骨,急忙上前扶起三爷,让三爷靠在我的身上,三爷一起身,看了一眼左右,就喘息着说道:“我昏迷多久了”

    我随口接道:“三爷,你差点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了差不多六七个小时了,我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完全黑了。”

    三爷顿时一震,一转头看向我道:“你出去了”

    我一点头道:“不出去不行,你一直昏迷,我不出去找药,估计你到现在还昏迷着呢”

    三爷一翻身,直接下了床,疾声道:“糊涂我千方百计才隐藏了行踪,就是为了这密道不让他们发现,你却跑出去偷药,老太爷是谁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点,就凭你也想从他手中偷药只怕现在,他们正聚集人手,准备杀过来了。”

    我点头道:“三爷放心,我出入都十分小心,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更布置了一些可以误导他们的东西,老太爷确实将药都藏起来了,还弄了只猴子看守着,不过又被我找到了,砸了那猴子一板凳,就将药拿来了”

    三爷一愣,随即问道:“什么猴子你将事情说一遍我听听。”

    我当下就将怎么出去偷药,怎么发现了那猴子,怎么夺了药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三爷一听也愣住了,皱着眉头想了好久,终于慢慢舒展开了眉头,在我脑袋上拍了一下道:“你小子真是好运气,阴差阳错的弄到了好东西,抢来的东西呢”

    我指了指三爷道:“给你吃了啊我一开始怕有毒,切了一片拿老鼠做试验了,老鼠吃完没事,还盯着要,我才敢给你吃,不过效果还真不错,没一会你就醒了。”

    三爷一愣,摸了摸自己的嘴道:“都给我吃了”

    我点头道:“本来就不大,也就巴掌那么大一点,自然都给你吃了。”

    三爷顿时叹了口气,看着我苦笑道:“你这孩子,我说你什么好呢那东西如果我没猜错,不是太岁,就是地精那么大一块,得多宝贵啊正是你固本培元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你倒好,全塞给我吃了还分了一块给老鼠,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我正色道:“三爷,不管再好的东西,那终究是个物品而已,你能醒过来,比什么都好”

    三爷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道:“你这点和你爹一样,任何东西,都没有亲情重要名利、地位皆不及亲情万一,这样下去,会吃大亏的。”

    三爷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责怪,眼神中却分明含有一丝欣慰。

    我笑道:“吃亏不吃亏的,对我无所谓,那个时候,我只想着能救你,就算天下最好的东西,只要能让你醒过来,我一点都不会痛惜,不过那东西要真有三爷你说的那么好,老太爷这回该心疼个半死了。”

    三爷一摇头道:“和老太爷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凭他,还不配拥有这等物品,这东西是来自地下,听你描述的那猴子形状和颜色,我估计就是传说中的火猴。”

    我顿时笑了起来,说道:“猴子能生活在地下三爷你别逗了,谁不知道猴子生活在树上啊地下那会有什么猴子”

    三爷并没有接我的话,而是接着自己的话题继续说道:“我们徐家这条密道,建与清末年间,出口就是徐家祖屋,而另一边,则直通老井。这是整个三十六门的秘密,也是我们徐家人的秘密,我们徐家每一代,都会有一人知道这密道的位置。”

    “原先在我们村,还有一条密道,建与清雍正年间,可那时候在这里的徐家人,离奇死亡,临死之前,也没有交代出密道的入口,徐家遍寻不得,无奈之下,只好另开了一条,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一条。”

    “至于原先那一条密道,由于时间逐渐久远,大家都慢慢遗忘了,谁曾料想,密道的入口,竟然会在老太爷儿子的家中”

    “要是我所料不错,老太爷藏药的地点,不在他儿子家,因为我们一定会往他儿子家去猜想,所以他一定会另藏他处,最大的可能,是老奎家老奎一家有四口人都死在他们手里,常人肯定不会想到他们会把药藏在老奎家,何况,老奎家还是你家隔壁”

    “所以你一出现,一定已经被他们盯上了,见我并没有现身,所以才没对你下手,目的是想跟着你找到我的藏身所在,偏偏你死心眼儿,去老太爷家没找着药,竟然硬是在外面躲了几个小时,又趁天黑跑去了老太爷的儿子家,反倒将他们给甩了。”

    “也许是我们徐家列祖列宗的英灵保佑,偏偏一只火猴儿为了寻那珍稀之物,误打误撞从老地道闯了出来,火猴儿久居地下,不惧人类,率先向你攻击,反被你制服,为了活命,只好献出了那宝物,你拿了回来,不知其珍贵,竟然一股脑儿全给我吃了,要知道那玩意,能有指甲大一小片,就已经可以保我无恙了。”

    说到这里,苦笑一下说道:“我吃了也还罢了,好歹也能增长我的功力,竟然还切了一片喂了老鼠,多少医者穷其一生也无法一睹其真面目的宝贝,就被你这么糟蹋殆尽。”

    三爷一说完,我顿时一愣,冷汗顿时就冒出来了,脱口而出道:“坏了我临回来之时,还特地为了迷惑他们,先回的自己家,然后从墙头翻了出来,如果他们真的藏在奎爷家,那我岂不是自暴行踪”

    三爷却摇头道:“无妨,你一向表现的没什么心机,正因为这样,老太爷才没有把你看在眼里,所以你翻墙而出,他们不一定会注意到,说不定真的被你布下的假象所迷惑,还在你家埋伏,等我出现呢不然的话,早该追到这里了。”

    “也是我命不该绝,如果老太爷真的追来了这里,以我现在的身体,断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他们找不到密道入口,一把火烧了祖屋,浓烟也会将我们逼入密道深处,一旦下去,就我们爷三,估计再也别想活着回来了。”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放下心来了,只要自己没把狼招来,啥事都无所谓。

    这一放下心来,心头的好奇就起来了,急忙追问道:“三爷,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那火猴子咋是生活在地下的呢”

    三爷却摇头道:“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现在我的伤还没有好,先让我休息一会,经过今天一战,麻三那伙人,剩的不多了,最多也就十来个,我恢复一夜,明天就上去将他们全灭了。”

    我知道三爷又在推诿,他脸上已经泛了红光,比原先的气色还好,身上的伤也都是皮外伤,看样子,三爷还是将我当成了小孩子。

    陌楠也过来说道:“三爷虽然醒了,可毕竟受了那么多的伤,先让三爷休息一会吧”

    我点了点头,帮三爷放在床上,三爷在这密道里,倒是睡的着,不一会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我和陌楠呆坐了一会,也有点倦了,我本来想上去拿两床被子下来的,陌楠担心被发现,没让我去,我将装手电和电池的纸箱子拆了开,铺在地上,勉强够陌楠睡觉的,我则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  . 首发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隐约听到一点动静,好像是三爷起床了,脚步极轻,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好像敲击了一下什么,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了三爷正蹲在陌楠的身边,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匕首正对着陌楠的喉管,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点犹豫。

    我顿时一惊而起,低声疾道:“三爷你在干什么”

    三爷猛的一转头,目光阴狠的看了我一眼,沉声说道:“正好,你醒了,你来杀了她,三爷虽然杀人无数,可对一个孩子,还是下不了手,你到现在没杀过人,正好用她练胆。”

    我顿时大为惶恐,又怕吵醒了陌楠,看见这情形肯定伤心,低声急道:“三爷,我们为什么要杀她她不是你朋友的女儿吗要是觉得她拖累,我们出去之后,赶她回云南不就行了。”

    三爷一摇头道:“她不能活下去,徐家密道的秘密,徐家一代人,只能有一个知道的,除了你和我,你爹都不能知道,不然这个秘密一旦泄露,轻则会给徐家带来灭族之灾,重则引起天下大乱,我不能因为一个孩子,让徐家守了十几代的秘密暴露出去。”

    “我已经将她打昏过去了,无法反抗,你现在大可以杀了她,待到日后见到陌人豪,我就推说是被麻三等人所杀,反正我出去会将麻三等全部杀光的,死无对证,陌人豪也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三爷在说这两句话的时候,眼神中的犹豫之色逐渐褪去,被一种狠辣的眼神所替代,我太熟悉三爷了,一看就知道,三爷是真的动了杀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