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一鞭当关--为短吻鳄飞机加更第3章 !

    一堵上洞口,那麻三就哈哈大笑道:“这次我看你们还往哪里跑徐老三。你要是不杀苍莽。我或许还会让过你们。可你却刻意击杀了苍莽,让我们无法再打开石门。就不要怪我得理不饶人了。”

    说到这里,话锋又一转道:“徐镜楼,你自己出来吧。我可以饶了其他人的性命,你看怎么样一条命换六条命,你不亏吧”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一定不知道这里有通道的事情,当下想都不想。脱口就骂道:“换你妈我们七个人是一条命,你有本事,全拿走好了”

    麻三面色一变。一闪身就要闯进洞来。三爷立即迎了上去,一指将他逼退,随即又陆续有人企图硬闯,却都被三爷一指逼退,他们好像对三爷的九亟之术十分忌讳,无人敢硬接,局面一时倒也被三爷控制了下来。

    那些人一见攻不进来,干脆都停下了手,就死死守在洞口,点了十几支火把熊熊燃烧,将我们照的连一点小动作都做不了。

    有他们守着,我们出去是不可能了,往里面也不行,他们必定会紧咬不放的,万一前面遇到个什么凶煞之物,那就腹背受敌了,大家一时僵持了起来。

    刘赶山这时往后面一缩,低声说道:“敬山哥,给我解蛊,我中了闫斌的吸血丝。”

    就见王敬山面色一凝,也低声说道:“这吸血丝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蛊物,最多也就是吸食一些血液罢了,发作之时,手脚发软,一旦吸食饱了,即可恢复正常,所以我并没有带这东西的解蛊之物,老二,等出去之后,我再给你解。”

    我一听心就沉了下去,王敬山真不是撒谎的料,如果真如他所说,不是什么厉害之物,凭他之能,那还不是随手就解了,却推说没有解蛊之物,分明是这玩意极其严重,在这里王敬山根本就没法解除。

    果然,在麻三等人身后的闫斌一听就笑道:“师父,你就别骗赶山爷了,我们蛊门每人都会养一种本命蛊,那吸血丝就是我的本命蛊,除了我,别人硬解的话,就算能解,赶山爷也得丢半条命。”

    刘赶山一呆,立即转头看向王敬山,王敬山将头转了过去,怒视那闫斌,显然那闫斌说的是对的。

    那闫斌却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笑道:“师父,我说错了吗这可是你告诉我的,如果我没记错,当年我选这吸血丝作为本命蛊的时候,你还说过,这个蛊一旦练成,连你都解不了。”

    王海东则怒吼一声道:“闫斌我迟早取了你的命”

    那闫斌嘿嘿一乐道:“大师兄,你还真的以为我怕你不成,只不过你先入门为长罢了,左一句要我的命,右一句要我的命,结果呢还不是只能嘴上痛快,我就在这里,你要真想要我的命,就出来拿去,要是不敢出来,以后就少说大话”

    王海东性子直,却也不傻,外面围了二十来个人呢其中一半都是高手,他这一出去,可就别指望回来了,自然不会上了闫斌的当,却又不甘就此罢休,恨的咒骂了两句,也只好作罢。

    刘赶山看了一眼王敬山,忽然哈哈笑道:“敬山哥,我一直以为你会死我前面的,我虽然干瘦,身体素质却是极好,如今看来,只怕我得先走一步了。”

    王敬山眼圏一红,忽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恨声道:“我王敬山有眼无珠,竟然收了这么两个孽障做徒弟,害死我自己也就罢了,如今还害了老二,我也没脸活了,老二你放心,黄泉路上走慢一点,等着哥哥,哥哥一定来陪你”

    三爷忽然恨声说道:“你们两个老家伙,少说两句丧气话行不行,什么死啊活的,咱们的事情还没做完呢都给我忍着,谁想先撂挑子,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我们当然都知道,王敬山遭两个徒弟背叛,又挨了一刀,闫斌还害了刘赶山,让他羞愧难耐,萌生了拼死之心,刘赶山则是自知时日无多,也萌生了宰一个赚一个心态,三爷这是想激发他们的求生**,而且他们是老兄弟,互相对骂也是常事,用这种语气说话,倒也不觉的突兀。

    外面的麻三则忽然接话道:“不死还想怎么的难道你们还能钻进石头缝中不成你的九亟再厉害,又能守得住多久这里可是地下,没有人来救你们的,识相的,乖乖出来,我只要徐镜楼,你们的命,我不稀罕。

    三爷冷笑道:“楼儿就在这,你想要就进来拿”

    麻三嘿嘿一笑道:“好徐老三你有种我们就耗着吧看看究竟谁先饿死在这里。”

    一句话说完,竟然将人手分成了两队,一队继续看守着洞口,另外一队则在后面三四步远处,掏出干粮肉脯吃了起来。

    说实话,我已经忘记了几顿没吃饭了,还是在三爷那地道密室中,吃的一点罐头,如今早就饿了,刚才一直紧张异常,也没人提起吃喝的事情,也还罢了,如今一见他们吃起了干粮肉脯,顿时更觉得饥饿难耐,肚皮竟然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肚皮一响,几个人的目光一起看向我,全都沉默了下来,对方的人则一起爆发出哈哈大笑来,我臊的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了进去,真想狠狠抽自己两个耳光,别人都在拼死拼活,我咋就这么不争气呢

    刚想到这里,刘赶山忽然问道:“敬山哥,我还能活多久”

    王敬山还没说话,那闫斌就在一众人身后,手里拿着肉脯一扬,笑道:“赶山爷,你还是问我吧我知道的比较清楚点,要是一般人中了这吸血丝,两个小时,就会血尽而亡,可赶山爷你不同,你功力深厚,怎么的也能比别人多撑一个小时。”

    刘赶山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一抬步就走到刘存龙身边,一拍刘存龙的肩头道:“孩子,师父走后,你就跟着徐老三,保护好徐家那小子,记住了,你是我刘赶山的徒弟,就算死,也给我站直了死”

    刘存龙双目含泪,噗通跪下,恭恭敬敬的对刘赶山磕了九个头,点头应道:“徒儿记下了”

    刘赶山一点头,伸手将自己的山神鞭递给了刘存龙,笑道:“师父也没什么留给你的,就这根山神鞭,你留作纪念吧”

    一句话说完,伸手抓起刘存龙的山神鞭,挽在手中,转头看向三爷,笑道:“老三,我是不行了,敬山哥估计也快了,孩子们就都交给你了,我一辈子,没求过人,如今人快死了,还得破一次例。”

    三爷眼圈一红,沉声道:“二哥你说就是,只要我能办到,一定替你办了。”

    刘赶山手一指刘存龙道:“我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徒弟,孩子性情耿直,很有我当年的样子,你给我照看好了,我知道我们三十六门的人,现在都是活在刀尖上,要你保他一世周全也不可能,我只求你不到万不得己,不要舍了孩子的性命。”

    刘存龙一听,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三爷一点头,一句话没说,转过了头去。

    刘赶山又转头看了我一眼,点头笑道:“不错,徐家的小子,都不错跟你们三爷走吧把敬山哥也带走,这里丢给我就行,我也就剩两三个小时了,可不能浪费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他没让我们闯出去,而是让我们跟三爷走,说明刘赶山是知道这里有条通道的,他这意思很明白,他要一个人挡住这里,好给我们争取逃走的时间。

    刘赶山一句话说完,陡然一甩手,将手中山神鞭炸开一声响,往洞口一站道:“各位好朋友,这里我刘赶山挡着了,你们有谁想从这里过的,大可以上来露两手,限时两小时,过时不候”

    刘赶山这一说话,三爷就一咬牙,转头看了一眼刘赶山,一跺脚道:“走”一个字吐出,率先过去扛起了王敬山,带着我们四人就往通道深处走去。

    王敬山哪里肯,拼命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喊道:“老三,让我下去,我和老二在一起,还能多挡一会”三爷也没说话,直接一记手刀将王敬山砍晕了过去。

    那麻三一见里面竟然有通道,顿时大惊,急忙喊道:“冲进去别让他们跑了”

    刘赶山手中山神鞭陡然带起一道风雷之声,鞭影直接将整个洞口都封了起来,一边挥动长鞭,一边哈哈大笑道:“晚了想进来,过两个小时吧”

    我们几人一句话不说,跟在三爷身后,急速前行,通道之内甚是宽大,可容三四人并排,走动起来也不算难,一直走出百十步远,我耳中还能听见那长鞭带起的风雷之声,麻三等人气急败坏的咒骂声,以及刘赶山那豪爽的大笑之声。

    侠肝义胆,铁骨铮铮一鞭当关,万夫莫开

    刘赶山是真英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