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水婆子

关灯
护眼
    这东西每爬行一步,我的心就忍不住狂跳几下。虽然距离尚远。可那股戾气、那恐怖的白眼仁、那副诡异的模样。已经使我心胆欲裂。

    如果我不知道这东西,也还罢了。偏偏我还知道

    跟我说过这东西的人,就是三爷。

    我清楚的记得,那年是三爷回来的头一年。我九岁整。

    这件事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也不是发生在我们村,而是在离我们村大概二十多里的向阳大队。大队有个水库,就叫向阳水库,占地约有几十亩。是附近十里八乡的水库中最大的一个。

    向阳水库的水很深,特别是中间,深的离谱。听人说曾有人划船到水库中间。用绳子系了砖头往下放,放了百十米都没放到底,所以一直有人传,说向阳水库的中间,是通地眼的,至于是真是假,也没人追究过。

    也正因为水太深,所以向阳水库出大鱼,有一年发大水,向阳水库开闸放水,冲下来一条大鲤鱼,闸门一关水浅了,这大鲤鱼就搁浅了,被困在灌溉渠里。

    这鲤鱼具体有多大,我没见过,只是听说当时发现了这大鲤鱼的村民,招呼了五六辆拖拉机,现场将大鲤鱼切成大段,一拖拉机拉一两段,五六俩拖拉机装满了,才将那大鲤鱼拉完。当然,真的假的我也没亲眼见过,也无从追究。

    向阳水库水深,可周边灌溉渠,却并不深,一般地方也就两米宽,一两米深,靠渠边的地方,只到人大腿而已,灌溉渠两边还栽有两排大叶杨,一直环绕整个大队的生产田地,保证着整个向阳大队的灌溉用水。

    但就在这灌溉渠中,却忽然淹死了个人,还是个满结实的壮汉,大约三十来岁,叫陈健,因为此人天生鼻子大,所以大家都叫他陈大鼻子。

    陈大鼻子的死,十分蹊跷,那也是大夏天的时候,陈大鼻子家喂了头大水牛,天气太热,陈大鼻子就担心大水牛受不了,就在每天正午最热的时分,将大水牛牵到灌溉渠里泡着,这对附近的村民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那天也是奇怪,那大水牛到了灌溉渠边,却死活不肯下水,不但不肯下水,还拼命的往回挣,不肯在灌溉渠边呆着。

    陈大鼻子根本就没在意,将大水牛往旁边的杨树上一栓,就回去了,他每天都是如此,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一般都是拴在那里,要等到傍晚时分才会去将牛牵回家。

    可那天等他再去牵牛的时候,却发现牛没有了,杨树上就剩半截牛绳。

    这一下可将陈大鼻子急坏了,以为是被人偷了,虽然农忙大部分都用拖拉机了,可一头牛对一个农户家庭来说,那可是一大笔钱,当下急忙跑回了村,招呼乡亲们帮忙找。

    乡亲们几乎全员出动,有小伙子骑摩托车甚至顺路追出去一二十里地,别说大水牛了,连根牛毛也没看见,陈大鼻子虽然心疼,可也没有办法,只好就此作罢。

    如果陈大鼻子真的就这么算了,他或许不会死,可他偏偏不死心,第二天又去那灌溉渠边转悠去了,这一转悠,就把自己的命给转没了。

    也是该着陈大鼻子的寿命到了,就在他到了那灌溉渠边的时候,渠中忽然升起了一堆动物内脏来,这堆动物内脏的上面,还有一条半截牛绳,正是陈大鼻子家大水牛的牛绳。

    陈大鼻子顿时就急眼了,想都没想就跳下了水渠,刚一跳下水,就觉得脚脖子一紧,直接被一股大力掀翻在水里,随即就被死死按在水中,不一会就淹死了。

    陈大鼻子被淹死的经过,正好被另外一个老头看见了,灌溉渠并不宽,在陈大鼻子被淹的过程中,这个老头曾站在岸边数次想将陈大鼻子拉上岸来,可水下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差点将老头也拉下水去。

    陈大鼻子被淹死之后,尸体也沉了下去,那老头慌忙跑回村子去喊人,将事情经过一说,村子上就有人觉得这事不对劲,就着人来了我们村,请三爷去帮忙了。

    三爷去了之后,转了一圈,也没下水,就让乡亲们扎了几个藤条笼子,每一个长两米,直径五十公分,一头封底,一头不封,每一个上面都系上粗麻绳。

    藤条笼子扎好之后,就在陈大鼻子出事的地点,每隔二十步放一个进灌溉渠中,然后就和大家伙坐在渠边树下抽烟了。

    大概抽了两根烟的时间,灌溉渠中有一段水面忽然扑腾了起来,就像有一条大鱼钻进了渔网一般,浪花喷溅的到处都是,随即在那一段水面之上,就漂起了一具尸体,正是陈大鼻子。

    三爷急忙让人用钩子将陈大鼻子的尸体捞了上来,随后亲自动手,拉着绳子将藤条笼子拉了上来,藤条笼子一上岸,所有人都惊呆了,里面竟然装了个水婆子

    水婆子这玩意,就是指古代那些因为通奸被沉了猪笼的妇人,死后怨气不散,不肯入坠轮回,魂魄留在尸身之上,化为凶煞,随水而走,四处索命行凶,十分暴戾凶残,力大可生撕虎豹,喜食血肉,不论是畜牲还是人类,只要被它在水中抓住,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这玩意在各地几乎都有,叫法各自不同,像在我们这里,就叫水婆子,到了黄河两岸,叫荷花婆,南方则叫**母,但指的都是这玩意。

    这玩意虽然厉害,但有个通病,由于她们都是沉猪笼而死的,所以一看见竹篾或者藤条编的笼子,就会十分害怕,即使再抗拒,也会钻进去,三爷对付那水婆子用的就是这一招。

    那水婆子一拉上来,就被三爷让人放火给烧了,陈大鼻子的尸体则送回了他自己家,用三爷的话说,就是陈大鼻子算不错的了,正好头一天那水婆子弄死了大水牛,吃的太饱了,就准备将陈大鼻子的尸体带走藏起来,等饿了再吃,也正因为如此,陈大鼻子才得以保留尸身,不然连尸身都没了。

    三爷回家之后,正巧遇上我不听话非要去塘里洗澡,爹娘也拦不住我,三爷就用这个来吓唬我了,为了达到恐吓我的目的,三爷还特地仔细描述了那个水婆子的外形,结果还挺管用,一连好几天,我都没敢沾水塘。

    从那之后,水婆子这三个字,就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之中,虽然后来没几天就忘了,但不管什么时候提起来,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打个冷颤。

    现在从对面向我们爬过来的这东西,正是水婆子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水婆子散发出来的恶意,也能清楚的看出,那双白眼仁中散发着看见了美食的贪婪。

    三爷这时也发现了前面的情况,发出一种几乎绝望般的叹息声来:“水婆子”

    我急忙说道:“三爷,快想办法这水婆子怎么才能挡住”

    三爷苦笑道:“没办法了如果在空旷之处,我一个人对付井童和水婆子,倒不成问题,可在这洞穴之中,根本施展不开,就算不带着你们俩,我也无法取胜。”

    “何况,现在三尾井童死死的盯住了我,这厮有点智商,大概认为只要杀了我,它以后就可以自由了,要不是曾多次吃过我的亏,估计早扑上来了。至于前面那水婆子,我根本就无法过去,哪里还有什么办法阻挡。” :\\、\

    我听的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等着它咬断我的脖子”

    三爷忽然叹息了一声,说道:“楼儿,三爷对不起你,三爷不该将你拖下水的,之前大哥就不同意让你搅和进来,想让你做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和别人一样,上学、种地、娶妻、生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是三爷在临去云南之前,力劝大哥放下私心,硬是将你留了下来。”

    “如今想想,三爷也是自私,生怕自己死在别人的手上,断了我们老徐家的传承,同时也太过自负了,认为自己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可以保你周全,万万没有想到,这才没过几天,就连累你丧命如此,是三爷错了”

    我听三爷这么一说,顿时一阵热血上涌,高声说道:“三爷,别说了,我也是徐家的人,自然就该担起属于我们徐家的担子来,该着我死,躲也躲不过去,不过想让我就这么束手就死,我却也是不情愿的,三爷,将匕首给我。”

    一句话说完,就向后面一伸手,我们身上都没带防身的武器,两把匕首还是在陌楠装晕之时,三爷从陌楠身上搜出来的,都在三爷那里,所以我得找三爷要一把,就算死,也得扎那水婆子两个透明窟窿。

    三爷应了一声,将两把匕首都递给了陌楠,陌楠递了一把给我,自己留了一把,三爷则赤手空拳面对三尾井童。

    匕首一到手,我就立即向那水婆子迎了上去,一边向前爬,一边喊道:“来吧来较量较量,看看究竟是我们徐家人的骨头硬,还是你的牙口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