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自寻死路

关灯
护眼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我离开三爷大约十来米的时候,就看见一道黑影迅速的从那洞穴中掠了出来,连一点声息都不带,悄悄的向我逼了过来。

    我立刻干咳了一声,通知三爷他们,三尾井童已经出来了,三爷何等聪明,一听我干咳,立刻带着陌楠向那洞穴走去。

    我的神经绷的紧紧的,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准备好了随时调动起来,脚下虽然依旧看上去在漫不惊心的走着,实际上已经随时准备开溜了。

    可即使如此,我心头还是一阵阵的冒寒意,这种做饵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明知道会被攻击,还得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故作镇定的表面下,全是心惊肉跳。

    那三尾井童很快就发起了进攻,由于三爷和陌楠的离开,使它变的肆无忌惮起来,直接向我扑了过来,我甚至能听到它那尖利的指甲带起的风声。

    我立即开跑,调动了全身的力气,玩的命的跑,那三尾井童死死的跟着我,距离最多只有五步,数次用长尾企图卷住我,都被我躲闪开了。

    我这边刚跑半圈,三爷已经大喊道:“过来”

    那三尾井童一听见三爷的声音,顿时一愣,就这一愣神的机会,让我直接蹿出去十几米,迅速的向三爷的方向奔去。

    那三尾井童见三爷并没有出现在我身边,随即又追了上来,这一次明显发起了飚,像一只大马猴子一样手脚并用,一蹿就是几米,迅速的向我接近,眨眼已经到了我的背后。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大吼一声,声音极为高亢,在洞穴之中激荡不止,那三尾井童长时间受三爷钳制,心中对三爷十分畏惧,三爷吼声一起,顿时身形又是一涩,就它这一呆的时间,我已经脱离了它的攻击范围,蹿到了三爷的身边。

    那三尾井童一见我到了它的洞穴边,顿时嗬嗬乱叫,却因惧怕三爷,不敢靠近。三爷手一挥道:“你们先进去。”

    我当然不会留下殿后,除了三爷,我和陌楠不管谁殿后,都会沦落成三尾井童的食物,当下率先钻进了那洞穴之中。

    洞穴只有五六十公分高,宽度也差不多,只能趴着匍匐前进,石头坚硬就不说了,里面阴暗潮湿,还有一股腥气,令人十分的不舒服。

    可现在也没别的选择,我奋力向前爬了几步远,陌楠也钻了进去,紧随在我身后,三爷则倒退着进入了洞穴,而那个三尾井童,竟然也追了进来,只是有三爷拦着,它也不敢过来就是。

    狭窄的洞穴,使我有一种严重的威胁感,坚硬的石头使手掌、肘、膝盖都疼痛异常,还好这洞穴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四面竟然被磨的十分光滑,而且越往里面,好像越是宽敞一点,虽然仍旧只能爬行,但前进起来,倒也不算费力。

    我拼命向前爬动,一心只想早点钻出这个洞穴,只要一出洞穴,就可以找块石头将洞穴堵住,就不用担心这三尾井童了。

    不知道是自己太过心急了,还是这洞穴真的特别的长,我觉得好像爬行了好久,也没有见到个出口,这洞穴就像永无止境一般,就连手电光照射出去,也会被无尽的黑暗所吞没。

    可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那三尾井童追着我们进来很容易,可想让它倒退着出去,只怕没有这个可能,即使是三爷,也办不到。

    实际上,现在三爷身处这么狭窄的空间,真要动起手来,不一定就能占到那三尾井童的便宜,只是凭着以往积累下的威慑力,镇住那三尾井童不敢妄动罢了。

    终于,我看见了一个分岔,一切都和我设想的一样,那个分叉是向上延伸的,大约延伸了两米左右,陡然拐了弯,向我们来时的方向又延伸了回去。

    不用问,这个分岔的出口,就是我们村中的老井,也正因为这个拐弯,使井水无法倒灌而入,这么长的距离,气体已经完全可以形成一个自然屏障了。

    我知道分岔的出现,也就预示着我们距离出口不远了,心头忍不住的一阵阵亢奋,虽然说我们能顺利到达这里,都是三爷的功劳,要没有三爷,我们早被三尾井童当成食物了,可毕竟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现在眼见逃出生天有望,心中还是有点小得意的。

    可那三尾井童却按捺不住了,开始不断发出威胁一般的嗬嗬声,随着三爷的不断后退,他对三尾井童的威慑力也越来越小,所有的生物,几乎都有这个毛病,当你直面它的时候,甚至逼近它的时候,它首先会感受到你带给它的压力,会感觉到害怕,可当你面对它,而选择一步一步退却的时候,它的勇气就会随着不断的紧逼而增加,当勇气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就是展开攻击的时候。

    这三尾井童原先是十分惧怕三爷的,可三爷现在由于要防着它,只能倒退着爬行,人一趴下来,气势首先就低了几分,又不断的在后退,使它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三爷现在开始怕它了。

    所以它开始骚动了起来,但三爷之前长时间给它造成的震慑力并未完全消退,使它又不想和三爷发生正面冲突,只是发出嗬嗬的声音来,大概是想逼三爷让开。

    可这里根本就没法让,就算能让开,三爷也不会让开,所以那三尾井童一开始骚动,三爷立即就发出一声声的厉啸声来,企图再次将它压制住。

    但我知道,那三尾井童已经压制不住了,除非三爷反方向而行,向它逼过去,它可能还会有点发怵,可三爷是不可能反逼回去的,也不可能一直停留在这里,只要三爷继续后退,这三尾井童迟早会按捺不住,对三爷展开攻击。

    所以我更加奋力的向前爬,三爷一个人或许可以平安退出来,可我们两个,绝对就是两个累赘。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三爷的怒喝声,怒喝声一起,我就知道,那三尾井童终于发动了攻击

    我转头看了一下,那三尾井童是试图用长尾卷住三爷的手腕,虽然这仍旧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可它还是发动了,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

    三爷当然并不会惧它,反手一匕首,就削向了那三尾井童的尾巴,三尾井童本来就是试探性的,三爷一反击,立即就将长尾缩了回去,对三爷龇牙嘶叫,极尽威吓之能事。

    我十分后悔,当时三爷说要在外面将三尾井童击杀时,我是反对的,现在看来,当时还是应该听三爷的话,将这东西杀死在外面就好了。

    但现在也不是后悔的时候,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卖,所以我立即更加卖力的向前爬去,我心中十分清楚,要想摆脱眼前的困境,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爬出这个洞穴。

    身后的三爷当然也明白眼前的处境,一边倒退,一边小心戒备着三尾井童的偷袭,三尾井童则步步紧逼,一条长尾不停摇晃,喉头中不断发出嗬嗬之声,獠牙外露,目现凶光,在手电光的照射下,看起来尤其可怖。

    我正奋力向前爬动着,忽然前面响起了两声“咯咯”的声响来,就像是人的喉头被割了开,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一样。

    我立刻停了下来,浑身汗毛孔刷的一下全都张了开来,顿时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冷汗顺着额角就下来了,手中的手电光立即对准了前方,我绝对没有听错,刚才前方确实有声音发出来。 死亡凶兆:

    与此同时,一直跟在三爷后面的那三尾井童忽然兴奋了起来,喉头不住发出“嗬嗬”之声,越叫越响,好像是想传递什么讯息。

    而三尾井童的声音一起,那“咯咯”之声也再度响了起来,一时之间,咯咯嗬嗬之声不断,此起彼伏,响彻整条通道。

    一直跟在我身后的陌楠忽然说道:“不好,快走快走这三尾井童是在招呼什么东西,不管是什么玩意,一旦从前面堵进来的话,我们都将会陷入被前后夹击的局面,那就死定了。”

    一句话刚说完,我就猛的一下愣住了,涩声道:“完了来不及了”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是在第一个的位置,视线无遮挡,就在陌楠话刚落音的时候,我已经看见前方的手电光照亮的地方,缓缓爬过来一个怪物,这东西看着好像是个人,一头长长的头发,直接顺地拖行,抬头时脸上也有五官,只是双眼之中,白茫茫一片,四肢也是人的手脚,行动之时,却十分的僵硬,爬行的姿势,看上去异常怪异,就像全身骨节都上了锈一般。

    陌楠这时也看见了,顿时也呆在原地,一句话说不出来,我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办法是我想出来的,初时我还得意洋洋,谁曾料想,正是自己的这个办法,将大家带进了死路。

    那东西却没有给我们多想的机会,口中一边不住发出“咯咯”声来,一边仍旧用那怪异的姿势向我们爬了过来,越来越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