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花错归来--为婆娑第1个飞机加更第3章

关灯
护眼
    我顿时愣在当场,转头看向三爷。三爷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说话。反而将手一挥道:“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万一被麻三等人追上。可就麻烦了,那九人组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以一对二。我还能赢,可人数悬殊太多,一旦被追上。这里地势又险,断无幸免。”

    说完带头而走,我见三爷是不想再说下去了。只好跟上,这次没有了壁画耽搁,大家行走极快。顺着石阶蜿蜒而下。

    我一直认为。这石阶应该是一直修筑到深渊底部的,谁知道走了一会,石阶上就布满了尸骨,还散落着许多缨盔,显然就是画上那些清兵覆灭的地方,再往下行约百十米,石阶嘎然而断,靠岩壁之处,有一道巨大的裂缝,直向另一侧通去,而底下则还深幽不知多远。

    爷几个傻眼了,看样子那些清兵也就把石阶修到这里,再往下没法走了,可我们也退不回去,万一在这石阶上遇上麻三等人,那可就真的连个退路也没有了。

    我凑过去看了看那道裂缝,不用说,这裂缝是可以通过的,不然这石阶下面全是悬空的,那火猴儿肯定无法上来,这裂缝所能到达的地方,应该就是那火猴儿的居住之处,只是我不知道,这裂缝会不会有出路

    这个时候也没别的路可选,大家一商量,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由三爷带头,大家陆续钻进了裂缝之中。

    这裂缝也甚是奇特,如同被什么东西从个位置向上搬来了救兵,又算出我们在这里,来接应我们来了

    可再仔细一看,也不像是这么回事,花错的衣服几乎都被撕成了碎片,就剩几丝布条挂在身上,露在外面的皮肤上,还有几道新伤,在他身后五步之处,还站着一个面色煞白,双目含怯的小丫头,看上去也就和花错差不多的年纪,只不过十分纤瘦,有点楚楚可怜的模样。

    三爷一说话,花错就停了下来,一见是我们,顿时一下就抱住了三爷,喜极而泣到:“爹啊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我找了整个村子也没见到你们的影子,还以为你和镜楼哥都挂了呢”

    我上前伸手拍了他一下肩头道:“你也吐点象牙出来行不别一见面就说的这么难听。”

    花错哈哈大笑,一下又抱住了我,大笑道:“行,我吐象牙,镜楼哥说真的,这大半天我心里都是提着的,见了你们的面,我这颗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我可就你们几个亲人了,你们要挂了,我就真的变成孤儿了。”

    三爷见花错归来,也十分高兴,一时竟然忘了问花错为何会在这里只顾着拍着花错的肩头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三爷不问,我只好问道:“花错,你怎么回来了呢不是去云南搬救兵去了吗搬了多少帮手回来你又怎么到这里来了”

    花错这家伙,刚才大概是刚找到我们,还有点正形,如今一见我们都没事,顿时就原形毕露了,自己一拍大腿道:“这事说起来,就小孩没娘了,我是回云南去了,又是车又是飞机的,紧走慢赶还用了一整天才到青石镇,结果一到青石镇,你们猜怎么着”

    我知道这家伙贫嘴的毛病又犯了,急忙说道:“你麻溜的说,别贫,后面还有人追着咱们呢我们也累的够呛了,正好趁你说这些事的时候歇一下脚,说完我们还得赶紧跑。”

    花错一听,眼珠子顿时就瞪起来了,也不顾自己一身狼狈的都不能看了,将脖子一拧,胸膛一挺,立马横了起来:“谁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和我们作对我去弄死他”

    一句话说完,三爷就说道:“别吹了,你爹都被追成这样了,你还不是白搭,先来见过你敬山爷和你三位兄妹。”

    花错大概也琢磨过味来了,马上不吹了,跑过去见过王敬山、王海东和刘存龙、陌楠四人,又将他身后的那小姑娘介绍给了我们认识,小姑娘姓颜,叫颜千凌,是三十六门之中,画门旁支颜丹青的女儿。

    我一听心里就嘀咕了起来,这还真是赶得早不如赶的巧,我们刚看过壁画,知道三十六门之中画门是姓颜的,这就来了一个画门的传人,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画画是凭什么能名列三十六门的,要知道三十六门实际上就是江湖草莽,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画画怎么和这些草莽汉子比拼难道人家要杀她,她还能说等等,我给你画个像,你别杀我行不行嘛

    那颜千凌见我们都是自己人,这才敢怯生生的走了过来,一张小脸依旧煞白,目光之中满是畏惧,显然是受了不少惊吓,看的让人怜惜。

    见过大家之后,陌楠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又是出现在这里,花错又这副模样,知道她跟着花错一路走来,被吓的不轻,急忙好言劝慰,谁知道不劝还好,陌楠这一安慰她,顿时眼泪就流了出来,瞬间就哭成了泪人。

    我们见这颜千凌都哭成这样了,知道她也不可能说出子午卯来了,只好再度将目光转向花错。

    花错虽然嘴贫,却也不是不分是非轻重的人,当下急忙说起了他去云南的经过。

    花错当日和我们分开之后,就一直奔上了公路,一路换车换飞机的略过,回到青石镇之后,已经是当天半夜了,花错知道事态紧急,连口水都没敢喝,就跑去找苏二爷。

    苏二爷即是书门的门主,也是三十六门目前的人王,是三十六门掌权之人,三爷让花错去找他,目的当然是要苏二爷派出援手来。

    可奇怪的是,整个青石镇上,没有一个人影

    不但没有人,就连鸡鸭鹅狗猪,都没有一只但各家的被褥锅灶都在,甚至有一家的锅里,还蒸着热腾腾的馒头,就像整个青石镇上所有的生命,都在忽然之间,全部消失了一般。

    花错顿时急眼了,三爷刚和他相聚,就让他回去搬救兵,那肯定是事情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青石镇的人全都消失了,这让花错彻底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随即颜千凌就出现在了青石镇,她是去投靠青石镇颜家的,颜千凌的母亲过世早,一直都是颜丹青带大的,可颜丹青前一段时间,忽然消失了,只留了条字条,让她到云南青石镇去寻她伯父颜泼墨,然后就再也无任何音讯,就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颜丹青这号人一样,颜千凌一个女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生活,只好一路寻到了青石镇。

    花错和颜千凌一碰头之后,两人都搞不清楚青石镇究竟发生了事,要依颜千凌,就找几天看看,可花错归心似箭,哪里等得了,就要自己一个人回来,让颜千凌留下,如果看见苏二爷,就请苏二爷派出援手北上。

    可颜千凌一路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总算找着了一个三十六门的人,又年纪相仿,哪里还肯单独留下,非要跟着花错回来,花错本就孤苦惯了,自然知道其中悲苦,也不忍心丢下她一个人,就这么又给带了回来。

    听到这里,三爷再也忍不住了,和王敬山对视了一眼,老兄弟们一起出声道:“看样子,云南那边也出事了”

    随即三爷一转头,看向花错道:“那你们又是怎么来到了这里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