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一片叶子--为短吻鳄打赏满1200加更!

关灯
护眼
    好在三爷极其敏捷,一把抓住一个东西。随即腰一挺。一翻身就上来了。这几个动作说起来慢,实际上一气呵成。快速之极,洞穴内光线又不足,等我们看清楚了。三爷已经翻身站了起来,看着手中喜道:“抓到了,抓到了。”

    大家急忙上前。一齐将目光凝聚在他的手掌上,都想看看他豁出命去抓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三把手电几乎同时打开,照射在三爷的手掌之上。三爷的手掌顿时成了整个洞穴里最光明的地方。

    而三爷的手掌上,却只有一片树叶,颜色火红。和枫叶的颜色差不多。虽然分不清是什么品种的树叶,但绝对只是一片树叶。

    三爷以差点掉落深渊舍弃生命为代价抓住的,仅仅是一片树叶,这也实在太过离谱了点。

    几人顿时大跌眼镜,谁也想不通三爷这是发哪门子疯,为了一片树叶,值得以生命为代价吗这深渊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就算是片金树叶,也抵不上自己的性命珍贵吧

    三爷多聪明,一见我们的表情,顿时知道我们心中所想,一指手中树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我心里有数的很,掉不下去,至于这树叶,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在这地下怎么会有树叶呢”

    他这一说,大家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个小细节大家确实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我们已经走了许久了,就算除去迂回蜿蜒的路程,怎么也应该是深入地下了,可这地下怎么会有树叶呢要知道有树叶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有树,难道说这地下还会有树木不成

    我陡然又想起了那火猴子来,当时三爷曾说过,那火猴子就生活在地下的树林之中,我也正是根据这个线索才想起来这里的,可三爷却又说他只是到了蝎子群那里,那三爷又是怎么知道这地下会有树的

    我肚子里憋了太多疑问,忍不住问道:“三爷,你早就知道了这地下有树林了对不对那火猴子就是生活在那树林子里的是不是”

    三爷当然知道我想问什么,一点头道:“我知道,但不代表我就来过,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我又追问了一句道:“谁说的不管谁说的,他一定来过这里,那他是怎么出去的”

    三爷并没回答是谁说的,只是说道:“他也没有走出去,走到火树林的时候,就按原路退回去了,我也就是听他这么一说,才想起来和赶山哥进来探个究竟,结果走的还没他远。”

    不知道怎么的,我隐约觉得,这个之前下来过的人,和我可能极有关联,正准备问个清楚,王敬山忽然说道:“那可能不是树叶”

    我们又是一愣,这不是树叶是什么可王敬山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反而转向三爷道:“老三,除了这里,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吗”

    三爷一愣,看了看四周,说道:“敬山哥,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了,再想改道,只怕来不及了,而且这一路走来,我还真没发现还有什么岔道,何况,敬山哥别忘了,我们后面还有麻三一伙呢如果我估计不错,他们现在应该也到了那迷宫处了,但愿那迷宫可以多挡他们一会。”

    一句话说完,三爷又看了一眼王敬山道:“敬山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王敬山微微摇了摇头,眼睛盯着三爷手中的树叶,缓缓说道:“也许是我想错了”

    他话虽然是如此说,可脸上的表情,分明带有深深的担忧,三爷又道:“敬山哥,不管想没想错,你先说出来,我们万一遇上了,也好有个防备。”

    王敬山点了点头,一边往下走去,一边讲了起来。

    这事并不是王敬山亲自经历的,而是发生在王敬山爷爷的身上

    王敬山的爷爷叫王强根,生于民国时期,军阀割据,局势混乱不堪,百姓民不聊生。王强根也是三十六门旁支,虽然一身好本事,还是被逐出了深山,走南闯北十数载,可谓见多识广。

    但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他生活自然也困苦异常,无奈之下,只好投奔了当时的一个军阀,叫孙殿英。

    王强根凭着一身本事,没多久就受到了孙殿英的重用,一路提升,很快混到了副官的位置,孙殿英送了他一处宅子,甚至还给他讨了房媳妇,正在一切都向美好发展的时候,就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差点要了王强根的命。

    军阀最要紧的就是兵,想当土皇帝就得招兵买马,招兵买马就得要钱,这孙殿英也不例外,手头一吃紧,就把主意打到了慈禧太后的清东陵上了。

    那年头,当兵的要不就是被生活逼的无路可走的百姓,要不就是一些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哪里会有人阻拦孙殿英的这馊主意,王强根劝了两回,倒被孙殿英见了外,认为他不够忠心,加上其余几位副官的排挤,孙殿英对王强根也逐渐疏远了。

    在这种情况下,孙殿英对慈禧太后的坟动了手,王强根也因为孙殿英的疏远,被派去做了先头部队。

    用炸药炸开坟墓后,那些兵痞由于平时就缺少纪律约束,又受坟墓内金银珠宝的诱惑,一涌而进,对坟墓进行了大肆的破坏和洗劫。”

    当然,也有不少兵士误中了坟墓内的机关消息,殒命了不少,但都被监督的副官压了下来,密不上报,其实就是传到孙殿英的耳朵里,那家伙为了坟墓内的珍宝,也不会就此罢手。

    就在那些兵痞对坟墓进行洗劫的时候,忽然从地下传出一阵阵的尖叫声,如同成百上千个婴儿一起啼哭,当时那些兵痞已经被坟墓内大量的金银细软冲昏了头脑,也没人深究,倒是王强根不屑与参加洗劫,一直带着自己的几个亲信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这声音,引起了王强根的好奇。

    王强根不屑与参加哄抢,闲着也是闲着,就带着几个亲信顺着声音寻了去,那陵墓内面积甚大,王强根带着几人越走越偏,逐渐远离了墓室,不多久,竟然在墓室的后面发现一个暗洞,声音正是从那洞穴中传来。

    王强根一向做事小心,见这声音来的奇怪,本欲就此退去,却不料那监督的副官也追随着他们寻到了洞口,那副官一向就甚为忌妒王强根的本事,又怀疑洞穴内会藏有更为珍贵的珍宝,当下竟然不顾王强根的反对,强行命令王强根率领兵士进穴寻探。

    王强根苦于军令,只得带着十数位兵士举着火把进了洞穴,却多了个心眼,将自己的亲信留在了外面。

    进入洞穴之后,刚开始还没有什么,也没发现什么珍宝,谁知道就在火把燃尽,王强根正准备带着兵士退出洞穴的时候,陡生巨变,身边不断有兵士发出惨呼,不断有枪声响起,局势顿时失控。

    大家身处黑暗之中,看不清场中形势,也分不清敌我,王强根也不敢出声喝制众兵士,又怕被流弹击中,只能矮身蹲下,凭着记忆顺着石壁迅速向洞外移动。”

    刚走得几步,洞穴内已经再无声音,刚才那些兵士的惨叫声全都嘎然而止,就象全部被人塞住了嘴巴一样。王强根更是知道危险,哪里还敢久留,使出浑身的劲儿向外狂奔。

    奔行约数十丈,左腿忽然一阵刺疼,如同被匕首狠狠的扎了一下一般,一个吃疼之下,重心顿时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王强根顺势转身“啪啪”就是两枪,却没有射中任何物体,同时腿肚子猛的一疼,好象什么物体从中抽了出去,疼痛感还没消失,另一只脚脖子已经一紧,被什么物体缠了个紧实,重心一失,再也把持不住,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好在王强根临危不乱,反手抽出腰间的匕首,腹部一用力,身形一弓,凭着感觉一匕首削了下去,一下正好削断缠住脚脖子之物,就地翻身一滚,又爬了起来。

    一起身,也顾不得腿上疼痛了,转身就奔,洞穴之内没有光亮,有眼也等于瞎子,耳边只听尖利叫声陡起,似有无数孩童一齐尖声嘶叫一般,同时地面亦有微弱声响,似是无数条蛇虫之类爬行之声。

    王强根心头惊骇,一个惊慌之间,脚上再度被缠住,情急之下,干脆躺在地上,就势使了套地趟刀法。虽然匕首是短兵器,使地趟刀法有点不得手,但王强根还是有点手段,尽量避开刀法中的砍、剁、扫等招式,却将利于匕首的削、挑、刺、切等招式发挥到极致,一时只觉得匕首不住碰触到物体,身下也不断压触到绳索状物体,但总算暂时安全了。

    就这样一边反复使着地趟刀法,一边向洞外翻滚,身上也不知道磨破了几处,也不知道翻滚了多远,匕首终于不再碰触到物体,耳边那些尖叫声也都消失殆尽,王强根这才一翻而起,亡命一般向外逃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