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野狗刨坟-为2015年最后一天加更第3章 !

关灯
护眼
    我们几人也不敢回头,一路向前奔去。一直跑到见水的地方。三爷才将王海东弄醒。王海东知道经过之后,自然一番大哭。几人也都陪着掉了不少眼泪。

    随后三爷就说道:“先把眼泪收起来吧这笔账,得算在麻三等人的头上,我们出去之后。少不得要和他们较量,到时候,就用他们的血来祭坛敬山哥”

    一句话说完。三爷让花错率先下水,领着大家一路前行,不一会果然看见一具血鳝的尸体。由于血液流尽,只剩一层皮包裹着骨架,但从体型上来推断。原先只怕有那圆桌粗。十分骇人。

    几人出了洞穴,入水上,由于受到水的压力,不停吐气,带起一道道气泡,片刻之后,已经尽数出了水面。

    几人一上来,就看见水库边的水坝上站了许多人,每人手中都抓着棍棒,正形成几个包围圈,好像在捕捉什么东西。

    我们奋力嘶喊,拼尽力气向岸边游去,水坝上的人也发现了我们,有人划了船来,终于将我们接上了岸。

    脚一踏上地面,顿时就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浑身说不出的舒畅,转头看了一眼水面,回想起这一路走来的惊险,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心悸。

    三爷在这一带,本来就有点名声,一上岸就被大家认出来了,有人问我们是怎么到水库中去的,三爷并未回答,随后找了个熟悉的乡亲,随他回家吃饭。

    我们从水坝上离开的时候,我看了看那些围成圈的乡亲,见里面被围住的,都是野狗,也没起什么疑心,在乡下打几条野狗,也很正常,不然这些东西会攻击村上的家禽家畜,之前穷的时候,还会杀了吃肉,这几年生活逐渐好起来了,对野狗一般都是只打杀不吃了。

    不一会就到了那乡亲的家中,弄了点菜,一盆馒头,大家早就饿的受不了了,顿时一个个都大吃了起来,尤其是花错,那吃像简直就像狼一样

    一阵风卷残云,大家终于填饱了肚子,三爷要给那乡亲钱,那乡亲哪里肯要,推搡几下,将钱塞还给了三爷,还递了支香烟,坐着聊了起来。

    三爷抽着香烟,就随口问道:“我刚才看见你们都在打野狗,怎么是谁家的羊遭殃了,还是哪家的鸡鸭被吃了”

    那乡亲一摆手道:“都不是,这事说起来邪乎,都好几天了,这些野狗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头两天大家都没注意,后来发觉村上的一些坟都被刨了,坟里的尸骨全都不见了,这才想到这些野狗子身上,这不,这两天,大队里到处都是打野狗子的,也打的差不多了,剩那几只一直跑到了大坝上,才被围住。”

    三爷一听,顿时一愣,随即就站了起来,一把将那乡亲拉了起来,说道:“走看看去。”一边说话,一边拉这那乡亲就往外走。

    我们急忙跟了出来,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跟在后面的陌楠却忽然说道:“野狗、尸体,百兽门阴山道炼尸人”

    话刚出口,花错就摇头道:“挖人祖坟,毁人尸骨,可是缺德带冒烟的事情,百兽门不会干出这么阴损的事来,炼尸人虽然会用到尸体,但一般都是以新入葬的尸体为目标,可这个却分明是不管新老,是尸骨就挖,毫无顾忌,应该是阴山道。”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也是三十六门中人所为,这方圆数十里,除了我们就是麻三等人,不用问,这肯定是对我们不利的,怪不得三爷会如此急迫,他肯定是想从几条野狗子身上找线索。

    可惜,等我们赶到水坝之上时,几条野狗子已经被打死了,我们几人顿时有点沮丧,说实话,要是在平时,看见这等热闹,我们肯定是会看一看的,可刚才大家都又饿又累,一听说有吃的,心思全都飞到饭菜上去了,才造成了这个疏忽。

    三爷也没说什么,和那乡亲聊了几句,带着我们就离开了,向我们村走去。

    几人出了村,走了三两里路,三爷立即站住了身形,转头看了看四周,立即带着我们到一处土坡子下躲了起来,沉声说道:“野狗刨坟,阴山炼骨,他们要的不是尸体,是尸骨,阴山道看样子也掺和进来了。”

    几人一起看向三爷,我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三爷看了看天道:“现在就等天黑吧这些野狗子一旦接到了指令,不把附近的坟刨光了,是不会停止的,但愿那些野狗子还有几只活的,我们只要能跟上一只,就能找到它背后的主人。”

    说到这里,三爷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狠了起来,说道:“麻三等人可能还未能逃出来,趁这个机会,将他们留在外面的钉子全都拔了,阴山道的人既然已经投靠了麻三,那也就别怪我徐关山不讲三十六门的情分。”

    一句话说完,竟然眼睛一闭,就靠在土坡子上睡了起来,我们几人也都累的够呛,倒是那刘存龙甚是警惕,坚持不睡,其余人等,皆呼呼睡去,好在这天气炎热,睡在外面也无妨,只是大家衣服都是湿了蒸干,穿在身上,很是不舒服。

    这一觉一直睡到天色黑尽,刘存龙叫醒了我们,三爷领着重回村口,围着村子转了一圈,果然发现有几座老坟,尚是完整,三爷挑了两处间隔比较近的,大家潜伏了起来,守株待兔。

    上半夜平安无事,刘存龙趁机睡了一觉,一直到过了半夜十二点,忽然传来了几声狗吠之声,大家顿时一起紧张了起来。

    狗吠声一起,夜色之下,就有几条野狗子飞奔而来,选了一处坟墓,呼呼开刨,几只野狗一起开动,片刻之间,已经将那老坟刨出个深坑来。

    几条野狗并没有继续扩大的意思,而是顺着那深坑一直往斜下刨去,尘土飞洒,速度极快,片刻之后,已经刨出一个可容纳一条野狗进入的坑洞。

    我转头看了看三爷,三爷聚精会神的看着那几只野狗,双目之中的阴狠之色越来越重,显然已经动了杀心,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三爷对着尚未谋面的阴山道中人,十分的愤恨。

    不一会那坟已经被刨通,里面棺木早就腐烂了,一条野狗钻了进去,不一会又钻了出来,嘴里已经叼了一个骷髅头。

    随即又一只钻了进去,叼出一截臂骨来,其余几只陆续进入,纷纷叼出尸骨来。

    我脊背上一阵阵的发凉,凄月、荒坟、野狗、尸骨,组建成一副极其渗人的画面。

    幸好这种画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几条野狗全部叼上尸骨之后,一起撒腿向村外跑去,三爷对我们一招手,几人立即从藏身之处而出,远远的跟在那些野狗的后面。

    那些野狗一出了村,奔跑起来速度极快,我们根本就跟不上,好在旷野平坦,无遮无挡,它们又是顺路而奔,勉强能看见它们的影子,倒也不至于跟丢了。

    一直奔出四五里路,那几只野狗终于在一大土坡子前停了下来,将口中叼着的尸骨放在土坡子上,随即又折身返回,向我们奔来,我们急忙分开,让出道路,趴在草丛之中,一直等那几条野狗奔远,才顺着草丛慢慢的接近了那土坡子。

    刚一紧接那土坡子,就听土坡子之中忽然传出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来:“大哥,你说徐老三这回还能不能逃过去”

    我们顿时一愣,一起静止不动,就连呼吸都变得极其缓慢。

    随即又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放心吧徐老三这回就算不死在深渊之中,也活不了多久,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要是逃了出来,一定会回去徐家村,现在徐家村里到处都藏着我们的人,他只要一回去,就是死路一条。”

    那细声细气的声音笑道:“还是大哥聪明,只是不知道,这回来了多少人那徐老三可不好对付,特别他那九亟之术,一旦拼起命来,只怕谁也不敢硬挡。”

    那阴测测的声音道:“来的人可多了去了,两组九人组全员到齐不说,三十六门的门主就来了七八个,南边这回对那深渊之下的东西,是志在必得。”

    “何况,他那九亟之术虽然厉害,不是还有我吗你以为我们这到处挖人尸骨用来做什么呢就是要炼出乌骨来,好破他的九亟之术。”

    那细声细气的声音又道:“是啊是啊只要乌骨一成,只消他沾上一丁点儿,那徐老三就再也无法使用九亟之术了。”

    说到这里,话锋忽然一转道:“大哥,那深渊之下,究竟藏的是什么东西南边的人什么都没见过,怎么这般个紧要法

    那阴测测的声音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忽然旷野之上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阴徊,这事是你该问的吗”一句话说完,旷野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十分高大的汉子,单手举着一顶雪白的轿子,在月光之下,大步走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