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暗洞厮杀

    一句话喊出,我又头也不回的喊道:“陌楠,等下我一和这水婆子纠缠起来,你就钻空子逃出去”

    陌楠那边传来了一声答应,不知道怎么的,这本来是我提议的方案,可陌楠真的就这么答应了,我的心却莫名的一冷。

    我从来没有幻想过陌楠会喜欢我,她举止得体,进退有度,人又生的漂亮娇艳,无论哪一方面,都显得那么的优秀,我却只是个一直生活在山村里的愣头小子,被三爷带入三十六门的风波之中才仅仅十来天,即没有苏出云那般英俊潇洒,也没有三爷那般的老练狠辣,完全是菜鸟弱鸡。

    我们两之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她和苏出云,才是珠联璧合的一对,我只想,尽我所能的为她做点什么,如果能用我的命,给她换取一丝逃生的机会,我不会吝啬。

    但是,事实虽然是这样,可心还是需要温暖的,哪怕仅仅只是一句关心的话

    当我所有的付出,只换回来一句冷冰冰的回应时,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我所有的热血,瞬间冰冷,嘴里多了一丝苦味,心里多了一丝凉气。

    我知道,自己的心里其实是有点怨气的,想去恨她,却又提不起恨意来。

    这时那水婆子已经越逼越近,我转头看了一眼陌楠,那白玉般的额头,那扑闪的大眼睛,那秀气的鼻子,那粉红的嘴唇,我心中刚提起的一丝怨气,瞬间烟消云散。

    是了她本来就没喜欢过我,她喜欢的就应该是苏出云那样的,和我们在一起,只是形势所逼而已,她也没求我护着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有什么好怨的呢

    罢了她会不会喜欢我无所谓,只要我确实是喜欢她的,就够了反正也无法活着逃出这里,为何不为自己喜欢的人,做最后一次拼搏呢

    这一想通了,我周身的热血顿时再度燃烧了起来,瞬间感觉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猛的一咬牙,将匕首往口中一咬,奋力迎着那水婆子就爬了过去。

    陌楠一见我动了,立即迅速的跟上,三爷却没有动,依旧静静的看着那三尾井童,双手却缓缓握了起来,十指关节,咯吧咯吧直响,分明也动了杀心。

    那水婆子见我迎了上去,爬行的动作更加快速了起来,一边奋力向我爬来,喉头中一边发出那种被割了喉管般的咯咯声,还不时的对我张大了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来,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三米......

    我终于和那水婆子撞到了一起,那水婆子直接一张口就向我的脖子上咬来,我毫不犹豫的一手电就砸了过去,另一只手一伸,就从口中取出匕首,对着那水婆子的身上就乱捅。

    瞬间连捅了三四刀,刀刀命中甚至有一刀直接从心口捅了进去,从后背穿了出来。

    可那水婆子却像根本没事一样,身上被我捅伤的伤口,只是泛起了青白色的皮肉来,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反倒不如我那一手电,倒是直接将她的脑袋砸歪了过去,也使我的脖子免受了被撕咬之苦。

    那水婆子被我砸了一下,又捅了三四刀,顿时凶性狂发,一转身就再度扑了上来,本来双方距离就近,这水婆子不惧刀兵,又力大无匹,这一扑,直接就将我按在了身下,匕首和手电全都被扑掉落在了地上,双手死死按住我的肩膀,张口对着我的脸就咬了下来。

    我肩膀虽然被按住了,可我的双手仍旧能动,及时一伸,一下抵住那水婆子的下颚,奋力往外推,心中只有一个主意,就算死,也得死的有价值一点。

    所以我一抵住那水婆子的下颚,双腿立即一抬一盘,死死缠住了那水婆子的腰,奋力往一边挤,尽可能的让出一点空隙来,同时大声喊道:“陌楠,就现在走快走”

    陌楠一句话没说,但人却迅速的从我身边爬了过去。

    我看着陌楠的脚从我的旁边拖过,心头忽然一阵欢喜,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总算能活一个,同时也有一丝酸楚,算上这一次,我前后一共救了陌楠四次,不知道这四次救命之恩,能让她记住我多久,也许她逃出去之后,就会忘了吧不过无所谓了。

    我心头这么一松,双臂的力气自然就小了许多,那水婆子的脑袋猛的一下冲近了好多,张大的口中,散发一阵阵的恶臭来,我甚至看见在那水婆子的口中那些已经磨平了的后槽牙。

    后面的三尾井童忽然发出一声嘶吼来,三爷的怒喝声也同时响了起来:“畜牲,今天不杀你是不行了”随即就听到一阵厮打声,显然是那三尾井童,终于忍不住对三爷出手了。

    三爷是不可能来救我了,不但救不了我,等水婆子杀了我之后,也一定会去协助三尾井童一起搏杀三爷,三爷也得丧命在这里。

    不不行我可以死,三爷却不能死,如果徐家只能留下一个人来继续承担那副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的担子,三爷绝对是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就算死,我也得再坚持一会,给三爷多争取一点时间,顺便消耗点这水婆子的力气,等三爷击杀了三尾井童之后,再和这水婆子对阵,也多一点胜算

    一想到这里,我猛的一咬牙,疯狂大喊道:“来吧”双手猛的奋力一举,再度将那水婆子的脑袋给顶了起来。

    水婆子的脑袋一被我顶起,我立即松开一只手,一伸就将抓到了手电,奋力向上砸去,正中那水婆子的面门。

    这一下可是全力出手,就听砰的一声,那水婆子的脸上,竟然被我一手电砸下了一块肉,而手电也彻底熄灭了。

    可随即光线又亮了起来,紧接着我就看见了一张脸,一张属于陌楠的脸

    陌楠半跪在水婆子的身后,猛的一下打开手电,就往地上一丢,随手抱住了那水婆子的脑门,另一只手中的匕首直接架在了水婆子的脖子上,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子狠劲,嘶声叫道:“我割下你的脑袋,看你还能不能杀人”

    我就觉得脑海之中轰的一下就炸开了,陌楠并没有走她并没有舍弃我独自逃生,而是绕到了那水婆子的背后,和我合击水婆子。

    她并没有舍弃我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只要我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所以我立即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顿时亢奋了起来,双手一错,牢牢抓住那水婆子的双手,拼出全身的力气,将水婆子死死缠住,再也不肯松开。

    陌楠的面目有点狰狞,用手中的匕首快速的切割着水婆子的脖子,虽然没有血流出来,可匕首切开皮肉、气管、以及在骨骼上来回锯动的声音,却清楚的传入了我的耳朵之中。

    那水婆子大概也察觉出了危险,疯狂的嘶吼着,不断发出咯咯的怪叫声,随即身形猛的一起,直接顶着陌楠撞在了通道上方,而且将我的身体也提的离开了地面。

    陌楠被撞的砰的一声,面色顿时一阵苍白,可手上切割水婆子脑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口银牙紧咬,双目中迸射出怒火来,拼命的用匕首重复着切割的动作,和之前我认识的那个陌楠,完全不一样。

    那水婆子的双手被我死死缠住,由于地方狭窄,对我们无利,对它也并没多大的好处,起码无法将我像沙包一样甩开,因为一甩就会被石壁挡住,所以挣扎了几下都没甩脱我,而脖子却被切割的越发深了,几乎已经被切开了一半。  . 首发

    我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松手,直到陌楠将那水婆子的脑袋割下来,陌楠说的对,将它的脑袋割下来,我看看它还能不能杀人

    那水婆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的表情,双手一用力,就将我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眼前金花乱闪,一阵气血翻腾,差点就吐出血来。

    但即使如此,我的双手,仍旧死死的抓着那水婆子的双手,不管它还会对我做什么,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撒手,就算死,我也得拖着这水婆子垫背。

    陌楠就像疯了一般,忽然张口尖叫了起来,头发凌乱的披散了下来,眼神中有一种近乎疯狂般的神色,一只手死死抓住那水婆子的长发,拼命切割着水婆子的脖子。

    我心中的热血,已经被陌楠这种疯狂彻底的点燃,一边拼了命的缠住水婆子那一双力量巨大的双手,一边也疯狂的叫喊了出来。

    好像只有喊叫,才能在这个时候宣泄我们心头的怒火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脚脖子上忽然一紧,猛的一下被什么东西缠住,陡然一用力,就将我的身体拉的直接向后滑去,这一滑,就再也抓不住那水婆子的双手了,那水婆子双手一脱困,立即一反手,就抓住了陌楠的头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