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画谁谁死

关灯
护眼
    那阴犹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愣。难道说三爷还真会放了他们俩这不可能啊不像三爷的作风啊

    刚想到这里。三爷就嘿嘿笑道:“阴犹还是这么聪明。一眼就知道我是有所图谋,行痛快人不说转弯话。我要知道徐家村里的埋伏人手的分布位置,和这次来徐家村的都是哪些人,说出来。我今夜绝对不向你们出手。”

    阴犹的目光立即向我们几个扫了一眼,顿时冷笑道:“徐关山,说话算话”

    三爷一点头道:“我们徐家人。何时说话食言过”

    我一见心里更加着急,三爷摆明了是想坑阴山道的两个家伙,他不动手。不代表我们不会动手,可阴犹也是老江湖,立即观察了我们的实力。大概很有把握对付我们。所以有如此一问,只要三爷不动手,他们并不惧怕我们。

    那阴犹一见三爷答应了,毫不犹豫的说道:“徐家村里埋伏人手的位置,按明暗九宫排列的,第一个就在村口老井旁边的大树上,其余的人,不用我一一指出了吧”

    三爷一点头道:“不用了,明暗九宫还难不住我,只要知道了第一个,其余的一个一个都可以揪出来。”

    阴犹那张阴气森森的脸上,又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你不用高兴的这么早,如果你知道这次都有哪些人的话,也许就高兴不出来了。”

    三爷顺着话反问道:“哦那你给我说说,都有哪些人”

    阴犹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三十六之中,除了你们徐家、纵横陌家、香门花家、短刀张家、飞鸟王家和百兽王家没有参与,茅山一门和三十六门没了联系,其余二十九门都来了人,你信不信”

    三爷一点头道:“信我在地下的时候,遇到过力士、药师、盐帮、海猴子、驱蛇人、金甲、棋门、扎纸、无名刺,还有蛊门的人,在这里又看见了你们阴山道和琴门的大小姐,其余各门想必也都搅和进来了。”

    “不过这些人,只要我徐关山不想死,还要不了我的命,我想知道的是,南边这回来了那几个门主”

    阴犹眼神一冷,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力士门门主苍莽、药师门主叶知秋、排教大排头陈玄衣、琴门现在是大小姐当家,无名刺的无名,还有我们阴山老祖,门主级别的,一共就来了这六位。”

    三爷的面色顿时就阴了下来,涩声道:“还真看得起我,一下子来了六位门主,苍莽已经死在了地下,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其余五位,可都不好对付。”

    阴犹却并没有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三爷,三爷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往后一让道:“我说过不动手,就一定不会动手,不过这几个孩子会不会动手,可不关我事,相信你也知道,就连我儿子都不跟我姓徐,肯定也不会听我的,这里唯一一个我还能说得上话的,大概也就我这侄子了。”

    一句话说完,真的伸手一拉我,将我拉到了一边,刘存龙、王海东就直接蹿了上去,陌楠没有动,花错则挡在颜千凌的前面,颜千凌那本小册子又掏了出来,一边低头画画,一边不停探出头去打量那阴家兄弟。

    那阴犹冷哼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会如此,不过,你真的认为这几个孩子,能收拾得了我们兄弟吗”

    话一出口,王海东和刘存龙已经到了,王海东劲大力沉,一上去就直接挥拳痛击那阴犹,刘存龙则一心念着报仇,山神鞭还未出手就啪啪直响,一对上阵,就下了辣手。

    那阴家兄弟却丝毫不惧,矮小的身躯就像根本没有重量一般,随着王、刘两人的拳劲鞭影飘忽不定,却不还手,眼神不住瞟向三爷,分明是怕三爷出手偷袭。

    三爷则倒背双手,悠然自得的看着四人缠斗,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脸上始终挂着一种莫测高深的微笑,似乎根本就不怕阴家兄弟跑了。

    阴家兄弟不还手,王海东和刘存龙可没放过他们的打算,越打越勇,一边拳风呼呼,一边鞭影重重,下手越来越重,出手越来越狠。

    终于,阴家兄弟沉不住气了,阴犹叫道:“徐关山,再不叫他们住手,我可不客气了,你自己说过不会动手的,却让两个小子上来送死,是何居心”

    三爷笑道:“我也没让你们客气啊你们有本事,将他们收拾了就是,别这么一味躲闪,被两个晚辈追着打,多憋屈啊何况你们都不施出手段来,我这热闹看的也不尽兴。”

    那阴犹冷哼一声道:“这可是你说的”一句话说完,忽然尖声厉啸一声,一伸手就抓住了王海东的拳头,顿时发出啪的一声响来,随即王海东就一退三步,那阴犹却动也没动。

    我一见大惊,王海东身材高大,力量雄厚,阴犹却是个侏儒,双方一接触,王海东却被震退了三步,这让我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就在阴犹一出手的时候,那边阴徊也出手了,一把抓住了刘存龙的山神鞭,陡然一下绷的笔直,冷声道:“这鞭子在刘赶山手里,我还忌惮三分,在你手里,和小孩子耍草绳没什么差别。”随即手一抖一松,刘存龙已经跌翻在地。

    王海东和刘存龙虽然在年轻一代之中,算是不错的了,可和阴犹这些老江湖比起来,那还是差了许多,人家一出手,就将两人全部击败,但也没有追击他们的意思,大概还是怕惹恼了三爷。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说道:“住手我已经把你们画下来了”

    我转头一看,却是那颜千凌,正举着手里的小本子,小本子已经打开了,两页上分别画着人像,应该是阴家兄弟,但画的却十分模糊,不但看不清脸面,连身形看上去都不大像,更像是两团缥缈不定的影子。

    可阴家兄弟却同时面色一变,两张脸一起扭曲了起来,一起惊叫出声道:“你是画门颜家的人”

    颜千凌的脸上,闪现过一丝骄傲的神色,但仅仅一闪,却又看到了阴家兄弟那如同恶鬼般的扭曲面孔,顿时吓了一跳,身子往花错身后一缩,探出个脑袋来,怯生生的说道:“是的我叫颜千凌。”

    那阴犹顿时面色一苦,涩声道:“你是颜家哪个的后人是颜丹青还是颜泼墨不管是哪一个,都和我们是老相好,你怎么会助纣为虐,反而胳膊肘向外拐你和徐关山混在一起,知道会给颜家带来什么后果吗还不赶快将画像撕了”

    颜千凌本来就有点怯,又听那阴犹报出她父亲的名头,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双目转向了三爷。

    三爷还没说话,花错已经笑道:“怎么的先拉关系后恐吓的,吓唬谁呢你们俩人矮脑袋大,应该是聪明人啊怎么都到这一步了,还没明白自己的命握在谁手里呢”

    一句话说完,转头对颜千凌轻声细语道:“你不用听他们的,听花哥的没错,他们两个长的太丑了,吓着了你,我这就过去打他们一顿给你出气,你看好了,谁敢呲呲牙,你就在画像上再添个勾。”

    颜千凌顿时点了点头,她自从遇上花错之后,几乎将花错看成了自己的靠山,花错说什么她都深信不疑。

    阴犹目光一阴,阴声道:“小子你敢”

    花错嘿嘿一笑道:“我跟你说实话,这个世界上,还真就没有什么事我不敢的”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

    王海东已经扶起了刘存龙,两人深怕花错有失,分左右护着,却不料花错直接走了过去,伸手就在阴犹的脸上扇了两巴掌,贼笑道:“怎么样我说我敢吧”

    阴家兄弟在阴山道的身份,绝对低不了,怎么也算是成名人物,如今被花错直接扇脸,气的顿时身形一动,还没动手,就见颜千凌手一颤,笔尖已经触到了小本子上,吓得急忙叫道:“慢着,我可没还手”

    颜千凌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怯生生的说道:“你可别还手,要不,我就勾了你。”

    我虽然听的一头雾水,却也知道颜千凌那画必定有所古怪,阴家兄弟现在肯定是受制与她,只是不知道这画门到底是什么手段,区区一张画,竟然让阴家兄弟连手指头都不敢抬一下。

    同时也忍不住想笑,颜千凌这话分明是想威胁阴犹,可语气却像是在求着阴犹,这小丫头性格善良,胆子又小,明明已经制住了两人,说起话来,还是带着怯意,实在让人怜惜。

    三爷这时悠悠然走了过去,伸头看了看颜千凌手上的小本子,微微点头笑道:“画门这画魂之法,实在有点匪夷所思,说实话,我徐关山在三十六门里,只怕两门,其中一门就是画门,画魂之法,画谁谁死,这简直没法玩嘛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不敢乱动,谁知道她手一抖,会不会就这么给一笔勾销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