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六问六答--为元旦加更,大家元旦快乐!

    三爷这么一说,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敢情颜千凌这画。画的并不是人的外貌。而是直接画的魂魄,只要一画出来。然后用笔这么轻轻一勾,对方就算交代了,怪不得一开始三爷就对颜千凌递眼色。敢情是这么一回事。

    画门这招,这简直就是bug一般的存在,任你本事多高。画上就完蛋,当然,我想一定其中还有什么牵制。不然这就无敌了,不过是我不知道罢了。

    三爷一说完,那阴徊就恨声道:“徐关山。你少假惺惺。从一开始你就算计好了这一切对不对亏你徐家一向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却尽耍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

    三爷嘿嘿一笑,直接递了个眼色给花错,闪身站到一边,也不说话了,花错上前一步,手一伸,啪的就是一巴掌,直接扇在了阴徊的脸上,喝道:“你算老几,有你说话的份吗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我噗嗤就乐,花错这家伙也够损的,阴家兄弟虽然年纪都是和三爷差不多,身高却就那么点,到了花错嘴里,可就变了味了,明显是讽刺他们俩是侏儒。

    阴家兄弟同时面色一变,好像对这一点极为忌恨,一起狠狠的盯了一眼花错,那阴犹阴声道:“好你以后就一直躲在徐老三屁股后面好了,千万不要落在我们兄弟手里。”

    我一听这两个家伙嘴还挺硬,小命眼看就保不住了,还敢撂狠话,不由得暗暗佩服,三十六门之中,狠角色确实不少,就连眼前的阴家兄弟,也不能小瞧了。

    同时也有点替花错担心起来,三爷摆明了是不想杀他们,不然早下手了,如今这两人又记恨上了花错,只怕以后免不了麻烦。

    花错却根本无所谓,一转身又是一巴掌,直接扇在阴犹的脸上,说道:“落你手里能怎么样你能咬我一口还是怎么的”

    那阴犹当然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又看了花错一眼,没有再说话。

    这时三爷才悠然说道:“命才是最好的,没了命,谈什么都是扯淡,我要是你们,就随便说几个秘密,和几个孩子交换自己的性命,毕竟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嘛”

    阴犹目光一冷,嘴角接连抽搐了两下,涩声道:“你想知道乌骨的秘密”

    三爷哈哈一笑道:“我要知道乌骨的秘密有什么用当年阴左不是会玩乌骨吗还不是一样被我弄死了,不过对几个孩子或许有点用,你要愿意说,也可以算是一个秘密。”

    花错马上接口道:“这秘密听起来不错,我要了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不为难你”

    阴犹面色更苦,恨声骂道:“徐关山,你这老狐狸,说话不算数,说过不为难我们,却出尔反尔,明明是你自己惧怕我们阴山道的乌骨之术,却要借几个孩子的名义来要挟我们,还要不要脸”

    三爷一摇头道:“不要我徐老三什么都要,就是没要过脸,你们要的话,我送你们半斤,我只知道,在三十六门之中,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花凑又接话道:“要脸不要脸咱们先不谈,你们再不说的话,扇脸肯定是跑不掉的。”一句话说完,举手就要打。

    那阴犹急忙一摆手道:“我说我说就是”

    我看的直乐,说实话,自从被麻三等人盯上,今夜算是最吐气扬眉的一夜,看着三爷和花错父子搭档,一唱一和,戏弄阴家兄弟,当真是说不出的解气。

    阴犹这一答应了,花错马上住了手,阴犹恨声说道:“你们徐家的九亟,是至刚至阳之术,我们阴山的乌骨,则是至阴至柔之物,但修炼极难,必须寻到百年不腐的尸骨,取头盖、双臂、双腿五处尸骨,加以炼制,一旦炼成,即化为粉末,无色无味,专克九亟,一旦使用九亟之人沾上乌骨粉,不使九亟之术也就罢了,如果施展,必定阴阳交错,冷热齐袭,天雷地火一起发动,九亟之人必死无疑。”

    一句话说完,又转头看向三爷道:“徐关山,就算你知道了乌骨的秘密,又能怎么样你就能保证一点不都不会疏漏”

    三爷冷笑道:“我根本就不在乎。”

    我却看的出来,三爷其实是在乎的,就在阴犹讲解乌骨之术的秘密时,我看见三爷的眼皮子接连跳了几下。

    花错一拍手道:“好,算你过关一个,接下来换海东哥问一个问题”

    阴犹的脸一下子差点气歪了,我更是忍不住乐,花错绝对是三爷亲生的,这行事方法,简直和三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知道要是一下子问太多,阴家兄弟说不定豁出一死,也什么都不说,所以一点一点挤,三爷先问了关于徐家村现在的情况,花错又问了关于可以克制三爷的乌骨之术的秘密,接下来又轮到王海东了,估计不把这阴家兄弟知道的那点事挤完了,是不会罢休的。

    王海东也不客气,上前一步问道:“我想知道王启铭和闫斌现在在哪里”

    我一听顿时气结,这王海东一心想着找王启铭和闫斌报仇,脑子却有点转不过来弯,刚才轿子里的人都说了,下去的人都出来了,有一部分人受了伤,目前都在徐家村,如果王启铭和闫斌没死,那一定也在,这还有什么好问的,白白浪费了一个问题。

    果然,那阴犹顿时露出一丝讥讽之意来,笑道:“如果没死,就在徐家村。”

    我一听可不能再让他们糊弄下去了,急忙上前一步,问道:“那深渊之下,藏的到底是什么”

    说实话,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许久,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我哪里肯放过。

    谁料我这话一问出口,那阴犹就哈哈大笑道:“你还是去问徐老三吧他知道的比我更多,他要是想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要是不想告诉你,估计也不想让我说出来。”

    三爷果然一点头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

    我顿时傻眼了,这么一说,我这个问题也白白浪费了。

    就在这时,颜千凌那怯生生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问道:“我父亲在哪”

    那阴犹一愣,随口反问道:“是颜丹青还是颜泼墨如果是颜泼墨,那在云南,如果是颜丹青,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九人组曾经去找过颜丹青,他却提前得到了消息,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这话一出,颜千凌的眼中顿时又出现了泪花。

    刘存龙看了一眼三爷,上前一步,问道:“我想知道,三十六门之中,下井的那几个人姓名。”

    我一听就知道,刘存龙和王海东一样,一心念着报仇,不过估计这题又白问了,那九人组和麻三之所以藏头露尾,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谁,阴犹估计也不清楚。

    果然,阴犹一摇头道:“这个真不知道,九人组的身份,都是极其神秘的,我们只知道大概是哪个门的,却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刘存龙顿时双眉一皱,眼神中闪现出一丝不耐烦来,这家伙的脾气和刘赶山极像,本来估计是想打听出对方的姓名,以后好一个一个的报仇,谁知道阴犹也不知道,顿时就有点上火了。

    陌楠这时才缓缓出声道:“我想知道,那个麻三到底是谁”

    阴犹眉头一皱,面色顿时沉重了起来,显然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看他的面色,似乎很是为难。

    花错对颜千凌笑道:“看样子这个问题他不知道,咱们终于可以勾一个了”

    话一出口,那阴犹就一跺脚道:“我说就是了,麻三并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代号,代表着第三号人物,也是在云南之外,我们这些三十六门中人的统领人物,我知道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徐家村老太爷的儿子,原先徐家村一带属于我们的势力,都归他管辖,另一个是影门的,只在云南那边活动,所以是谁我也不清楚,现在这个麻三,只有老太爷的儿子知道是谁。”

    我们顿时全都一愣,就连三爷也吃惊非小,谁也没有想到,麻三竟然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代号,而且还仅仅是第三号人物,要知道那个麻三的手段,甚至已经超过了三爷,这样的人物还只能排在第三号,而且还不止一个,对方的势力,实在有点令人恐怖了。

    那阴犹一说完,就一转头看向三爷道:“徐老三,我已经按你们的要求,每人回答了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也要兑现承诺,我们兄弟的魂像,是不是应该撕了”

    三爷一点头,对颜千凌使了个眼色,颜千凌伸手将两张魂像给撕了下来,随手扯碎,散落在风中,那阴家兄弟一见,顿时双双转身而走,片刻消失在苍茫夜色之中。

    我觉得有点可惜,应该杀了他们的,正想问三爷为什么放了他们,却见三爷的脸上全是忧虑,双眉已经拧成了一个川字,长叹一声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啊他们终于动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