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风云际会

    三爷、刘赶山和王敬山的面色,一起变的惨白。互相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下。三爷说道:“反正活不成了,要不要杀个痛快”

    刘赶山手中长鞭刷的爆了个鞭花。哈哈大笑道:“那是当然,我的山神鞭,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用过了。这把老骨头,怎么也得耗死两个。”

    一句话说完,转头对那刘存龙说道:“孩子。师父对不起你,第一次带你出门,就要让你把命丢了”

    那刘存龙笑道:“师父。一条命而已,咱爷们不怕丢命,就怕丢人”这家伙不但身形、气场和刘赶山极像。就连说话语气也有几分相似。真怀疑他是不是刘赶山的亲儿子。

    王敬山却没多说废话,只是转头看了一眼王海东道:“海东,你去将启铭和闫斌的脑袋提来”

    那王海东一点头,一双虎目一瞪,一双海碗般的拳头一握,腾的一下就跳了出去,直接奔着那王启铭和闫斌就过去了。这家伙是个虎将,闷头性子,说干就干,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麻三身形一晃,就想拦住王海东,他刚一动,刘赶山手中长鞭已经卷了过去,口中哈哈大笑道:“你是我的准备领教老子的山神鞭吧”

    三爷和那刘存龙也蹿了下去,和那些汉子厮杀在一起,台阶上仅仅留下我和王敬山,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一点都不怕。

    我转头看了看陌楠藏身的地方,心里只希望她不要出来,既然已经知道了在场的人都得死,就没必要让她出来一起送死了。

    麻三一被刘赶山缠住,王海东立即就找上了王启铭和闫斌,以一敌二,还攻多守少,一直压着两人打,看的出来,王海东比他们俩强出的不是一星半点。

    另一边三爷以一敌七,还放到了一个,三爷打法有点奇怪,他并不是像其他人那样用拳脚兵器招呼,用的却是手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身形如同狂风一般,在剩下六人之中左蹿右插,手指所点之处,那六人无不如见鬼魅,个个躲闪不迭,不知道三爷的手指有什么古怪之处。

    刘存龙则被三名汉子死死缠住,落在了下风,但他手中长鞭之上,不断闪出一串串的蓝色电光,那三人似乎十分畏惧,根本就不敢硬接,所以倒也撑得住。

    我一看就明白了,刘存龙所用的,一定就是刘赶山所谓的山神鞭,不知道这奇术是怎么个玩法,一耍出来竟然带起一道道电光。

    那麻三一见,抽身跳出刘赶山的鞭影,忽然抬头长啸一声,啸声一起,从四周黑暗之处,忽然冒出九个人来,每一个都戴着面具,手里也都提着各式奇怪的武器,一个提了把锄头、一个提了把秤,一个拿了张渔网,一个则是拿了个棋盘,一个拎了条活蛇,一个手里竟然提了个篮子,唯一一个像样的,手里抓着一把匕首,另外一人赤手空拳,一人则抓着一把竹篾。

    这九个人一出现,三爷立即面色大变,王敬山则急忙喊道:“回来大家快回来”

    刘赶山和三爷迅速拉着刘存龙和王海东退了回来,那九人则一字排开,站在了麻三的身后。

    大家一分开,三爷就涩声道:“执法九人组”

    麻三嘿嘿一笑道:“很奇怪是吧你一定以为,纵横八将已经死了,执法九人组也就完蛋了,剩下一个起不了什么风浪了,对不对如果我告诉你,执法九人组,实际上一共有三组,你会怎么想”

    三爷和王敬山、刘赶山一起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都出现了深深的担忧。

    刘赶山看了一眼麻三道:“你究竟是谁怎么调得动我们三十六门的人”

    麻三故意做出很夸张的表情道:“怎么戴着面具你也认识是你们三十六门的人厉害厉害果然不愧是三山一海,我是谁,你们也不用知道,反正你们也活不久了。”

    王敬山这时却忽然忍痛上前一步,手一指那拿锄头的,说道:“鹤嘴锄,药师一门叶家的人吗没想到叶家也自甘堕落了。”

    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了那个黑衣老太婆来,三爷遇到她的时候,她也说是什么叶家的人,不过眼前这个人身形高瘦,肩膀宽阔,分明是个男子,绝对不是那黑衣老太婆。

    王敬山又一指那手拿大秤的面具人道:“盐帮的勾魂秤,盐帮已经没剩几个了,没想到也会助纣为虐”

    接着又一指那手拿渔网的汉子说道:“海猴子的弥天网,甲午一战,海猴子几乎全军覆没,没想还能在这里见到,不过你却为虎作伥,没的坏了海猴子一门英烈的名头。”

    再一指那手盘活蛇之人,冷声道:“驱蛇人出现,我倒是不惊讶,驱蛇一门的门主陆仁贾,自己就是个见利忘义之辈。”

    随即又一指那拿棋盘的,说道:“琴棋书画,只有你棋门出现,你把三十六门中的四雅之名给沾污了。”

    再一指那拿匕首的,冷笑道:“无名刺的分筋匕,是个好东西,可惜落在你这宵小之手,不过我也不意外,无名刺向来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一门都是认钱不认人的混账东西。”

    然后转向那赤手空拳之人,一点头道:“铜皮铁骨,金甲一门的,金甲门都是蠢货,被人利用也不奇怪。”

    接着又一指那抓着一把竹篾的,轻蔑一笑道:“扎纸一门竟然也来凑热闹,真是天要变了,什么牛鬼蛇神都敢出来晃。”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手拿花篮的人,面色沉了下来,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怒声道:“蛊门百蛊篮,你他妈可知道我是谁”

    那人一句话不说,连眼神都没瞟王敬山一下,好像王敬山说的话,根本就不是对他说的一样,麻三则拍手笑道:“敬山爷好眼力,果真认的一个不差,既然都知道大家的身份了,我想你们也不至于在负隅顽抗了吧还是乖乖受死,不要影响我们对付那石门里的东西。”

    一句话说完,石门之后再度响起一声嘶吼,这次听的更是清楚,高亢激昂,听那声音,距离我们最多也就几十米了。

    那麻三拍手笑道:“出来了出来了这么多年部署,终于没有白费,说实话,我现在即期待又兴奋,不过我得告诉你们,你们站在那里,肯定首当其冲,可别指望我们会出手搭救。”

    三爷忽然说道:“你真的以为,就凭你们,就能挡得住石门后的东西”

    麻三一点头,说道:“当然,不然我也不会千方百计的请来海猴子了,你们应该明白,只要入了海猴子的弥天网,什么东西都跑不掉的,当年那尸婆,也是这么捉来的。”

    “何况,我还有药师和蛊门相助,就算弄不死它,也要了它半条命,然后墨棋封眼,金秤锁爪,再配上金甲、扎纸、无名刺,断然拿得住它,最后由驱蛇出马,收服了它,自然归我所用”

    三爷冷声道:“痴心妄想”

    麻三笑道:“口舌之争无用,各位反正是逃不出去了,你们守卫了一辈子的东西,如今一出现,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们,想想这难道不可悲吗”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身影奔了过来,却是那陌楠出现了,一直跑到我们身边,陌楠一出现,我顿时急道:“你出来干什么赶快回去,这是我们男人的事,没人会不要脸到对你出手”

    我是最不想陌楠出现的,她却偏偏出来了,所以我故意用话将对方的人堵死,只是不想让她留下,陌楠却没有理我,仔细看了那麻三两眼,说道:“我觉得你好熟悉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那麻三的眼神之中,陡然闪过一丝慌乱,好像生怕被陌楠认出来一般,随即就哈哈一笑,掩饰了自己慌张之后,才说道:“纵横一门的小丫头,我们当然见过,不过你不会知道我是谁的,那徐镜楼说的对,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还是离开吧”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动,这麻三好像也不想陌楠卷进来,说不定他和纵横一门有什么关联,从这麻三行事上来看,十分厉害,身手也是高绝,带来的人,也都是三十六门中的高手,难道说,他就是那陌人豪

    刚想到这里,石门之后陡然一声嘶吼,如同一道惊雷在身后响起一般,直震的我双耳一阵嗡鸣,万道金光倾泻而出,瞬间将大家全都笼罩在金光之中,整个洞穴都映成了金黄之色。

    我急忙转头看去,却不料双目被金光所晃,还没看见是什么东西,一道劲风已经传了出来,一股令人恐惧的绝望感,瞬间将我们几人笼罩,我之前曾经感受过这种气息,心里早有了准备,所以还算撑得住,刘存龙和王海东、王敬山、陌楠四人直接跪倒在地,刘赶山双目一闭,缓缓坐下,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只有我和三爷还站在原处。

    这样一来,我们爷俩自然就成了目标,那股劲风直扑而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