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冤家路窄--为婆娑第1个飞机加更第4章

    三爷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估计大家也都想问来着。要知道花错和颜千凌可是从我们对面过来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是从我们徐家祖屋密道下来的。也就是说,能到达这里的,还有另外一条路。只要能进来,我们当然也就能出去。

    谁知道花错一听,就诉起了苦来。说道:“不提了,这次被向阳水库害惨了”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向阳水库你说你们是从向阳水库进来的”

    花错说道:“可不是嘛我带着颜千凌回到徐家村。可村子里也同样一个人没有,祖屋也被烧了,直接塌了。上面堆满了石头。你们也都不在,我就意识到你们出事了。”

    我一听就知道,祖屋上面堆满了石头,那一定是麻三为了掩人耳目做的,这说明麻三在外面还安排有人手,不然他们都进来了,谁去堆石头啊

    花错继续说道:“我带着颜千凌到处找你们,人没找到,倒是听说向阳水库出了一件奇事,说在向阳水库的正中心,忽然喷起一道两三米高的血泉来,那血水喷的,比抽水机都厉害,粗如抱柱,喷起散落,直接喷了个把小时,将整个向阳水库的水,都染红了一半。”

    “我一听就知道有戏,从水下喷起这么高的血泉来,那一定是你们在水库下边宰了什么东西,而且这东西小不了,不然没这么多血可喷,所以我就猜想,你们一定是在这水下,既然已经杀了那东西,也该快出来了,所以我就找了条船,想到水库中间接应你们。”

    “谁知道船到水库中间,那血水倒是停止不喷了,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我都没反应过来,连人带船直接就给我们弄下来了。”

    “船沉到底之后,那漩涡立刻停了,水一下子将我们淹没了,直接一下子将我们冲到了一个大洞之中。”

    “在大洞之中,我们发现了一条巨大的血鳝,腹部被击穿了一个大洞,血已经流干了,就剩一张皮蒙在骨架之上,可能就是造成血泉的原因,我们顺着洞穴七拐八弯的钻了一会,就发现了这个通道,这里竟然没有人,我猜你们一定是顺着通道过来了,所以我就带着颜千凌找了进来。”

    “不过也是我们命好,总算在这里找到了你们,不然我们两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们已经走了十几路下来了,也没找到个出口。”

    我一听,不知道怎么的,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一个画面来,那血鳝从通道中出去,游到了水面之上,一团金光从水下击穿了那巨大血鳝的腹部,那血鳝则鲜血喷洒,血柱直蹿出水面两三米高,血鳝死后,那金光顺着这通道而走,钻入那无尽的深渊之中,而在它离开的时候,巨大的抽离之力,使水库上形成一个漩涡,凑巧将花错和颜千凌的小船吸了下来。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具体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不过我隐约觉得,应该就是这样。

    同时心里也算计了一下,我们是从祖屋下密道进来的,然后基本上都是盘旋向下,最后从那裂缝中进来,到了这里大概有六里多路,从我们村到向阳水库,总得有二十多里,在这里相遇,花错和颜千凌可不得跑十几里路嘛

    看花错的样子,估计也是累坏了,他们比我们更惨,连个手电都没有,就这么两眼一抹黑摸过来的,从花错身上的伤来看,估计还遇到些麻烦。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点想乐,因为我们这边也不是出去的路,要想出去,我们得往前走,花错既然能从向阳水库下来,我们就能从水库里出去。

    当下我就说道:“花错,你这十几里路可能白跑了,我们后面也没有出去的路,只能顺着你进来的地方出去。”

    谁知道我话一出口,花错顿时面色一变道:“不能回去你看见我身上的伤没在我们进来的路上,遇到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说实话,我还能活到现在,都实在佩服自己”

    三爷忽然问道:“你有没有经过一片散发着火焰一般光芒的奇异树林但却感觉不到一丝炎热,树林里住有长着血红色毛发的猴子”

    花错顿时一点头道:“可不是,那些猴子十分凶残,竟然攻击我们俩,我身上的伤,有一半都是拜它们所赐,不过那火树林中,可不止几个猴子那么简单还生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有飞在空中发着绿光的虫子,有巨大而凶狠的鸟,有一种黑色的野兽比剑齿虎还凶猛,还有一种能变色的野兽,常附与树干之上,与树溶与一体,一旦有生物靠近,就会发起猛烈的攻击,其牙齿十分尖利,很可能有毒。”

    “这都不是问题,我们跑快点,小心一点,一样可以过去,可在前方大约三四里路之处,藏着一个白毛大蜘蛛,那家伙简直凶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气,接近它三米左右,就冻的人直打哆嗦,你们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说出来你们都不信,那蜘蛛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在沉睡之中,我就从蜘蛛脚下爬过来的,那家伙,爬过来之后,差点将我冻僵了,身上都结霜了。”

    “我和颜千凌两个,还能克制着不发出声音,勉强能爬回去,可我们现在这么多人,只要稍微发出一点声音来,肯定会将那蜘蛛惊醒,我不是吓唬你,那蜘蛛腿都有你胳膊粗,别看我们人多,不一定够看。”

    我一听就愣住了,怎么又冒出一个白毛大蜘蛛来呢如果说那血鳝是被守护灵所杀,守护灵为什么不将那蜘蛛给灭了呢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是了,守护灵杀的,都是企图出去祸乱人间的玩意,比如那血鳝,已经快要到水库之中去了,那么大的东西,一旦出去了,少不得吞几个人,所以守护灵将它给弄死了,其余的安稳呆在地下的,守护灵就不动它们,这边已经形成了一条通道,留着它们在,还可以当看门的。

    这么一想,不禁有点得意起来,这说明我对应的这守护灵的智商还是满高的,真心想快点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这刚稍微乐了一下,三爷却忽然眉头一皱道:“蜘蛛你经过它身边时,可发现它身上冒着白气”

    花错一听,就挠了挠头道:“这个我还真没注意,当时尽想着怎么才能不惊动那玩意了,哪还有心思看它冒不冒白气啊不过确实满冷的。”

    这时那颜千凌忽然怯生生的说道:“冒白气的,我看见了。”

    三爷目光一亮,点头道:“丫头,你确定没有看错”

    那颜千凌道:“不会看错,我们画门的人,不管看见什么,都会先观其形,再观其气,后观其神,就算一般的东西,过眼之后,就会记住特征,何况那蜘蛛十分恐怖,所以我更加看的仔细,对它的印象极深。”

    三爷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来,点头说道:“那敢情好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我竟然跑到它的老巢里来了,不过它现在应该对我十分忌惮,我正好可以利用它替我们开道。”

    我听的一愣,急忙问道:“三爷,你该不会和那蜘蛛也认识吧听你说冤家路窄,你们以前有过仇隙如果不对付,它不吃了我们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帮我们”

    三爷脸上的笑容更甚,笑道:“楼儿,错儿,你们还记得黄姑娘和我们说在村子四周十里之处的异像吗”

    我和花错一头道:“当然记得”

    三爷继续说道:“我们第一次就是往东,在十里之处,看见一道裂缝,那里面冒出的白气,就是冰寒刺骨,后来被我用术强行镇住了,而向阳水库就在我们徐家村的东方,错儿是从向阳水库进入的通道,一直到了这里,如果我没有猜错,那白毛大蜘蛛,就是被我强行镇压回地下的凶煞之物”

    我一听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天底下哪会有这么巧的事,当时村子四面都起异像,三爷将南面水坝的青蛟抖成小蛇,和赶山爷杀了西面的双头蜈蚣,又放走了北面的阴参,唯独那东面的东西,是被镇下去的,如今我们竟然偏偏就遇上这玩意,这运气简直都能买彩票了。

    三爷大概也觉得太过凑巧,当下笑道:“走那大蜘蛛刚吃了我的亏,现在一定对我忌惮的很,就算不肯帮我们,见到我在,也应该不敢为难我们,只要过了那火树林,我们就可以直达向阳水库,从水库之中顺水而出。”

    “到了外面,我们就可以展开手脚和麻三等人周旋了,就算他们人再多,这次也要他们铩羽而归”

    我转头看了眼我们来时的路,仍旧黑幽幽的一片,并没有发现麻三等人的火把,忍不住又点担心道:“三爷,我们就这样出去了,万一麻三等人寻到了深渊下藏着的东西怎么办”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