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列祖列宗

关灯
护眼
    三爷也有点傻眼,看了看手中的叶子。抬头看向王敬山道:“敬山哥。你能确定吗”

    王敬山没有说话。目光之中的担忧,已经说明了一切。三爷的眼神却忽然迷茫了起来,眉头皱的几乎形成了一个川字,一边冥思苦想。一边摇头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他不会骗我的”

    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前问道:“三爷,你还知道些什么。都说出来吧这里就剩我们这几个,还有什么不能讲的”

    三爷忽然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口,好像很想说出来,最终却只是长叹一声。说道:“已经到这里了。再往下走走吧这事让我也有点迷糊了,我得好好理理。”

    一句话说完,三爷带头而行,分明是不会说了,我们无奈,只好跟上。

    我紧跟在三爷身后,边走边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总感觉在这一切的背后,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着所有事情的走向,一想到这个,我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如果我的预感是真的,那么,从奎爷打赌那一天起,我就已经成了别人的棋子。

    不但我成了棋子,三爷、刘赶山、王敬山等都是棋子,就连那麻三,应该也只是一颗棋子,只是我怎么都想不出,究竟是谁在下这盘棋。

    陌人豪虽然也许有这个野心,但却没有这个实力,起码云南那边的事情,他还没有完全搞定,这背后之人,隐藏之深,实在让人惊悚。

    刚想到这里,三爷又出声道:“这里又有壁画了”

    大家一听,一起上前,借着灯光看去,只看了一眼,就吓了我一大跳。

    壁画的内容,是接着原先的壁画内容发展的,场景发生地,明显就是在这石阶上,整个画面看上去非常混乱,石阶上到处都是丢弃的兵器,散乱的盔甲,以及慌乱逃窜的军士们,在画面的下方,有一团灰白色的雾状物体,正顺着石阶向上面缓缓逼上来。

    那时候的军士所用的武器虽然没有现在的枪械威力大,但毕竟是整支军队,实力也是绝对不容忽视的,究竟这雾状物体里隐藏了什么东西能使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一瞬间崩溃瓦解呢

    我急忙又去看第二幅,这幅却又画面一转,那道士摸样的人,一手持火把,一手持三角旗,正在指挥军士排成三排,第一排弓上的箭已经射出,全部蹲下补充箭矢;第二排则已经张弓搭箭,正在等待下令;最后一排则抽箭的抽箭,拉弦的拉弦,正在准备。

    第一排军士射出的箭,笔直的飞入下面石阶上的灰白色浓雾,却好象并没有对那浓雾构成丝毫威胁,那浓雾正顺着石阶蜿蜒而上,浓雾之中,隐约可见几个军士正在挣扎嘶吼,似是遇上了什么极为可怕之物。

    这两幅彩绘画的十分详细,尤其是那浓雾,处处透露着一股子诡异,令人不自觉的发寒,还是一直寒到心底的那种,虽然我们也好几个人在一起,但我还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急忙将手电光线移到第三幅彩绘上。

    谁知道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起了一身的白毛汗,彩绘之上,画面之中,那些军士已经完全被浓雾笼罩,正在浓雾中挣扎,个个面上布满了绝望之色,而那道士则挂在空中,似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提了起来一般。

    那浓雾之中,显露出两只血红色的眼睛来,足有拳头大小,冷冷的俯视着眼前的一切,那目光充满了不屑和残忍,以及一丝兴奋,就像一个变态杀手,嗅到了鲜血的味道。

    刹那间,我感受到的并不是恐惧,而是一种绝望。

    这种感觉,和从那石门上传递出来的感觉,十分相像,但却并没有那么浓烈,也许是壁画削弱了那种绝望感。

    紧接着后面出现的几副壁画,却使我们所有人都呆在了当场

    最后几副画,画的是我们三十六门的列祖列宗

    画画之人,明显在这几副画上用了心思,不但每一个人都画得栩栩如生,面目分明,就连脸上一些细微的表情,都画了出来,更令人叫绝的是,在每个人的旁边,还有人用狂草添加了言语,标释出每个人说的话来,简直就如同连环画一般,令人拍案叫绝。

    我文化低,根本看不懂狂草,而且这字写的十分潇洒,笔走龙蛇,狂放淋漓,我根本就不知道写的是啥。好在三爷认得,一边看一边讲解,等三爷说完,我脑海之中的画面已经成形,如同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之中不停闪现。

    残阳如血,风烈如刀,黄沙漫天。

    三十条汉子,木雕泥塑一般站在风沙的边缘,目光全都如同定格一般盯着眼前的那片黄沙,仿佛那漫天风沙中,会忽然飞出几块金砖来。

    这三十人形态各异,穿着打扮亦不相同,其中几人特别显眼,一人长袍青衫,手持长幡,做相师之扮;一人衣衫褴褛,手持竹竿,竟然是个吃百家饭的;一人手缠山神鞭,应该是刘赶山那一门的前辈,一人手提鹤嘴锄,腰挂药箱,分明是个大夫;还有一人赫然穿着铁甲战衣,腰跨军刀,分明是位军营出身的将士;另外人员也各不相同,或瘦如刀削、或矮壮粗豪,其中还有两个道士,只是神态之间,皆有焦急之色。

    “你们说,老大还能出来吗”一个瘦如刀削的汉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轻声问道。

    话刚落音,旁边一个矮壮粗豪的汉子就嗡声道:“放屁,老大一定会出来的,还有老二、老四、老五和老六、老八都会出来的。”

    说完晃了一下粗壮的脖子,对旁边一个鹰目男子喊道:“三哥,你说是不是”

    被唤作三哥的鹰目男人从鼻腔里“恩”了一声,并没有回话,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仍旧直勾勾的看着那漫天黄沙。

    又过了半个时辰,忽然一只苍鹰从天而降,落在一个十分瘦弱的男子肩上,“啾啾“低鸣不已,一群人十数道目光同时转向了那瘦弱男子,每一道目光中都充满了期待。

    苍鹰低鸣一止,那瘦弱男子顿时双目一亮,大声喊道:“大家准备,老大出来了。”六七人全都精神一振,屏住呼吸,十数道目光一齐看向那片大漠。

    过了片刻,漫天黄沙中忽然传出一阵苍凉悲壮的歌声,声音嘶哑,歌如泣血,十分萧索,万般悲伤。

    紧接着风沙之中缓缓出现一条高大魁伟的汉子,面如金纸,剑眉紧簇,嘴角隐有血痕,身上更是血迹斑斑。左肩上扛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木,单手扶住,另一只手则紧握五条麻绳,麻绳的另一端,分别系着五具尸体。

    这场面何其震撼,一个身受重伤的高大汉子,扛着一口黑色巨棺,拖着五具尸体在漫天风沙中悲歌而行,就连久侯在这里的三十人一时也都呆在了原地。

    倒是那矮壮汉子最先反应过来,抢先奔跑着迎了过去,边跑边哭嚎道:“大哥二哥、四哥、五哥、六哥、老八,你们都怎么了”其余人等也都惊醒过来,一齐迎了上去。

    那被唤作大哥的高大汉子,本就身受重伤,全凭一股信念才将兄弟五人的尸身带出沙漠,早就到了油尽灯枯之时。此时猛的见到众家兄弟,心头一松,一口气再也支持不住,手一松,肩头棺木摔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头一昂,“噗”的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那矮壮汉子虽然最先起步,却是先前说话的那削瘦汉子最先到达,一把抱住那高大汉子,缓缓放下,紧接着其余人等也围了过来,一齐连声疾呼:“大哥,大哥”

    那高大汉子缓缓睁开一双虎目,嘴角牵动,苦笑了下,涩声道:“老二、老四、老五、老六、老八,都是英雄,拼尽了最后一滴血才倒下,你们一定要将他们的尸骨带回去,照顾好他们的后人。”

    那三哥刚要说话,又被高大汉子一摆手止住,指了一下那口巨大的黑色棺木道:“我们兄弟追这东西从天南到海北,从黑山白水到风沙大漠,终于用五个兄弟的命将它拿住了,确又不能杀了它为五个兄弟报仇,一定要将它藏好,让它永不见天日,免得祸害世人。”

    说到这里,那大汉气息已经接不上了,自知所剩时间无多,继续挣扎着说道:“藏好之后,三十六门兄弟永居镇守,后人之中,每一辈挑选一人接任,此秘密千万不要泄露,不然不然”

    那三哥也知道这高大汉子即将油尽灯枯,急忙接到:“大哥放心,我知道的,只是,将此物藏在何处才比较妥当呢”

    那高大汉子猛的深吸一口气,吐气扬声道:“彩云之南,十万大山”话未落音,一口气绝,头一歪,眼一闭,魂魄归去,就此西游,漫天风沙之中,只剩下三十名汉子的悲鸣哭泣之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