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突然发动-为短吻鳄飞机加更第2章

关灯
护眼
    三爷一动不动,脸上一片安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却本能般大叫了一声。猛的伸出手去,企图挡住这霸道到令人绝望的一击。

    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之中,十分自觉的蹦出了四个字来螳臂挡车

    我知道自己是挡不住的,这股凌厉到极致的气息。别说是我了,三山一起出手,也是一个死我这么做。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并没有指望能发挥出什么作用。

    我甚至已经做好了被一击击飞的准备当然,飞出去的瞬间。估计也就是我死亡的瞬间

    我闭上了眼睛

    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飞出去,反而觉得手掌心猛的一热。好像被什么东西舔了一口。热热的,湿湿的,很是柔软,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感觉。

    我顿时一愣,急忙睁开眼睛,却看见一道金光一闪,恍惚看见一条巨大的尾巴,尾巴上长满了金色的鳞片,每一片都有海碗大小,嗖的一下,就从我眼前消失了,直接钻回了石门之后,那扇沉重的石门,忽然砰的一声关上了,地面都被震的颤了几颤。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耳中却忽然听到麻三的大喊声道:“不好,守护灵认主了将徐镜楼拿下,要活的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一句话说完,他手下那些人已经呼啦一下将我们围了起来。

    王敬山忽然大吼一声,腾的一下从地上弹跳了起来,也不顾身上有伤,猛的身躯一振,顿时身上冒出一股黑烟,无数嗡嗡之声响起,口中大喊道:“走老二老三,护着孩子走”

    刘赶山和三爷则一起冲了出去,刘赶山手中一条长鞭一挥,噼啪做响,电光直冒,怒声喊道:“存龙,海东,你们护着徐家小子离开,记住了,除非你们死了,不然一步都不要离开他,直到他完全安全。”

    三爷则陡然将身形提升到了极致,一抖手接连将剩下的三张五雷穿心符全打了出去,将围向他的三个人逼退,自己则闪身就到了那苍莽的身前,猛的一举手,两根手指头忽然变的煞白,几近透明,随即闪出亮光来,陡然发出一声霹雳般的大吼声来:“九亟”

    随即一手指头就戳中了那苍莽的胸前,苍莽本就被他用匕首伤了后背,如今被他一指点中,身形顿时如遭雷亟,噗的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正好都喷在三爷脸上,三爷顿时满面血污,如同血人一般。

    随即苍莽那巨大的身躯陡然倒飞而起,人在半空之中,身上忽然响起一声轰响,随即又是一声,接着又是一声,连响九声,苍莽那巨大的身躯砰的一下就爆炸开来,整个人被炸成了无数的尸块,带着一蓬血雨,四散落下。

    我都看傻眼了,不知道怎么这三位爷忽然就发动了,倒是那陌楠迅速站了起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拖着我就往那尸婆藏身的洞穴跑,王海东和刘存龙两个家伙都十分听话,竟然真的不管三位爷的死活,紧随在我之后。

    这时那执法九人组、麻三和原先剩下的十来名汉子,已经将三位爷围住了,但三位爷丝毫不惧,刘赶山手中长鞭已经隐带风雷之声,每出一鞭,都如同雷霆般炸响,一根长鞭竟然生生拦住了十来个人,无一人能越雷池半步。

    王敬山的身上,则源源不断的飞出黑色虫子来,一股股、一**,竟似无穷无尽一般,不断向对方飞扑,同样硬生生挡住了其余的十来人。三爷身形飘忽,快到只能看见他那两根手指还在闪闪发亮,就在王敬山和刘赶山之间来回穿梭,将所有企图穿过防线的人击退回去。

    三人如同三座高山一般,将整个可以追击我们的路线,全都防的死死的。

    那麻三甚是狡诈,动了几下手,就抽身退到一边,企图绕过战局来追我们,却被三爷拦住,斗了几下,又死死缠住。

    倒是那九人组,个个不慌不忙,拿篮子的那个,不断从篮子中抓出一把又一把的花瓣,撒向空中,花瓣所及之处,那些黑色虫子纷纷落地,拿匕首的和那赤手空拳汉子带着几名汉子齐攻刘赶山,那大秤的那个和玩蛇的那个,则配合麻三和三爷斗在一起,其余几人则在旁边伺机而动,场中整个乱成一团。

    我被陌楠拖的呼呼直跑,王海东和刘存龙则紧紧跟在我们身后,一边跑一边回头观看战局,显然是担心他们的师父。

    我当然也担心他们,急忙大喊道:“回去救他们回去救他们啊”

    陌楠边死死扣住我的手腕,边拖着我跑边说道:“他们人多势众,我们赢不了的,只有我们跑了,他们三个才会想办法脱身,我们不走,他们三个就算战死,也不会后退一步的。”

    我的眼眶湿润了,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我知道,三位爷确实是在用他们的命,来换我们活命的机会

    我拼命狂奔,陌楠说的对,要想让三位爷活下去,只有我们脱险了,他们才会后退,我们一步不跨入那洞穴之中,三位爷就会死守下去。

    片刻我们进了洞穴,我立即回头大喊道:“三位爷快回来,我们进入通道了。”

    果然,我喊声一起,王敬山就大喊道:“老二,老三,你们走,护着孩子要紧,我拦住他们。”

    一句话刚出口,三爷已经一纵身到了他身边,一把就将他扛了起来,一边向我们急速奔来,一边狂喊道:“赶山哥,快过来”

    刘赶山虎吼一声,瘦小干瘪的身体陡然膨胀了起来,手中长鞭一举,两米长的鞭子,竟然一下抖的笔直,直指向天,长鞭之上噼啪乱响,银色顺鞭乱走,陡然直直抽下,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碎石乱飞,整个地面都一阵颤动,对面那些人纷纷走避不迭。

    刘赶山就趁这一鞭之威,立即抽身后退,紧随在三爷身后,直向我们所在之处狂奔而来。

    可就在这时,那麻三忽然强行从碎石之中穿了过来,手一抖已经多了一个圆筒,对着刘赶山就是一挥,就听蓬的一声响,顿时万点银光齐飞,一起射向刘赶山和扛着王敬山的三爷。

    银光一起,刘存龙已经大喊道:“师父小心”

    刘赶山猛的一顿身形,嗖的转身,手中长鞭直接抖开一朵朵巨大的鞭花,一边挥舞遮挡那银光,一边嘶声喊道:“机关鲁家的乱雨针你还拉拢了哪几家有什么东西一起拿出来吧”

    话刚落音,从左右两边又蹿出两个人来,竟然是那王启铭和闫斌二人,两人趁着刘赶山挥鞭不止,分左右而上,一人一匕首向刘赶山的左右双肋间扎去。

    王海东一见,顿时破口大骂道:“两个畜牲卑鄙无耻”

    话刚出口,刘赶山那瘦小的身形已经拔地而起,双脚分踢左右,正中王启铭和闫斌的手腕,两把匕首顿时落地,接连发出两声响来。

    刘赶山怒吼一声道:“敬山哥,这两个畜牲,我替你杀了”一句话说完,长鞭已经将那些银光尽数卷飞,长鞭一挥,电光陡盛,直接卷向了王启铭。

    那王启铭甚是奸猾,偷袭不成,立即转身就跑,刘赶山正待追去,身形却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急忙稳住,勉强不倒。

    那闫斌哈哈大笑道:“赶山爷,你忘了我们的师父是谁了吧我们的身体是不能碰的,手腕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就在你踢中我手腕的时候,我已经给你下了吸血丝,现在你应该能感觉到,你身体内的鲜血正在迅速的被吸取吧”

    一句话说完,麻三已经追到了近前,厉声说道:“哪来那么多废话,立即杀了他”第一个字出口之时,他已经动上了手。

    这时三爷已经将敬山爷扛到了我们身边,往王海东手里一交,转身就又冲了出去,眨眼到了那正围攻刘赶山的闫斌和麻三身边,双指一伸,已经点向那闫斌。

    三爷一指杀了苍莽,可是大家都看见的,闫斌一见,顿时吓的魂都飞了,立即抽身就跑,三爷也不追赶,转手就点向那麻三。

    麻三看上去也对三爷的手指十分忌讳,马上不再纠缠刘赶山,抽身后跳了三步,避开了三爷的一指。却不料他刚一后跳,三爷已经一转身,一把就将刘赶山抱了起来,疾步向我们奔来。

    麻三顿时知道上了三爷的当,急忙喊道:“追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除了徐镜楼和陌楠,一个人都不留。”

    一边喊话,一边带头追来,他的那些人也纷纷跟上,倒是那王启铭和闫斌,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远远的跟在最后。

    三爷已经和他们缠斗了许久,又抱着刘赶山,他们却都是单身轻装,所以在三爷刚一踏进洞穴之时,麻三等人也追到洞口了,呼啦一下,就将洞口给围了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