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临阵变节--为花开飞机加更

    刘赶山等人一出现,老太爷就走了出来,迎面就喝道:“王敬山,你已经被逐出了三十六门,谁让你到这里来的刘赶山,你入赘离村,等于离开了三十六门,你又为什么到这里来难道是要管我们三十六的闲事吗”

    我一听就知道,老太爷这是先声夺人,按规矩,王敬山和刘赶山确实已经不在属于三十六门中人了,按辈分,老太爷也比他们俩高,老太爷问这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只要王敬山和刘赶山的气势上一弱,就等于输掉了一半。

    刘赶山人虽瘦小,个性却十分刚烈,冷笑一声道:“老太爷,你少拿三十六门来压我,我既然敢来,就没怕过,三十六门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在说了,还真有人请我来。”

    老太爷却不知道刘赶山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被刘赶山一句话堵的一愣,随即阴声道:“哦我到想知道,是谁请你来的”

    刘赶山脑袋一昂道:“当然是现任的北门首领徐关山请我来的,有些人仗着年纪大,资格老,把自己当二五八万一样,却不知道他在我们心里,狗屁都不算,就算想请我,只怕也请不动”

    这话说的,就一点情面都不留了,等于直接扇老太爷的脸了,老太爷顿时就挂不住了,而刘赶山则直接“啪”的一声甩了一个鞭花,冷冷的看着老太爷,意思很明显,要动手马上就干,他根本就没有退让的意思。

    这边一僵持起来,那麻三就停了下来,丢下那十来个汉子对付尸婆,从战局中一闪就溜了出来,对刘赶山和王敬山一抱拳道:“两位前辈真是赶的好巧,这东西屡次出外伤人,村民死伤无数,我们村都成**了,无奈之下,只好请了南门的一些同门帮忙,先解决了这东西再说。”

    王敬山这时才接声道:“不用客套了,我只想知道,徐关山请了我们来,人却不在这里,该不会被某些人收拾了吧徐老三虽然不争气,可毕竟是我们的兄弟,要是谁真的动了徐老三,还是连我们两块老骨头一起收拾了的比较好。”

    我一听,这王敬山不简单,这话说的,话里有话,即表明了立场,又将矛头直指麻三等人,而且言辞之中,竟然还带有威胁之意,分明是不惧麻三,看样子,王敬山对他身后的四个汉子,十分有信心。

    而这时战局之中惨呼再起,大家的目光顿时全被吸引了过去,只是互相之间,还是分开站立,显然都抱有戒心。

    战局之中,又有了新的变化,由于麻三离开了战局,那尸婆压力顿减,触手再度出击,又被它卷起了一个,一口咬掉了脑袋。

    但这次那尸婆却也没占到便宜,就在它咬掉一名汉子脑袋之时,围着它的那十来人也纷纷出手,瞬间斩掉了它三条触手,偌大的身躯只剩下一根触手,根本无法支撑起身体,终于歪倒在地上。

    那十来个汉子连续损失了十来个兄弟,早就对那尸婆恨之入骨,哪会放过这个机会,顿时一拥而上,手中武器雨点一般落下,片刻将那尸婆剁成了一堆碎肉,那尸婆算是彻底交代了。

    不过也值了,麻三带来的人,前后一共被那尸婆弄死了十二个,损失了一半的人手,何况现在王敬山和刘赶山也到了,还带了四个帮手,如果再拼起来,我们未必就输。

    一想到这里,我立即抬头看向三爷,用目光征询三爷的意见,三爷的面色却沉了下来,缓缓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出声。

    我搞不清楚三爷究竟想做什么,急忙绕了过去,低声问道:“三爷,现在还不出去吗万一刘赶山他们被灭了,我们就连一个帮手都没有了。”

    三爷又摇了摇头,那细如蚊鸣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不对,太巧了刘赶山他们怎么会这么巧就到了这里何况,时间也不对,按我们约定的时间,他们明天才会动身前来,现在却到了这里,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好像就是故意做给我看的一样,只怕我们现在一出去,就再也别想离开了。”

    我顿时一愣,三爷绝对是老江湖,我虽然能感知到那些凶险的存在,却仅仅局限在一些凶煞之物上,对人心却远没有三爷看的那么透彻,既然三爷说有问题,那就有个差不离,当下不再说什么,耐心看下去。

    那十来个汉子剁了尸婆之后,一齐涌到了麻三的身后,刘赶山一见,就轻蔑的瞟了一眼老太爷,笑道:“有些人,一辈子都只是做走狗的命,放着徐老三的大腿不抱,却跑去外来人的面前摇尾乞怜,我看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

    老太爷顿时勃然大怒,正要说话,麻三已经手一挥,对老太爷递了个眼色,老太爷只好悻悻的回到石门之前,和那苍莽低声说起话来。

    刘赶山怪笑一声,还要再开口讽刺,麻三已经对王敬山笑道:“敬山爷,我听说你在陈王屯收了三个徒弟,一定是你身后的几位了,不知道是哪三位”

    王敬山明显比刘赶山能沉得住气,毕竟也是做过老大的人,当下手向后一伸,一指一个黑口黑面,身高体壮的汉子道:“这是我大徒弟,叫王海东,没什么能耐,也就皮粗肉厚,能扛点拳脚。”

    接着又一指一个身材削瘦,面色阴狠的男子说道:“这是我二徒弟,叫王启铭,身手也不行,胜在有点心机,头脑还算好使。”

    然后再一指旁边一个30岁左右的矮胖子道:“这是我小徒弟闫斌,是最差的一个,比较滑头,没想到我这三个不成材的徒弟,名字竟然传到尊驾的耳朵里去了。”

    那麻三笑道:“敬山爷出了三十六门,收下这三个徒弟,就是为了有一天找徐老三报仇,三十六门谁不知道,如果我没记错,是因为当年徐老三废了敬山爷的那件事吧敬山爷是明眼人,我也不藏着掖着的了,既然大家都是对徐老三不满,我们为什么不联手对付徐老三呢”

    我一听就火了,这麻三分明是在挑拨离间,想让王敬山将怒火转移到三爷身上来,好将他拉过去。

    王敬山竟然一点头道:“不错,我收这三个徒弟,就是要找徐老三报仇,可这是我和徐老三的事,我可以杀了徐老三,但别人要动徐老三一根手指头,我王敬山第一个就不愿意。”

    刘赶山也哈哈一笑,一指旁边那个黑瘦枯干的汉子道:“还有我这徒弟刘存龙,是刘家庄一孤儿,我收做了徒弟,也是为了找徐老三不痛快,不过我和敬山哥一样,我自己杀了徐老三没关系,别人动徐老三,那可不行,得先问问老子手里的鞭子。”

    我一听顿时一阵感动,转头看了看三爷,三爷的眼圏也有点红了,他们这一辈人,好像都这样,表面上骂骂咧咧的,真的有了事,拼了命的都要帮对方。

    麻三一听,嘿嘿一笑道:“既然敬山爷和赶山爷都这么说,那就没得谈了,我并不愿意和两位作对,但今天这扇石门,我是非开不可,如果两位能高抬贵手,不与我为难,然后定有重谢。”

    一句话说完,竟然不再管王敬山和刘赶山,一转头走向那石门,沉声道:“苍莽开门”

    话一落音,刘赶山怒喝声也响了起来:“谁敢”

    那苍莽却似根本就没听到一般,蒲扇般的双手一抵石门,猛的发出一声大吼,身上衣衫瞬间鼓起,已经开始发力推门了。

    王敬山一见,立即冷声喝道:“动手今天就算血溅这里,也不能让他们推开石门”

    王敬山话一出口,刘赶山和他那徒弟刘存龙,已经蹿了出去,刘赶山直奔麻三,那刘存龙简直就是年轻版的刘赶山,从身形到气场都像,就是面貌不同,手中也握着一根鞭子,手一扬就是一道鞭花,直接和麻三那边的两名汉子纠缠在了一起。

    那黑口黑面的王海东也呼的蹿出,一双海碗般的拳头,轮起就砸,瞬间已经将对方一人砸翻在地,随后也被三名汉子缠住。 :\\、\

    王启铭也一点头道:“好”一个字出口,往前一步,陡然一转身,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一匕首就像王敬山胸前扎去。

    王敬山一惊,随即双手一错一架,已经挡开了王启铭的匕首,怒声喝道:“启铭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身形猛的一震,缓缓转过头去,对那闫斌怒目而视,那闫斌吓了一跳,手猛的一抽,一柄带血的匕首从王敬山后背抽了出来,接连后退了两步,阴声道:“师父,你不要怪我做人,有时候还是识时务的好”

    刘赶山一见,顿时怒吼一声,转身就想向王敬山奔去,却被麻三死死缠住,根本无法抽身,王海东和刘存龙同样被缠的死死的,根本无法离开。

    就在这时,那苍莽猛的一声大吼,上半身的衣衫刷的一下直接震碎,双臂肌肉绷起,那大石门被推的“咯咯”直响,一点一点的被推了开来

    门,终于开了

    石门之后,究竟有什么东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