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棋手和棋子

    我立即一闪身,拦到了陌楠的身前,双手一拦道:“三爷,她不能死”

    三爷却一摇头道:“楼儿,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这件事却不行,为了徐家,为了三十六门,为了整个天下的百姓,她今天必须死”

    我摇头道:“我不相信她一个小女孩子,会和我们徐家、三十六门甚至整个天下扯上关系,我更愿意相信,这只是一条愚蠢的规定,三爷,你不是教过我吗做事不能墨守成规,更不能一层不变,规矩是我们徐家的人定的,就由我们徐家的人来打破。”

    这些话,都是三爷教我的,如今我用这些话来阻拦三爷,三爷也被我说的无话可说了,看了一眼仍旧在昏迷中的陌楠,忽然苦笑道:“傻小子,你懂什么她要不死,三爷就得死了你是愿意三爷死,还是让她死”

    我顿时一愣,三爷这话我完全听不明白,不知道陌楠的生命,什么时候和三爷的生命挂上了钩,还是两个只能活一个局面。

    三爷没有等我再问,就直接正色道:“其实,纵横八将,都是我杀的”

    这句话一入耳,我顿时呆住了,整个脑筋都不够用了,不知道三爷这句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三爷为什么要杀那八个老头难道说那八个老头真的是当初九人之八而且那八个老头分明都是死在麻三等人的暗算之下啊我就亲眼看见四个老头被麻三的人用铁链子缠着,最后在胸膛上炸出碗口大一个洞来。

    可如果不是,三爷为什么要这么说只为了争取一个杀陌楠的理由但三爷的表情,看起来却又是无比的郑重,完全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

    三爷继续说道:“那八个家伙,就是当年屠杀我们北门的九人之八,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我记忆中的印象已经有点模糊,他们更是每人砍掉了自己一条胳膊,但还是被我发现了破绽”

    我一听急忙问道:“什么破绽”

    三爷沉声道:“人可以改变相貌、嗓音、甚至身高,但他们多少年形成的小习惯,却改不掉他们八人在一起的时候,第一个说话的,永远是老大,其他七个基本上都不开口,北门被屠的那天晚上,也是如此,只是多一个人而已,一人说话,另外八个一句不吭。”

    我听的心头一沉,三爷说的,确实是实情,那八个老头在一起的时候,另外七个确实没说过一句话,却兀自抱着一丝希望道:“就因为人家老大说话这一点就判定是他们,这未免有点太草率了吧”

    三爷摇头道:“当然不止,这只是那天晚上,我们和他们见面,引起我怀疑之后的一个辅助证据而已,只是我开始怀疑他们之后,就已经决定多加提防,也做好了对他们下手的准备”

    “至于他们全都断了左臂,我记得敬山哥曾经是战斗到最后的一人,敬山哥有一手绝活,叫以死换生,就是一种蛊虫,一旦击中对方,虫子就会钻进被击中的皮肉之中,这虫一入皮肉,就立即下卵,然后母虫就死亡了,被挑出来后,暂时无事,但只要三个小时,虫卵孵化,立即就会将那一片血肉吞噬,随即随血管而走,走到哪里,就吞噬到哪里,而这种虫子,敬山哥当天晚上确实使过,而且也击中了那九人。”

    “估计是三个小时之后,他们发现不对了,立即挥刀自断一臂,这才保住了性命”

    说到这里,三爷却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仍旧不能真正的证明他们的身份,真正让我明白了他们就是当年那九人之八的,却是那八门锁煞,因为就在北门被屠的那天晚上,在我们村四周,也出现过八门锁煞不但锁阴魂恶鬼,还锁人,当天晚上,全村的人,只能进不能出。”

    “这八门锁煞,是八个老头的绝活,只有这八个老头联合到一起,才能施展,当年我并没在村中,回来的时候,八门锁煞已经形成了,我只是远远的看见而已,等我回到敬山哥哪里,大局已定,无力回天了。”

    “我虽然当时不知道这种术叫什么名字,也曾怀疑过是八门锁煞,可当时这八个老头全都在云南好好的,所以我就排除了他们,可我当时忘了,三十六门之中,还有一个影门,影门最擅长的,就是装扮成别人,而当时影门势力低微,一直都依附着纵横”

    “而且我那时候太年轻,太容易被糊弄,这事就被骗过去了,可我的脑子里,却深深的记住了八门锁煞形成时的模样,所以当八门锁煞一起,我就立刻断定,他们就是当年那九人之八。”

    我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急忙问道:“会不会是别的和八门锁煞很相似的异术”

    三爷面色沉重的摇头道:“不可能,如此相像的术,又凑巧是八个人,又全断的是左臂,哪会有这么多的凑巧你觉得可能吗”

    我顿时哑口无言,三爷说的这几点全都对得上号,要是一点还可以抱有一丝幻想,可三点全对,基本上也就确定了。

    三爷继续说道:“八门锁煞一起,我就明白了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我立即赶去了老井,解开了老井上的封印,引出了尸婆,再趁那老家伙不注意,从后面给了他一下,将他打死,并且成功的嫁祸给了麻三和那尸婆的身上。”

    “麻三和他们肯定不是一路的人,而且互相之间,还一定有利害冲突,不然在我将黑锅扣在他们头上的时候,那几个老头就该知道我在说谎了,麻三后来也不会伏击其余的四个老头。”

    “我知道,这样一来,他们肯定不会离开了,故意慢了那个老大几步,进了村我就悄悄潜伏在南边,等老四和老六走到哪里的时候,同样从后背杀了他们,随即又用标枪,趁第一个赶到的老三心神大乱之时,从后面将他刺死,随即我就闪到一村子中间,放置了一个录音机,定时播放我头天晚上录好的录音,一直等大家都到了,我才最后一个出现。”

    “其后我又每人给了他们一张银符,其实那银符都是两张贴在一起的,一张的一面确实用朱砂画的护体符,可另外一面,却是画的五雷穿心符,只是由于两张黏在一起的,又是贴在背后的,他们并不容易发现,所以只要我一催动,面向里的五雷穿心符就会发作,护体符在外面,没有丝毫作用,直接就在他们四个的胸口上开了一个洞。”

    说到这里,三爷叹息一声道:“我原本以为,杀了这八人之后,我一个人也可以收拾掉麻三的人,可万万没有想到,麻三竟然是个相当厉害的高手,就算一对一,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他们还有其他人帮忙,我受了十几道伤,才逃了出来。” ~ .. 更新快

    说到这里,三爷又长叹一声道:“真正可怕的,并不是那八个老头,他们只是纵横的高级打手而已,而是陌人豪此人不但心机极深,野心极大,而且身手超群,我杀了纵横八将的事,可以瞒得过别人,却一定瞒不过他,他一定会找我,我死不足惜,可要是让他知道了密道所在,天下只怕必然大乱。”

    我听三爷说的如此详细,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了,顿时懵了,转头看了看陌楠,心中陷入两难的境界,不让三爷杀她吧,一旦她得知真相,一定会将密道的事告诉她父亲,三爷就失去了最后的藏身之处,让三爷杀她吧我又怎么能忍心,不管怎么说,陌楠是无辜的啊

    一想到这里,我毅然摇头道:“不行,你可以杀纵横八将,可陌楠是无辜的,何况,只要我们不说,陌人豪又怎么能知道纵横八将是你杀的”

    三爷苦笑道:“你以为陌人豪为什么要纵横八将来这里就是要纵横八将来送死的,不然的话,以他的个性,只怕巴不得井里的东西出世呢”

    “他十分清楚我的脾气,只要纵横八将一使出八门锁煞来,我一定会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一定会想办法杀了他们,也非杀了他们不可,不然留着他们,陌人豪的势力更大,实力更强,我根本无法和他们对抗。”

    “这么多年来,我们徐家一直不愿意和他翻脸,就是不想让他抓到把柄,他想翻脸,也没有理由,师出无名,总不可能摆明和其余三十五门作对,可我杀了纵横八将,他就完全有理由了而我偏偏又不能不杀。”

    “他甚至为了更加的理直气壮的找我报仇,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派了出来,和我下了很大的一盘棋,纵横八将和他的女儿,都是他的棋子而我身为棋手,却也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一步一步的落入他的算计之中,所以,密道的地点,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绝对不能让她活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