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三爷来过这里

    又走得百十步,声远渐不可闻。光线也无法传递过来了。幸好我们三把手电尚未丢失。开了一把,借光而行。

    大家都知道。刘赶山独力阻挡麻三等人,一旦力量使尽,又或那吸血丝再度发作。必定身死,所以气氛异常沉闷,谁也不说一句话。

    我心里却始终憋了一个问题。但大家都不开口,我也不好问,而且这个问题。还有关于刘赶山,更不知道该不该提。

    倒是那刘存龙先开口了,说道:“三爷。我师父之前是不是来过这里”

    我一听顿时伸长了耳朵。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

    三爷点了点头道:“事到如今,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赶山哥来过,我也来过。”

    我一听就愣住了,三爷竟然来过这里,那为什么一开始还装作不知道这里呢还要我费尽脑筋猜出来,这又是卖的什么药

    一想到这里,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三爷,三爷多聪明,一见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在想什么,马上看了一眼陌楠,我一见三爷的眼神马上就明白了,怪不得三爷一开始不说,三爷原先还是对陌楠存有疑心的,恐怕直到现在,在三爷的心里,对陌楠的怀疑也没完全抹去,只是现在情况所逼,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罢了。

    陌楠也是冰雪聪慧之人,一见三爷看她,马上明白了三爷的意思,说道:“三爷,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等到你和父亲见面之时,你就会相信我了。”

    三爷也不避讳,立即点了点头,没有接话。

    刘存龙又问道:“三爷,既然你们来过这里,可知道这里通向哪里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镜楼兄弟要到哪里才算安全”

    三爷转头看了一眼刘存龙,说道:“孩子,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就是想赶快出去,将楼儿护送到安全地方,然后去给赶山哥报仇吗我告诉你,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你要是莽撞行事,反而会中了他们的圈套,这些人不是简单的人物,也不是你目前所能对付的了的。”

    说到这里,又长叹一声道:“临分手前,赶山哥将你托付给了我,我既然答应了,就不能让你胡来,一定要学会坚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们会将今天这笔血债讨回来。”

    刘存龙忽然流下泪来,说道:“我本是刘家庄一孤儿,是师父收养了我,还教了我山神鞭,如今他老人家舍身取义,我却不能为他报仇,这心如同万把钢刀乱扎一般三爷,不是存龙不听话,这个仇必须报,十年我等不了,存龙也不想假手他人,等从这出去之后,将镜楼兄弟送到安全之处,我也算完成了师父的托付,到时候我就回来,必定手刃仇人”

    三爷叹息一声,苦笑道:“怪不得赶山哥说你有他年轻时的样子,脾气都是一样的犟,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这通往哪里,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因为我和赶山哥进来的时候,也就走的比这里没远多少,就被逼的退回去了。”

    “而且,从麻三带来的人员信息上来分析,只怕此次事情,三十六门之中人被牵连的甚广,除非这件事情完全解决,不然楼儿都不能算是安全,你是个好孩子,该不会违背赶山哥的意思吧”

    刘存龙不说话了,只是低头默默流泪,他本就瘦小,再这么默默流泪,看上去十分可怜,我很想安慰他两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正琢磨着,王敬山的声音响了起来:“老三,放我下来”

    三爷一见王敬山醒了,急忙将他放了下来,让他坐在地上,简单包扎了一下他的伤口,虽然不知道麻三等人什么时候能追上来,可伤口还是要包扎的,不然只怕王敬山活不了多久。

    王敬山一坐下,就扫了一眼,见并没有刘赶山,面色顿时露出一丝悲伤来,却仍旧抱有一丝希望,问道:“老二一个人守洞口了”

    三爷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王敬山缓缓闭上双眼,两滴老泪流了出来,颤声道:“当年你废了我,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们性命,我们当时太扎眼了,有些人容不下我们了,所以对我们出了手,你当时在场,他们没动你,可见是不会动你的,你起码是安全的。”

    “但老二当时不在场,而且老二的脾气又火爆,我怕那些人再对老二动手,才说服了他离开了村子,去了刘家庄,我们表面上到处宣扬和你不共戴天,实际上一直在秘密培养着这些孩子,就是想你再和他们斗的时候,我们能帮上点忙。”

    “没有想到,我却养了两条白眼狼害了老二的性命,要不是中了闫斌的吸血丝,他们哪里留得住老二就算老二不敌对方人多势众,保命也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又叹息一声道:“怪我啊怪我啊太急了只想着资质,却忘了人品,在这一点上,老二比我强”

    三爷说道:“敬山哥,发生在楼儿身上的事,你也看到了,现在不是我们自怨自艾的时候,我们还得振作起来,起码还得带孩子们走一段,等孩子们真正的成长起来了,咱们才能放手。”

    王敬山一抹老泪,点头道:“对你说的对,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豁出命去也得走下去不然......”

    后面的话还没出来,三爷就打断了王敬山的话,问道:“敬山哥,你这次来,有没有带一些能克制毒虫蛇蝎的药物”

    王敬山一点头道:“你都告诉我了,说井下会有这些玩意,我怎么可能不带”说着话,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来,折的很整齐,有巴掌大小,两三公分的宽度,里面装的应该就是三爷所说的克制毒虫的药。

    三爷看了一眼,脸上忽然显露出一丝担忧来,对王敬山道:“敬山哥,这里能对付多少毒虫”

    王敬山看了一眼三爷,说道:“得看对付什么,要是毒蛇,这一包可以对付万余条。”

    我们听的一愣,这巴掌大的一小包药,能对付万余条毒蛇这未免有点让人不大信服。

    三爷却好像极为相信,又继续问道:“如果是蝎子呢”

    王敬山一愣,又看了一眼三爷,一脸的疑惑。三爷不等他问,就自己说道:“以前我和赶山哥,曾经趁着那尸婆外出觅食,来过这里一次,也是从那洞口进来的,往里走大约五百米,就被逼了回去,那里有一大片的蝎子群,粗略估计,也有上万只,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现在究竟有多少只,我也不清楚了。”

    王敬山又是一愣,眼神中甚至闪起了一丝疑惑来,脱口问道:“你和赶山来过这里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三爷一直守着密道,不许任何人进来,唯恐有人动了里面的东西,不知道为何,他自己要下来干什么这个问题现在由王敬山来问,比我们问要好多了,三爷也许不会回答我们,却一定会回答王敬山。

    谁知道三爷却忽然说了一句让我十分莫名其妙的话:“我是马”而这句话一出口,王敬山脸上所有的疑惑,竟然一扫而空,不但没有一丝疑惑了,脸上反而升起了一丝十分惊喜的神色来。

    随即王敬山就说道:“如果是普通蝎子,这一包药可以驱除十万只左右,你不用担心,蝎子是蛛形纲动物,完全肉食性,喜欢群居,而且由于蝎子的寿命可以长达八至十年,繁殖期也长达三至五年之久,所以很容易形成蝎子群,特别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一旦发现蝎子群,数目都不会少,有的甚至数以万计。”

    “但是,当蝎子群过于庞大的时候,食物供应、活动空间和居住环境都会相对要紧张许多,这还会引起同一种群之内的互相残杀,大蝎子吃小蝎子、壮蝎子吃弱蝎子、正常蝎子吃正在蜕壳中的蝎子等,严重时甚至还会引起母蝎子残食刚出生的幼蝎子。”

    “这些因素,都会限制蝎子群的过度壮大,这里食物又稀缺,像你二十年前看见的数目过万的蝎子群,如今估计最多也就扩展一倍而已,这一包药,只要撒出五分之一,就已经可以让它们自相残杀了,放心足够用了。”

    说到这里,王敬山看了一眼三爷道:“老三,我问你......”

    后面的话又没来及说出来,三爷就又抢过话去到:“敬山哥,你伤的不轻,还是让海东背着你吧我看海东身大力不亏的,背你一段应该可以。”

    王敬山也是老江湖了,一听这话,就知道三爷有些话不想说,立马打住了话题,将那一包药递给了三爷,让王海东伏下身来,大家继续前行。

    大约一直走了两三百米,前方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动静还不小,三爷顿时停下了脚步,一挥手道:“大家小心,就是这里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