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九条岔道

关灯
护眼
    三爷这么一说,我们一起紧张了起来。不自觉的散了开来。一个个都将身体靠着石壁。其实这招对付人类还行,对付蝎子群是半点效果也没有。

    三爷也紧张了起来。对我们来说一两只蝎子无所谓,上万只可不是好玩的当下就将那药包掏了出来,拆了开来。里面是个塑料袋,打开塑料袋,里面是白色的药粉。闻着有股淡淡的腥膻味,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

    三爷将手电交给了我,准备好随时可以抓药撒出。悄悄往前移去,我们都跟在三爷身后,前行约二十米。就发现一个拐弯。那些窸窸窣窣的响声,就是从拐弯处传来的。

    三爷对我示意了一下,让我将手电往上面照,借着手电的余光,探出了头去,我暗暗称赞三爷心细,这样就可以避免光线直接照射在蝎群之上,引起骚乱来。

    三爷探出头去看了一会,忽然轻轻的咦了一声,随即直接走了出去,我紧跟在三爷身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探头出去看了看,一看之下,顿时一惊。

    只见拐弯过之处,大约有一两万只蝎子,密密麻麻的将整段通道全都铺满了,起码铺出去十来米长,奇怪的是,这些蝎子排列的十分整齐,每一只的蝎尾都高高扬起,一齐发出一阵阵的抖动之声,场面看上去是即壮观,又震憾,简直就像是军队一样。

    三爷正要抓药撒出,那些蝎子竟然呼啦一下,全部都散了开来,一起迅速的向前爬去,有一部分则顺着通道岩壁往前爬行,顷刻之间,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我和三爷一起愣住了,搞不清楚什么状况,急忙将王敬山叫了过来,将情况一说,王敬山就大喜道:“天佑我们,在这地下,寻找一处适合这么多蝎子穴居的地方,很是不容易,有时候为了寻找适合穴居的地盘,毒虫和毒虫之间,即使是同种,也会展开惨烈的撕杀。”

    “这通道宽敞阴暗,可以说是爬虫类异常难得的穴居之地,但这样适宜穴居的地方,引起其他爬虫种群来抢夺是难免的。刚才你们所说的情况,很有可能就是蝎子群受到了别的种群的威胁,准备迎战了,这个时候,它们是不会为难我们的,我们跟上去,抽空子绕过它们。”

    我听的一愣,跟上去万一被围住怎么办

    谁知道我刚想到这里,那王敬山已经抬腿就走,他是蛊门之人,最善毒虫,既然他如此有把握,那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当下三爷率先跟了上去,我们也陆续跟上,走了几十米,前面那群蝎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大家不由的都松了一口气。

    我们当然不愿意和这些蝎子耗上,毕竟一两万只的数量,是很可怕的,后面的麻三等人,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追上我们了,时间上我们也耗不起。

    没有了蝎群的威胁,众人脚步逐渐加快了起来,顺着通道一直走,走了十分钟左右,前面陡然出现一大片空地,空地对面,是九个岔洞口,正面一个,左右两边各四个,而且九个洞口一般大小,排列的整整齐齐,这下大家傻在那里,不知道该从哪个进了,一齐愣愣的看向三爷。

    三爷上前挨个查看了一遍,苦笑摇头道:“上次我和赶山哥进来,还没到达这里,我真不知道该走那一个洞口了,九个洞内都一样,丝毫感觉不到有生命存在的迹象。”

    我也过去看了看,不知道怎么的,站在每一个洞口之前,都不由自主的从脚底往上冒凉气,就没有一个洞口是让人感觉安全的。

    就在这时,王敬山忽然一挥手道:“都别说话,都别说话,你们听,你们仔细听,这洞穴里有声音。”

    他这么一说,大家全都立刻安静了下来,一个个伸长了耳朵倾听,这一听,还真听到了点东西,是“咝咝,咝咝”的声音,好象是从那九个洞穴正中间那一个的深处传出来的。

    王海东胆子最大,一个虎跨,一步蹿到那洞口前,反手要过去我的手电,一手持手电,一手防护,慢慢向那个洞内走去。我们几人自然急忙跟上。

    一行六人缓缓逼近洞口,“咝咝”之声越来越清晰,大家的精神都紧绷起来,在这洞穴中,谁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东西,没有一个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慢慢踏进了洞穴,我忽然浑身汗毛都直竖了起来,不由得心里一惊,我知道自己在遇到未知凶险时,身体总会有一些警示性的自然反应,所以这洞穴内的东西,必定是极具威胁性的。

    我转头看了看三爷,借着手电的余光,见三爷脸上也都一副阴晴不定的模样,心里更加确定自己身体的预警,当下急忙提醒大家小心。

    不知道王海东的胆子真是铁打的还是他反应迟钝,竟然没有感觉出一丝的害怕,从一进洞穴开始,就拿着手电,一个劲的向前冲。

    前面“咝咝”之声越来越大,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的生命迹象,整个洞穴内空荡荡的,黑洞洞的也看不到个尽头,手电光只能照射到前面几十米远,就迅速的被黑暗吞噬了。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响起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极其尖利,就像有数十个婴儿一起啼哭一般,王海东大喊一声:“就在前面,速度跟上。”一句话说完就拔足飞奔,我们急忙跟上,王海东性格有点鲁莽,可不能让他一个人落了单。

    大家一阵疾奔,一直跑出了洞口,也没看见任何,正在心中胡猜乱想,陌楠忽然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又绕回来了”

    我们急忙向四周看去,只见左右依次排列着几个洞穴,前面一大片空地,不是绕回来了是什么我顿时紧张了起来,迟疑道:“不会是遇到鬼打墙吧”

    三爷沉声道:“这不是什么鬼打墙,应该是迷宫之类的东西,这里没有光线,如果通道之内再有岔道,很容易走错。”

    我身后的陌楠忽然又尖叫了一声,一下跳到了我前面,伸手就抱住了我,吓了我一跳,大家急忙转头看去,只见从另一边的洞穴之中,正爬出一大片的黑色甲虫来,潮水一般的涌了出来,瞬间就铺满了前面半块空地,仍在源源不断的涌出,后面似乎还有更多。

    王敬山的脸色“刷”的就变了,大声喊道:“大家快跑,这是死亡甲虫,虽然本身没有毒性,但却由于无所不食,螯齿上沾满了其他毒物的毒性,而且甲壳坚硬,数量众多,所过之处,但凡活物皆被吞噬干净。”

    他这一喊,大家的脸色一齐变了,纷纷回头向洞穴内蹿去,王敬山说出来的话,没有人敢不相信。

    我们一跑,那些死亡甲虫就成片的追了上来,三爷一向喜怒不露于形色,此时脸上也变了颜色,边跑边喊道:“敬山哥,你那些药粉对这个有没有用”

    王敬山也边跑边喊道:“那个专门针对毒虫的体质配制的药粉,可这死亡甲虫本身并不具备毒性,所以对它不一定有效果,不过这死亡甲虫和蝎子都属于蛛形科,可以试一下。”

    三爷一听,顿时一转身,快速的掏出那纸包,倒出一大把来,向前窜了几步,跑到那些甲虫面前,一扬手撒了下去。

    白色药粉顿时弥漫了整个山洞,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腥膻味儿,纷纷落在三爷面前的甲虫身上,如同撒了一层白色面粉一般。

    可那些甲虫并没有任何的反映,仍旧密密麻麻的挤成一片,整齐而又规律的向前爬动,眨眼之间,已经到了三爷的脚下。

    三爷一看,顿时回头就跑,边跑边喊道:“这药粉对甲虫没有用,快跑”

    我们几人本来还都停住脚步,回头观望的,一见这种情况,再也不抱任何希望了,一齐转身就跑。

    那些甲虫的速度,当然比不上我们,何况我们都玩命似的向前奔去,一直跑到通道洞口,王海东刚要出去,就被王敬山一把拉住,大声喊道:“停下,我们又跑回来了,外面好像全是死亡甲虫,你们听,这数量绝不低于两万之数。”

    我们几人大惊,纷纷停下脚步,那洞穴外果然传来“刷刷”之声,大家探出头去一看,正如王敬山所说,我们又绕回来了,外面空地之上,已经铺满了黑色甲虫,这一下大家个个面无人色,如果所有通道都被这些甲虫堵上了,那么,我们连一丝生还的希望都没有了。

    大家进退不得,只能留在原地,一个个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刷刷”声响起,在我们来时的通道中,忽然涌出一大群蝎子来,密密麻麻的拥挤在一起,整齐的向这边的死亡甲虫涌来。

    这些蝎子一出现,王敬山就忽然面露喜色道:“这下有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