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石门内外

关灯
护眼
    石门被一点一点的推开,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王敬山忽然疯狂大喊道:“石门开。天地变都死在一起吧”一句话说完。猛的双手一挥,在他的身上。陡然飞出无数只黑色的虫子,虫子一出,即飞舞不停。向着王启铭和闫斌就飞了过去。

    很明显,王敬山是想收拾了他们两个,清理门户。

    刘赶山也大吼一声道:“石门开。神灵现你们这些无知之辈,陪爷一起留下吧一句话说完,手中鞭子啪啪炸响。也疯了一般抢攻麻三,一时竟然直接将麻三逼退了好几步。

    与此同时,石门内忽然响起了一声嘶吼声。听声音尚在石门之内的深处。却如同龙吟一般,激昂高亢,经久不散。

    这声音一起,所有人都是一呆,我急忙转头看向三爷,却发现三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就在众人全都一呆的一时候,刘赶山忽然猛的一转身,一闪就到了王敬山的身边,长鞭一挥,已经卷向王启铭,口中大喊道:“敬山哥,你快走,存龙,海东你们护着”

    那王启铭十分刁滑,一见刘赶山,根本就不敢接招,身子一掠已经飞到了一边,伸手掏出个红色药丸,一下捏散,随手一洒,已经将王敬山放出的那些虫子逼的四散飞走,随即闪身到了麻三身后。

    那闫斌则在刘赶山一攻击王启铭的时候,已经拔腿就溜,同样躲到了麻三的身后,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他们背叛王敬山,还暗算了王敬山,如果落在了刘赶山手里,只有一个字死

    王海东和刘存龙也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扶住王敬山,王海东嘶声喊道:“师父”随即猛的一转头,双目圆睁,怒视王启铭和闫斌,怒声喝道:“你们两个畜牲师父哪点对不起你们”

    王启铭阴阴一笑,没有说话,闫斌却笑道:“大师兄,师父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们,只是人各有志,我有一身好本事,可不想一直呆在陈王屯这种地方。师父太古板了,事事讲究什么规矩,已经不合适宜了,我们原来也想过等师父终老之后,我们再做我们的事,结果师父非要趟这个浑水,师父年纪大了,我们还年轻啊总不能也一根筋的跟着他去死吧”

    麻三则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两个,你们俩是聪明人,你们放心,我答应你们的,只多不少,荣华富贵,包你们享之不尽。”

    王海东一双怒目就好喷出火来,怒声道:“好好好我王海东在此发誓,今生必杀你们两个。”

    王启铭和闫斌的面色同时一变,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十分惧怕王海东的,麻三则又笑道:“只怕,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一句话说完,手一挥,那十来名汉子已经就挡在了刘赶山、王海东、刘存龙和王敬山四人的身前。

    就在这时,那苍莽又是一声怒吼,一张脸猛的一下涨成了猪肝色,双臂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虬结而起,单脚猛的一跺,脚上鞋子直接撕开,地面石阶被他生生跺裂了一块,口中大喊一声:“开”

    一扇石门,应声而开,刷的一下,万道金光闪现,从那被推开的半边门中喷射而出。

    与此同时,一道鬼魅般的人影,忽然出现在老太爷的身后,一把抓住老太爷,一伸手就贴了张符在老太爷的后背之上,随即就将老太爷抛了出去,笔直砸向麻三,随即身形一闪,已经从那苍莽身边掠过,一道寒光一闪,苍莽的后背之上,已经绽开了一道血花。

    老太爷人在半空之中,急忙大喊道:“救我”

    可麻三却好像识破了那人的计策一般,根本就不接老太爷,反而身形一闪,就躲了过去,口中笑道:“徐老三,你还是忍不住出来了。”

    一句话说完,老太爷已经跌在地面之上,后背轰的一声炸响,直接在老太爷的胸前炸开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来,哪里还能活得了。

    那身影这时才停了下来,一脚将受伤的苍莽踢飞,自己拦在石门之前,就站在那万道金光之中,身披万道金光,气度淡然,稳如山岳,正是三爷

    我顿时激动了起来,我一直都知道三爷非常厉害,但之前三爷在我面前展示的,都是些奇巧之术,我到现在,还是头一次看见三爷真正的和人对阵,没有想到三爷竟然会厉害成这样,一出手就杀了老太爷,还重伤了力士门的现任门主苍莽。

    可我还是没有出去,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出去了,只会成为三爷的累赘,还不如和陌楠乖乖的藏在这里。

    三爷一现身,就对刘赶山和王敬山一招手,刘赶山立即带着王海东和刘存龙,护着王敬山,也到了石阶之上,和三爷汇合到了一起。

    麻三并没有阻拦他们汇合的意思,而是让一个汉子过去扶起了苍莽,给苍莽包扎了起来,看上去十分悠闲,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这时躺在地上已经出气多入气少的老太爷,则直勾勾的看着麻三,颤抖着嘴唇问道:“为......什么”

    麻三冷冷一笑道:“为什么你的那点小九九,当我不知道吗先联合我铲除三山,再杀了我,东西就是你们父子的了,对不对可惜啊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我就是好猎手”

    老太爷的一阵抽搐,却仍旧强忍着不肯断气,死死的盯着麻三,麻三又冷笑一声道:“怎么是不是想知道你那儿子怎么样了你应该知道的,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是那么笨的人你那儿子,应该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你了。”

    老太爷陡然发出一声惨嘶来,就像要将心中所有的怨气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好干干净净的重新投胎做人,随即双腿一蹬,就此死去。

    老太爷一死,刘赶山就呸了一口道:“放着人不做,非要做狗,这下好了,被主人抛弃了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三爷则转身对王敬山道:“敬山哥,你怎么样”

    王敬山一张脸已经疼的煞白一片,却兀自咬牙硬撑道:“死不了”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了一眼那被推开的一扇石门,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来,说道:“老三,你不该出现的,这石门已经开了,这里的人,一个也活不了,我和老二死在这里不要紧,你还得带着孩子走下去。”

    三爷也苦笑道:“敬山哥,无所谓了,我们老兄弟三个一起上路,也不寂寞,再说孩子也开始长大了,我总不能一直带着他们,他们的路,要他们自己走,这副担子,我扛了几十年,我也累了。”

    我听的心头一颤,三爷一向表现的坚韧强悍,从不轻言放弃,就算有万般苦楚,也只会吞进自己的肚子里,这番话在我们面前,是万万不会说的,这时却在他的老兄弟面前,露出其脆弱的一面来,看来王敬山说的对,这里的人,也许一个都活不了,而三爷则也很清楚这一点。

    随即我又联想到石门上传递出来的那种令人恐惧到极点的绝望感,瞬间明白了过来,石门一开,里面的东西就要出来了,三爷出去,是想拖住麻三,让里面出来的东西,将麻三等人一起灭了,好给我留条活路。

    一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立即从洞穴里蹿了出去,一股劲跑到了三爷的身边,往三爷身边一站,说道:“三爷,我们爷俩并肩作战。”

    果不出我所料,我一出现,三爷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顿时疾声道:“走谁让你出来的”

    我脖子一拧道:“三爷,我也是三十六门的人,守卫这石门,我也有一份。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用自己一条命,换我一条活路吗可咱们是爷俩,你是我亲三爷,我要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有危险,却不敢出来和三爷一起担当,只怕我自己都会看不起我自己的”

    三爷一愣,双目之中陡然升起一层雾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刹那间,三爷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徐关山,只是一个无限宠爱自己子侄的长辈。

    麻三则忽然纵声大笑道:“徐老三,你机关算尽,可有算到今天你徐家在此绝后”

    三爷已经恢复了镇定,微微一笑道:“没关系,就算都折在这里,我们徐家一门,照样都是英雄好汉没有一个孬种,你这种藏头缩尾的小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刘赶山哈哈大笑,过来对着我肩头就是一拍,他人虽瘦小,力道却奇大,一巴掌差点将我拍趴下,大笑道:“不错不错你们老徐家不知道烧了什么高香,骨头一个比一个硬”

    话刚落音,背后石门之内,陡然又起一声长嘶,直震得整个洞穴都一阵颤抖,听声音好像距离石门更近了,那万道金光,也愈加的强盛,石门里的东西,终于要出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