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火林凶煞

关灯
护眼
    花错这小子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类型,一听三爷这么说。顿时就乐了。大笑道:“对找那些猴子干弄死他们。之前可把我挠惨了,我又得护着小凌。又得护着脸,身上挨了好几下。”

    我们现在八个人在一起,说实话我也不怕就是。当下也没说什么,注意力又转移到了这大蜘蛛身上,笑道:“这蜘蛛真是大啊我连想都不敢想。蜘蛛竟然可以长这么大只这该是世界上最大的蜘蛛了吧”

    三爷依旧闭目养神,没有理我,王敬山却说道:“在蜘蛛一类里。这只确实算大的了,可在动物界中,这并算不稀奇。1937年。东陵巴山发现大蛇,尾巴拖在山脚下,身体在巴山上缠了几道,蛇头抬在巴山之上,巴山多大你自己想想那大蛇有多大吧”

    “原来还听老一辈说过,说海猴子一门,在东海下发现一个深沟,深不见底,在那里还有一只大龟,出海面时,龟壳如同一座岛屿,一些渔民不知真相,在龟背上安家筑屋,一住数年,一日大龟忽然沉入海底,全岛居民尽数遇难,只有几人出海打渔的活了下来,能生活数年的一座岛,不会比你们徐家村小吧”

    “千百年来,黄河数度泛滥,其中几次更是改道而下,每次黄河改道,待河水退去,河床之上都会留下四个篮球场般大小的足印,民间传说是黄河巨鼋伏在河床之上,堵塞了河道,致使黄河改道,这每个足迹都有篮球场大小的怪物,身体能小嘛”

    “天上的就更不必说了,自古就有记载鲲鹏一说,展翅三千里,扶摇直上九天,你们徐家村再加上我们陈王屯,都没有人家一根羽毛大。”

    我顿时愕然道:“这都是真的吗”

    王敬山道:“鲲鹏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巴山大蛇、海底巨龟,都有百分之九十的可信度,对了,那尸婆就是当年海猴子一门,从那海底深沟中捉来的。”

    我们几个小字辈的,全都听的愣住了,王敬山不知道今天怎么的,谈兴甚浓,给我们讲起一些三十六门中之前遇到过的诡异事物来,我们一个个听的津津有味。

    那大蜘蛛爬行极快,王敬山刚讲了两件奇闻,三爷已经手一抬道:“就是前面了好家伙,还真够壮观的。”

    大家一起收声,纷纷抬头看去,这一看之下,全都愣在了当场我的思维一瞬间都静止了,即使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我们正前方,有一片足有几亩地大的树林,那些树木和地面的树木完全不同,火红色的树干,火红色的叶子,泛出的火红色光芒,使整片森林都笼罩在火光中一般。

    树不是很高,最高的估计也就三四米,每棵树上却又开有雪一般洁白海碗般大小的花朵,少则一两朵,多则七八朵,点缀在火红之中,尤其醒目,放眼望去,如同盛开在一片火海中一样。

    火红色的树木、洁白的花朵,这原本都应该生活在地面上的东西,在这地下上千米的地方出现,已经让人惊讶不已了,更何况还是这等壮观的景象,相信任何人看见这些,头脑中都会出现几秒钟的空白。

    我揉了揉眼,又使劲掐了下自己的手臂,这如梦似幻的景象,是如此的不真实,以致于胳膊上肌肉组织传达给了大脑皮层疼痛感,仍旧让我处于半信半疑之间。

    不单单是我一个人有这种反应,其余几人莫不如是,就连一向沉着冷静的三爷,也大睁着双眼。

    过了好一会,王海东终于长吐了一口气,喃喃说道:“我的亲娘,这他妈的太邪乎了,如果我能活着出去,说这里有一片火红色树木,人们不把我当成神经病才怪,就连我自己亲眼所见的,都有点不大相信。”

    “火树银花,火树银花,真的是火树银花,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个物种存在,我一直以为,火树银花只是一个传说,没有想到,竟然让我在这里亲眼看见了这么大的一片。”王敬山嘴唇哆嗦着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和花错几乎同时问道:“这叫火树银花”

    王敬山点了点头,说道:“传说火树生长极慢,十年成指,百年如臂,树木生长千年方能开花,其后每百年开花一朵,所以又叫百年花、白头花,已经不可以用难得来形容了。”

    话刚问出口,前面陡然响起一声巨吼,一道黑影利箭一般从一棵火树旁边窜了出来,疾身飞奔,眨眼之间,就消失在火树森林之中,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由于火树的关系,到处一片明亮,我们看得清楚,飞奔而走的那道黑影,笆斗大小的圆脑袋,两只耳朵却很小,一双橘红色的眼珠子,口腔上下长有四颗利刀一般的长牙,正死死的咬着一只火猴子,脖子一圈布满尖刺,身形如同一条壮实的公牛,但要比牛矮上许多,全身墨黑的毛发油光滑亮,一根铁鞭似的长尾,四肢强健,奔行之时,一蹿就是三四米远,敏捷异常。

    我惊呼出声道:“这什么玩意”

    花错笑道:“就是我前面说过的那黑色怪兽,十分厉害,当时我被缠的差点就跑不掉。”

    三爷却冷静了下来,看着前面的火树林,目光逐渐变得坚毅起来,平静的说道:“走吧遇神就杀神,见魔就弑魔,谁挡了我们的路,我们就送谁上西天。”说完率先下了蜘蛛,向前走去。

    大家一见,知道这蜘蛛大概就送到这了,几人纷纷跳下,跟着三爷而行,那蜘蛛则自行退走,眨眼就没了身影。

    片刻进了火树林中,三爷说道:“大家都跟紧了,千万不要失散,根据错儿所说,这片火树林中存在着不少凶煞之物,一但失散,难免受到伤害。”

    大家齐声应了,话刚落音,“啪”的一声,从一棵火树上凋落一截枯枝来,险险砸中花错的脑袋,幸好花错反应极快,声音一起,就拉着一闪身闪到一边,那截枯枝落在地上,摔成四五节,四处分散。

    一朵银白色的花,飘飘荡荡的落下,向我落来,我伸手要去接,却被三爷一把拉住,向后一带,身形一闪,将我挡在身后,手中匕首已经亮了出来,目光向上斜视,身上陡起一股肃杀之气,我在他的身后,呼吸都为之一凝。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片火红,火一样的树干,火一样的树叶,并无半点异常,但三爷的面色却愈加的凝重起来,跟在我身后的几人,也一个个如临大敌,纷纷凝立不动。

    紧接着“啪”的一声,从火树之上滴落一滴鲜血,正好滴在地上的银白色花朵之上,银白色的花瓣衬托着鲜红的血滴,显得异常的刺眼。

    与此同时,附近几棵火树之上,陡然响起一阵“咭咭”乱叫,自火树枝叶茂密之处,钻出火猴子来,每一只猴子或怀中或腋下,还携带着一具猴子的尸体,每具尸体上都鲜血淋淋,显然是受到了致命的攻击。

    我一见就明白了,那些火猴子的尸体,肯定是被那只凶兽趁其不备时攻击致死的,活着的这几只,携带着同伴的尸体逃上了树,才躲过了一劫。”

    王敬山抬头看了看树上已经开始躁动不安的几只猴子道:“我们几个还真是倒霉蛋,正好在这个时候闯了过来,这些猴子肯定会把怒火发泄到我们身上。”

    王海东大笑道:“几只猴子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我们难道还怕了它们不成。”

    话刚落音,树上又是“咭”的一声响,一团黑影对着王海东当头砸下,王海东闪身躲过,那团黑影“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却是一只猴子的尸体,血液已经开始凝固了,将毛发凝结成刺状,两只铜铃般的猴眼,正死不瞑目的瞪着我们。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眼神,太恐怖了,绝望、愤怒、憎恨和残忍,都包含在其中,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鬼,正盯着它生前的仇敌一般,而且更让人胆寒心惊的,是火树上那几只猴子,正缓缓的向下爬来,它们看向我们的眼神之中,也透露着同样的讯号。

    三爷冷哼一声,陡然发出霹雳一般的怒吼道:“找死”

    这一声吼,将那些火猴子明显吓的一呆,目光之中也显露出一丝恐惧,纷纷放弃了三爷的方向,将目标转移向了我们几个。

    我赶紧将手电抓在手中,权当武器,刘存龙山神鞭也炸出了鞭花响声,陌楠和王敬山也各自准备,花错则将那颜千凌护在身后,那颜千凌却拿出一个小本子来,全是白纸裁剪装订,随手翻开,掏了支笔,在小本上飞快的画了起来。

    那几只猴子已经逐渐逼到了近前,一个个龇出了牙齿,身体微蹲,蓄势待发,一场人猴大战,眼见就要开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