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十里山道

关灯
护眼
    这声音一起,周围的空气仿佛猛的一下凝固了起来。气温好像都下降了好几度。我躺在担架之上。能看见四周的天空,转动眼珠子。却看见满山的青翠之中,已经夹杂了许多黄叶。

    是啊我已经昏迷三个月了,夏天已经过去了。入秋了,叶子开始枯黄,接下来。应该就是凋零了吧

    树叶凋零了,我们呢三爷呢

    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我知道三爷正在为了我拼命。他只有一个人,削瘦、憔悴、疲倦、无助却要面对几十号敌人,每一个都是三十六门中的精英。每一个都有拿手的绝活。

    以一对几十。这是一场绝对不会赢的战争

    但三爷却毅然选择了去战斗

    虽千万人,吾往矣

    三爷的办法是用九亟引出了天雷,使他们不敢近身,虽然我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我知道,这对三爷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三爷是为了我为了保住我的命,不惜用他自己的命,来换我活下去的希望

    三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阴山老祖,有本事就出来挡我躲在暗处,也不怕你们阴山道遭人耻笑吗”

    三爷的声音已经嘶哑,但气势仍在

    那阴森森的声音笑道:“徐关山,你用九亟引动天雷,除了你护住的那几个,无论是谁,接近四周五米之内,就会被击为齑粉,当我傻的吗这条山道,有十里长,我有的是机会,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等到你撑不下去的时候,也就是你丧命的时候。”

    我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阴山老祖,如果我不死,一定要他死

    三爷嘶吼道:“你就慢慢等吧我们走不怕死的就来拦我。”

    这一声喊,威风凛凛,大有藐视天下的豪情,虎死余威在,何况三爷还活着

    担架快速的移动着,四周仍旧不断响起雷声,我艰难的转动着眼珠子,后面抬着担架的是花错,用一条绳子挂在脖子上,双手死死的抓着担架的两个把柄,嘴唇都咬出了血,眼珠子瞪的滚远,眼泪无声的流淌着,拼命往前奔跑。

    三爷一个人在拼命,他是三爷的儿子,却不能上前帮手,这内心又是何等的煎熬。

    前面的是颜千凌和陌楠,两个女孩子一人背着一条绳索,分别抬着两边的把柄,也拼尽全力的奔跑着,两具纤瘦的身躯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和忍耐力。

    没有看见黄姑娘,这种场合,她确实不能出现,到处都是雷霆闪电,她在这里的话,估计连三步都无法移动,就会引起天劫。

    四周不断的发出怒喝声,应该都是对方的人,听声音,起码不低于三四十个,却无一人敢接近雷圈,只能在外面大呼小叫,不住追赶。

    大家疯了一样的狂奔,顺着山道而上,周围那些人像狼群一样追随,我终于能感觉到,那些恨不得立刻将我们撕碎的凌厉杀气,如同无数道锋利的刀剑一般,正围在我们四周,伺机砍向我们的头颅。

    前面的三爷猛的咳嗽了一声,四周的雷声随之一涩,随即又响了起来。

    四周立刻传来惊喜的声音:“徐关山快撑不住了,吐血了都”

    三爷的嘶吼声再度响了起来:“你们尽管上来试试看看老子撑得住撑不住”

    花错的眼泪洒落了下来,滴在了我的脸上,混合着我的眼泪,顺着眼角和脸颊流淌,我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三爷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雷声仍旧在继续,我们还在飞速的移动,三爷,这个铁打的汉子,还在苦苦支撑

    前面响起了陌楠的声音:“快到了,一半了,千凌,再坚持一会,一会就好了。”

    颜千凌低低的应了一声,声音里透着无尽的虚弱,却又有着无比的坚韧她那纤瘦的身躯,正以不可想象的力量,承担着她不能承担之重。

    每一个人,都在为了我拼命

    就在这时,前面又响起一个粗豪的声音来:“怎么,真的闯过了阴山老祖的把守吗徐关山,我真的很佩服你,都成这样了竟然还撑得住”

    三爷直接喊了一句:“陈玄衣,你大可来一试”

    我又默默的记下了一个名字,陈玄衣,排教的大排头,如果我不死,他也得死

    那陈玄衣粗豪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徐关山,别人怕你的九亟,我却不怕,我根本就无需进入你的雷阵之中,一样可以要你的命”

    一句话说完,陡然响起了一声鼓声来,“咚”的一声,我睡在担架之上,只觉得胸前猛的一下如遭重击,心脏不由自主的砰砰砰连跳三下,说不出的难受。

    咚咚咚咚咚咚

    这如同催命符般的鼓声,不断的响起,我的心脏跟着鼓声越跳越快,几乎要从胸口蹦出来一般。

    花错猛的一张口,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直接喷在了我的身上,显然也受不了这鼓声的冲击,何况,他还抬着我奔行了很远很远,身心早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前方右边的担架陡然一松,瞬间失衡,我立刻从担架上翻滚了下来,就在翻滚而下的一瞬间,我看见颜千凌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嘴角也是鲜血殷殷。

    她那瘦小的身躯,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拼尽了全力,又哪里抵挡得住这如同重锤般的鼓声。

    花错猛然扑了上来,一把就抓住了我,将我往身上一甩,大喊道:“陌楠,扶着千凌,跟我冲”

    一句话说完,自己已经率先冲了出去,我被花错背在背上,拼尽全力说道:“花错,好弟弟放我下来,你们走,不要管我了带三爷走啊”

    花错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却一句话不说,背着我拼命的奔跑着,我看见前面三爷的背影,削瘦而孤寂,却依旧挺的笔直,一个人站在雷电之中,双指直指向天,就像在与天争斗。

    刚看到这里,就见三爷猛地一抬头,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身形一个踉跄,几欲摔倒,却又急忙稳住身形,双指瞬间煞白,几乎呈透明之状,里面的骨骼筋脉,看的清清楚楚,四周顿时雷声大盛。

    那陈玄衣粗豪的笑声再起:“徐关山,你这样硬挺,能挺得了多久你护着那几个孩子,就无法攻击我,等于就是一个活靶子,只怕最多再一里路,你就得先死在这山道上。”

    “我念你是条汉子,你将徐镜楼交出来,我留你全尸,还放你儿子一条生路,你看可好”

    三爷的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有四个字,却依旧铿锵有力:“想都别想”

    陈玄衣道:“徐关山,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撑不到山顶的,你儿子七岁时,你就离开了他,十来年都没有父爱,难道现在还忍心让他跟着你们一起丧命徐镜楼只是你的侄子,你为什么要如此固执难道就不怕你儿子怨恨与你吗”

    三爷哈哈大笑道:“错儿是我徐关山的儿子,他一定会懂我,我也为有这样一个儿子感到骄傲虽然错儿姓的是花,身上流的却是我徐家的血,我们徐家的人,从来就没有贪生怕死的,更没有丢下自己亲人的,楼儿是我侄子,错儿是我的儿子,都是我徐家的血脉,就算今天真的要死,我们爷三也死在一起。”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肆意流淌,三爷为了我们徐家,付出了太多太多,花错为了我,也付出了太多太多

    这时陌楠也拉着颜千凌追了上来,一左一右的扶着我,努力的替花错减轻点负担,四人一起快速的向着三爷奔去。

    陈玄衣大怒道:“好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了”一句话说完,一连串的鼓声接连响起。

    可刚响几声,就听到噗的一声,随即鼓声停止,就听陈玄衣怒声嘶喝道:“好你个黄皮子,当真悍不畏死,满天惊雷,你竟然还敢闯来破我排教镇河祖鼓,看我不要了你的命”

    三爷的嘶吼声同时响了起来:“黄姑娘,我欠你的,下辈子还你”

    黄姑娘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要下辈子,你给我好好活下去,这辈子就得还给我”一句话说完,一道黄影已经冲天飞起,疾向西南而去,身后却跟着一道又一道的闪电,这里满天雷霆,黄姑娘在这里现身,自然会再次引起天劫。

    在那些闪电之后,还跟着一道黑衣人影,肩上扛着一面硕大的牛皮鼓,鼓面泛黄,闪着油光,一看就是老物件,一面已经被戳破了,另一面还完好无损。

    一黄一黑两道人影,随着数道闪电逐渐远去,我们的压力顿时一轻,三爷仍旧强撑着以九亟引雷,带雷之势,挟天之威,一老四小疯狂的向山顶冲去。

    所向披靡

    没有人敢来阻挡三爷,没有人敢以身试天威

    远远的,我已经看见了山顶,这山是什么山,我根本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所有的希望,就在那山顶之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