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深渊壁画--为短吻鳄飞机加更第5章

    我们几个一起愣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地下。竟然会有这么深的一道深渊。更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人在这建了这么长一条石阶通道。

    在我们的头,却也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又会牵扯出什么事来。

    王海东性子急,说道:“现在没必要讨论这些了,反正有路我们就走,这石阶是谁修的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还能不能承受得住我们。”

    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走过去,踩了两脚石阶,回头道:“这玩意到底不是木头,结实的很呢别说我们几个了,估计拉头大象上去都压不垮。”

    三爷长吸一口气,手一挥道:“那还等什么走吧下去看看,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行人沿着石阶古道盘旋而下,一边是黑如墨铁的岩石,另一边则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还没有个遮拦的,大家都尽量将身子靠向里面,生怕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从此就和人间说再见了。

    三爷小心翼翼的打着手电走在最前面,由于已经进入地下许久了,大家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加上洞穴,有的地方还有些棱角,向外凸起着,好象是要将行人推下深渊,好在这石阶的宽度尚且可以,只要脚下不滑,尚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而且旁边的深渊面积之大,深度之深,也不大可能是人工洞穴,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天然洞穴加以利用的,我只是怎么都想不通,这些悬空的石阶是怎么砌上去的。

    但这个疑问并没有维持多久,就有了答案。

    大约走了有个把小时的时候,我们在几处比较平整的石壁上,发现了一些色彩很是浓重的壁画,虽然已经存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但由于这里没有风吹雨淋的侵蚀,依然保存的相当完好。

    把手电的光圈放至最大化,散发成光晕的光线,正好可以看清壁画的内容,最前面的一幅是工人采石场景,数不清的古装工人正举锤挥凿,石面上火星四射,宛若还能听见“叮叮当当”劳作声。

    接着就是运输石材车队的画面,蜿蜒不知几里之长,马拉人推,人头簇拥,旁边还有身着盔甲,骑着骏马的官兵,面露凶恶手挥皮鞭,不断抽打着那些工人,马车上满载石条,长宽都和我们所踩的石阶差不多。

    接着一幅的画面忽变,不再是一些普通的劳作运输等场面,而像是一场战争,准确的说,好象是一场镇压,画面中的工人纷纷举起石锤、凿子和一些劳作工具,和官兵撕杀在一起,但由于这些工人只是普通的劳作人员,根本敌不过那些受过正规训练的官兵,正在不断有人倒下死去。

    紧挨着这一幅的,是一幅收拾残局的场景,一看就是工人那一面输了,画面上到处都是工人死尸,一些官兵正在搜寻还活着的工人补刀,一看就知道这些工人的暴动,受到了毁灭性的镇压打击。

    壁画到此因石壁的凸凹不平嘎然而止,几人又前行数十个台阶,逢石壁平滑之处,才再次看到壁画。

    这一次却是押运场面,画中的全是一队队衣着囚服的囚犯,浩浩荡荡,见首不见尾,缓缓而行,两边有大队官兵押送,个个手持武器,神情警慎,显然是因为上批工人因为暴动被屠杀干净之后,又押送来囚犯劳作。

    接着的画面就是劳作景象了,那些囚犯挥汗如雨的在地面上挖掘,旁边一处罗伞下坐着个道士装扮的人,手中拿着个罗盘,正和旁边的一个虎背熊腰的军官说些什么。

    再来就是铺砌石阶的场景,只见数十条粗绳吊在半空,有的绳索上绑着囚徒,挥舞工具在石壁上凿出坑洞,有的则绑着石块,有些囚徒们则把那些石块敲进石壁上凿好的坑洞内,并以木锤击打固定。

    接着一幅是台阶已成,正是我们目前所处的石阶,那道士打扮的人在洞口指挥若定,大批的官兵持着兵器顺着台阶向下挺进,火把排成了长龙,将洞穴内照得光明如白昼。

    画面到此再次嘎然而止,粗砺的石壁也凹凸的厉害,显然是不适宜作画,但我们几人都已经看的入了迷,画面表达的意思也很清楚,看壁画中的官兵的装束,分明就是清朝的官兵,应该是当时的当权者派兵探测这个洞穴的过程。

    这一幅幅壁画,生动的描述了整个事件的过程,这些过程虽然看上去十分震憾,却和我们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但再往下去就是我们急切想知道的,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却没有了,大家这个个心里都像猫抓的一样,不知不觉之间,脚步加快了许多。

    一急就容易生错,这个道理真是千古不变,大家刚才缓缓行走之时,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刚刚加快了速度,就出事了。

    王敬山年纪本就大了,又受了伤,再奔行了许久,先是脚下一滑,差点摔落深渊,要不是跟在他身后的王海东一把抓住,估计王敬山就得摔成肉饼了。

    大家高高提起的心才刚刚放下一点,刘存龙又是一个踉跄,一把推在我的背上,我一个立足不稳,向前扑去,幸好我前面就是三爷,三爷就像一面墙一样挡住了我,我才没有直接扑入深渊之中。

    我刚站稳,三爷却一个虎跨,猛一转身,双腿倒挂在石阶上,头下脚上,一伸手就向深渊之中抓去。

    我们顿时全都呆住了,要知道这个动作,实际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了,三爷这么玩命,究竟是想抓住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