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代受天劫 --为元旦加更!

关灯
护眼
    我顿时一愣道:“谁啊”

    三爷却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变的更加深邃。转头看了我们几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定在我的身上。问道:“伢子,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当然明白。三爷这是考验我呢当下眉头一皱道:“麻三等人在地下应该有不少人受伤,也折损了许多人手,现在是他们实力最虚的时候。按常理推算,我们现在杀回村去,是最正确的。”

    “但我们的人手。对比之下还是薄弱,所以真的要杀回去的话,只适合暗中进行。一击即中,杀完就走,千万不要恋战。而且。还得设定好应变之法。”

    “一是阴家兄弟跑了,必定会回村通知麻三等人,对方一定会重新调整部署来对付我们,如果要回村,那现在就得走,兵贵神速,趁他们的部署还没改变之前,杀他们个人仰马翻。”

    “二是刚才阴犹一开始就提及了一个人,无名刺的无名,无名刺是专门搞暗杀的,身为门主,这方面绝对小瞧不得,所以我十分担心,如果要回去的话,凑巧他又没有回云南,那第一个就必须解决掉他。”

    三爷的脸上起一丝满意的笑容,又问道:“那我们如果不回去呢”

    我嘿嘿一笑,看向三爷道:“三爷,以你的个性,能不回去吗”

    三爷哈哈大笑道:“当然不会不回去,我就是问问你,如果不回去,你会怎么做”

    我略一思索道:“立即动身,取道云南,陌爷在那边已经发动了攻击,并且见到了成效,使局面起了一定的变化,如果我们不回去,最好的选择就是立即去云南和陌爷汇合,一举击溃在云南的对方势力,再联合陌爷的人手,杀个回马枪。”

    三爷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你成长了许多,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不过咱们必须回去,不但要回去,还得光明正大的回去,就是要让他们不得安宁,我们必须拖住这边的力量,不让他们回去对付陌人豪,要知道云南的事情,才是根本之源,那边一解决,这边就简单多了。”

    一句话说完,就对我们一挥手道:“走今夜让你们开开眼,见识一下三爷的手段。”一句话说完,率先而行,向徐家村的方向而走。

    我心头一动,急忙走了几步,对三爷道:“三爷,你是不是在村子里还留有后手啊”

    三爷哈哈一笑,也没回答,我心里却立刻有了底,三爷肯定还留有后手,不然就我们这几个人,大摇大摆的回去,无异于送羊入虎口,以三爷的心智,是断然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这也让我好奇了起来,徐家村现在除了麻三一伙,估计连个人都没有了,我实在想不出,三爷还能在徐家村留有什么后手。

    一老六小一路疾走,片刻之后,就到了村口,远远的我就看见徐家村上空笼罩着一片黑云,黑气缭绕,几乎笼罩了整个村庄,黑云之中,有种让人说不出的畏惧之感。

    我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转头看了眼花错,花错却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见我看他,顿时伸手一指我笑道:“镜楼哥你怕了你肯定怕了我已经摸透了你的脾气,一到心里没底的时候,两只眼睛就开始四处找人。”

    话刚落音,三爷就忽然手一挥道:“镜楼的直觉是最准确的,既然他感觉到了不对劲,那就一定不对劲,你们藏起来,在这里等等,我先去看看。”

    一句话说完,三爷一个人悄悄的摸向村口老井处摸去,阴犹曾经说过,哪里的大树之上,就藏有第一个人,三爷要进村,第一个动手对象,肯定是他。

    我们藏在村口断壁之下,耐心等待,不一会前方就发出“咔”的一声响来,就像是一截枯枝被踩断了,花错却顿时笑了起来:“爹也太小心了,这不是得手一个了嘛”

    花错既然这么说,那三爷肯定是得手了,起码那大树上的暗桩被拔了,目前的局面对三爷是有利的。

    可不知道怎么的,我却愈发的担心起来,村子上空那片黑云,总是出现在我脑海之中,隐隐觉得在徐家村之中,充满了凶险,而且这种凶险,绝对不是来自与人类。

    这次的感觉十分奇怪,好像我距离那黑云越近,自己就距离死亡越近一般。

    我的这种感应十分灵敏,特别是在一切自然之物上,几乎就没错过,相反在人类身上,我却体会不出这种感觉,就算对方恨不得生吃了我,我也一无所知。

    不知道这回在徐家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我这般的心神不宁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问那颜千凌道:“千凌,我问你,如果我把对方的相貌特征告诉你,你能不能将他们画出来画出来的画,是不是管用”

    颜千凌一摇头道:“只画相貌是没有用的,我必须亲眼看到对方,才能画出对方的魂魄,因为每个人的魂魄,都是独一无二的,从形状到大小,都不相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错一笔都没有用。”

    “何况,画这种东西,极其伤神,以我的身体,每天不能超过三张,再多的话,我就吃不消了,而且画画的时候,还不能被打断,必须凝心聚神,一笔成形,才能奏效,一旦被打断,则必须从头再来,如果父亲在,他倒是可以多画几张。”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颜千凌的这个画魂之术虽然厉害,就是施展起来太麻烦,无法连续使用,而且在画魂之中,还不能被打扰,这要算起来,远不如三爷的九亟之术方便。

    刚想到这里,村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怒吼之声,随即就听见“咔嚓”一声惊雷炸响,就在那村子上空那片黑云之中响起,我一听就心神一凛,那怒吼之声,分明是三爷的声音,只怕是三爷中了埋伏。

    我一闪身就站了起来,刚站起身来,就看见村子上空的乌云之中,一道道银蛇乱舞,不住发出轰隆之声,不时劈下一道闪电,直劈下方,村中一道人影,怀中抱着一物,一边拼命闪避头顶雷电,一边用几乎飞起来的速度,向村外疾掠而来。

    那人影一入眼,我立刻就认出是三爷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三爷这般狼狈,即使面对麻三等十数人,双方力量极度悬殊的情况之下,也没见过三爷如此惊慌,不知道这黑云之中究竟藏有何物,竟然这般厉害。

    三爷完全以s形路线飞奔,一边躲避不断劈下的雷电,一边紧紧抱住怀中之物,一边嘶声喊道:“走快走千万不要靠近我,这是天劫”

    这时几人全都站起来了,一个个都没反应过来,我也心头纳闷,天劫我不是不懂,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有人类遭受天劫的,正常的天劫,都是发生在一些仙家身上,在它们具备人形,准备白日飞升之时,是必须要经历一次天劫的。

    天劫之威,那不是任何物体可以抵挡的,即使是仙家,如果渡不过去,遭了天劫,轻则损失修为,伤残躯体,重则会被打为飞灰,重坠轮回。

    可三爷怎么会遭了天劫呢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快到了老井之处,而村子上空的那片黑云,则随着三爷奔跑的方向开始移动,黑云之中,仍旧一道接一道的劈下闪电,一次又一次的撕裂夜幕,大有不将三爷劈死誓不罢休的势头。

    这个距离,我也终于看清楚了,三爷怀里抱着的,竟然是那只断尾黄鼠狼

    这一看清楚了,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是正宗天劫,当然不是冲着三爷来的,而是冲着黄姑娘来的,三爷本事再大,也无法抵抗天劫之威。

    怪不得我对那片乌云有种说不出的畏惧,天威难挡,远比毒虫凶兽的威胁更具有震慑力。

    村子上空的这片黑云,早就存在了,却一直等到三爷进了村,发现了黄姑娘才发动,分明就是一个陷阱,针对的就是三爷,诱饵则是黄姑娘,三爷自己也明知道,却也不能不跳,不管三爷对黄姑娘有没有动过心,在三爷和麻三等人一战时,黄姑娘就帮过三爷,就凭这一点,三爷就算豁出命去,也不能让黄姑娘遭了天劫。

    三爷奔行甚疾,一边跑一边拼命躲闪,那乌云也紧追不舍,闪电不断击在三爷的前后左右,将地面劈出一道道的裂痕来,三爷抱着黄鼠狼在闪电之中左右穿行,但闪电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一个囚笼,三爷身置雷霆之中,随时都有被闪电劈中的可能。

    我和花错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发足狂奔,向三爷迎去,三爷一见大急,嘶声喊道:“不要过来”

    可双方距离本就不远,就在他喊话的瞬间,我们已经奔到了他的身边,猛的向闪电中间蹿去,企图将三爷救出来,就在这时,咔嚓一声炸响,一道闪电落下,正中我的头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