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谢谢你

关灯
护眼
    我听的浑身直冒凉气,摇头道:“不可能牺牲八个手下来挑起争端,我还可以理解,可哪有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赌上的”

    三爷摇头道:“你不懂,像陌人豪那等不世枭雄,别说女儿的命了,只要能达到他的野心,全家人的性命,他都不会有半点手软。”

    说到这里,三爷又叹息一声道:“我知道这孩子是无辜的,可她毕竟是陌人豪的亲生女儿,一定会站在陌人豪那边,只有杀了她,以绝后患。”

    我摇头道:“三爷,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让你杀她”

    三爷一顿足道:“你这孩子,咋这么犟呢”

    话刚落音,在密道上方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随即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徐老三,别躲了,我知道,徐家的密道就在祖屋下面,你再不出来,我就一把火烧了你家祖屋。”

    “当然,我一定会加点湿柴进去的,好给你们多制造一点烟雾,我就不信呛不死你们,与其到时候像条死狗一般的被拖出来,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出来和我打一场。”

    这正是麻三的声音,三爷一听,顿时神色一阵紧张,随即苦笑道:“完了,终究还是被这小子找到了,现在没必要杀这丫头了,这麻三心思极为慎密,放火之后,就算挖地三尺,他也一定会找到这里。”

    我也愣住了,茫然道:“那现在咋办”

    三爷看了我一眼,一咬牙道:“没办法了,那麻三身手极高,就算我伤势痊愈了,也不是他对手,出去硬拼只有死路一条,只剩最后一条路可走了,往里走下井只是井下凶险,不亚于龙潭虎穴,是死是活,还不好说,就看我们徐家老祖宗保佑不保佑了”

    这时上面又响起了麻三的声音道:“徐老三,事已至此,挣扎无益,我念你也是一代枭雄,只要你乖乖出来受死,我留你全尸,还给你那侄子一条活路,你看怎么样”

    “徐家已经没落,徐老大已经跑了,就剩你一个,你何苦死守着这秘密不放,这个担子,你也担了这么年了,该换换主子了,那东西本就属于天下人的,可不是你徐家一家的。”

    三爷冷哼一声,对我说道:“楼儿,你一定要记住此人,万一日后和他相遇,千万不要莽撞行事,此人可以说是我继陌人豪之后,所见过的最可怕的人。但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徐家还有人活着,就一定弄死他”

    我立即应了一声,就算三爷不说,我在心里也已经将此人视为必杀的对象了。当然,以我现在的本事,还没有资格和他叫板,三爷都不是他对手,我和他硬来肯定是死路一条,但我却会牢牢记在心里,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三爷一句话说完,伸手抓了两把手电给我,自己拿了两把,带了点蜡烛,对我说道:“背上那丫头,她被我打昏了过去,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醒过来,你先背着,等会有用。”

    接着伸手将陌楠身上的匕首取走,拿了煤油灯,将煤油洒在房间里,等我背着陌楠出了房间,随手打翻了煤油灯,顿时呼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三爷说道:“这些东西一烧,他们就算找到这密道,一时也整不齐物资,以那麻三警慎的个性,一定会筹办齐备才会下井,搞不好还会和敬山哥、赶山哥他们撞上,一旦撞上,赶山哥一定会看出猫腻,搞不好就是一场恶斗,起码可以给我们争取很多时间。”

    我听的心头又一阵心惊,三爷狠起来,确实太狠了点,不管是谁,他都可以利用,说实话其实我是不怎么喜欢这种做事方法的,但也不能否认,这是最有利与我们的。

    三爷对这间密室,并没有丝毫的留恋,火一点着,就转身打开手电,直向密道深处而去。

    我背着陌楠跟在三爷身后,不知道怎么的,反而隐约有点兴奋,觉得这井下,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召唤我。当然,也有担心,三爷从来不是一个夸大其词的人,他说这井下是龙潭虎穴,那就一定凶险无比。

    三爷看样子恢复的不错,在前面大步而走,那消瘦的背影,看上去却让人觉得无比的安心,我始终觉得,只要有三爷在,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天塌下来,三爷也扛得住。

    这密道深幽,并且逐渐向下,爷三个一直顺着密道前行,大约走了几百步时,发现了一个铜栅栏,如果按距离算的话,差不多也就是从祖屋到老井的距离,应该就是老井的入口了。

    这铜栅栏是直接镶嵌在一个洞口之中的,每一根铜条,都有手臂粗,上面已经绿锈斑驳,密度排列的也甚是严密,几乎只能伸进去一个拳头,奇怪的是,手电光照射进去,却没有看到水。

    我有点没明白过来,转头看向三爷道:“三爷,这不是老井下面吗咋没有水呢”

    三爷说道:“是在老井下面,但谁告诉你老井下面就一定会有水的井里有水,不代表井下面也有水,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是在井水下面了,等会我带你进去之后,你一看就明白了,有时候大自然造物的奇妙,就算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

    我正想问问那老井里的三尾井童和尸婆在哪里,铜栅栏之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尖利的啸声,紧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一个东西飞快的扑到了铜栅栏之后,猛的从栅栏缝隙之中,伸出一只手来,直接就向我们的方向抓来,还不住的发出“嗬嗬”的怪叫声,就像是被剪了舌头的人在说话。

    我一见大惊,忍不住接连倒退了几步,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没看清楚,可那手臂我却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奇长的手臂,那尖利的指甲,还有那手掌中的吸盘状物体,我怎么可能忘了,正是三尾井童。

    我这一退,脚下一踉跄,顿时摔倒在地,和陌楠一起摔成了滚地葫芦,这密道本就是一直向下的,自然顺着地道向下滚去,正好滚向那铜栅栏。

    那三尾井童怎么会放过这种好机会,长尾顺着铜栅栏的缝隙就钻了出来,一直向我和陌楠伸来,我急忙一把抓住陌楠,猛的抱住她,口中急忙喊道:“三爷救命”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脚脖子一紧,已经被那三尾井童的长尾紧紧缠住,拉着我和陌楠就向铜栅栏拉去,力量奇大,我们两人被拖的顺地直滑,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跨前一步,一蹲身,一把抓住了那三尾井童的长尾,随手一抖,已经松开了我们,怒声道:“退后”

    我只以为三爷是说我的,急忙抱着陌楠,连拖带爬的往后面跑开了几步,眼见那三尾井童的长尾够不着我们了,这才停下来,心头仍旧狂跳不止,差点从口中蹦了出来。  .  死亡凶兆 更新快

    谁知道三爷话一出口,那三尾井童竟然嗬的叫了一声,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可那奇长的手臂,却仍旧伸在栅栏外面,手掌张开,好像是在向三爷讨要什么。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石头哥在还没被麻三冒名的三尾井童,我会定时来投放食物,平时并不会出现害人,上次是被老太爷偷偷引了出去,杀了村上两个少年,目的就是想嫁祸给我,利用它杀石头,也是因为他们其实也发现了老奎诈死,想让老奎和我反目,为他们所用,没想到机缘巧合被你救了,还差点伤了你。”

    “现在,你将那丫头放下来,就用她做守井兽的食物吧三尾井童吃饱之后,就会回自己的洞穴睡觉了,之后我才能打开机关,进入老井之下,不然难保它不会凶性大发,虽然这东西不敢对我动手,却敢对你下手。”

    我一听顿时一愣,怪不得三爷要我背着陌楠,还说等会有用,敢情竟然是要将陌楠当食物,这我哪能同意,当下就一把紧紧抱住了陌楠,急忙说道:“三爷,不可以,这样做我们和这三尾井童有什么区别不都成了野兽了吗咱们是有重担在身,可也不能随便祸祸别人的性命啊”

    话刚落音,怀里的陌楠就忽然一动,随即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我父亲说的对,你和三爷不一样”一句话说完,竟然轻轻一挣,就挣脱了我的怀抱,自己站了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