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双翼天马--为叶子_RKucIgcX打赏满200元加更!感谢支持!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青烟般的身影。悠忽一下钻进了满天雷霆之中。一闪就到了三爷身边。手一挥撒出无数张纸片来,随即又一闪。从三爷身边擦身而过。

    不知道怎么的,这人身影奇快,我却能看得清楚。就在他和三爷擦身而过的时候,他接连向三爷弹射出三支银针,两把小刀。一把豆子。

    我没看错,就是豆子,普通农户家中都有的黄豆。

    三支银针直接射进了三爷的肩胛之中。直接穿过肩胛,射在旁边的山岩之上,撞出三点火花来。两把小刀则被三爷躲了过去。可那一把豆子和那些纸片,却就在落地的瞬间,从地面凭空多出无数的小人来。

    这些小人儿一出现时,个个双目混沌,面容呆涩,举止之间,漂不定,似是无主孤魂,随即纷纷去捡散落在山道上的豆子,每人吞食一粒之后,双目陡然亮了起来,一个个眼泛绿光,瞬间就将三爷围了起来。

    剪纸成卒,撒豆成兵

    阴山道,果然名不虚传

    之前我曾听三爷提起过这个招数,所谓撒豆成兵并不是将黄豆变成士兵,而是以黄豆为载体,每一粒黄豆承受施法者的一点灵气,撒出引来阴魂,阴魂最喜欢的食物是豆腐,但豆腐是无法承载灵气的,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豆子,阴魂现身之后会抢食黄豆,吞入黄豆的同时也吞食了黄豆上承载的灵气,由此接受施法者的控制。

    但这些阴魂,都是惧怕雷电的

    所以三爷顿时冷哼一声,手指猛的一亮,一道雷电直劈而下,散布在他周围,瞬间将那些阴魂击成一道道青烟飘散。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道已经和三爷擦身而过的青烟般的人影,却忽然凌空折了回来,一闪身就到了三爷身边,一伸手,一张黄符就贴在了三爷身后。

    纸人豆兵只是诱饵,就是引三爷使出雷霆之威,雷霆一出,再要积起,就会有一个空隙,虽然时间很短,对这个人的速度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那张黄符,才是致命的

    花错猛的嘶吼一声:“爹”

    随即“轰”的一声巨响,三爷削瘦的身躯如遭雷亟一般,猛的一顿,随即昂头喷出一股鲜血,却仍旧屹立不倒,身上陡然散发出一层金色的光晕来。

    那金光越来越盛,三爷身上的衣衫尽数碎裂,如同蝴蝶一般,一片一片飘飞,三爷的脊背之上,闪现出一副布满整个脊背的巨大金色纹身来。

    那是一匹振翅欲飞的天马,整个轮廓都是金色线条,正散发出灿烂的金光来,这金光,和我在地下石门之前看见的那金光,如出一辙

    三爷陡然大吼一声,身上金光陡然狂盛,直接将我们全都笼罩在其中,随即嘶声喊道:“走”

    我挣扎着哭喊道:“三爷”

    我从来没有见过守护灵,却莫名的知道,这金光是三爷对应的守护灵散发出来的,等到金光散尽,就是守护灵离开三爷的时候,也就是三爷油尽灯枯之时

    花错一边背着我疾奔,一边也嘶声喊道:“爹”

    三爷头也不回,精瘦的身躯挺的像标枪一般笔直,一边昂首阔步,一边扬声说道:“错儿,楼儿,你们记住了,你们是徐家的人,从一生下来,就背着徐家的使命,有些事,我们躲不掉,我们也不能躲大丈夫生当立世,无愧天地,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你们兄弟俩,一定要好好的”

    话一落音,那阴森森的声音又笑了起来:“徐关山,不用交代了,你的守护灵双翼天马已经现世,虽然替你挡下了一记五雷穿心符,可双翼天马的力量,又岂是你一个**凡胎可以承受的没人来救你的话,最多能撑五分钟,你自己就得完蛋,可在这终南山上,谁能来救你”

    “这十里山道,你们才走了一大半,起码还有四里之地,我就不信你五分钟内能赶到山顶,至于你徐家的后人,你应该知道我的,我做事一向都是斩草除根,两个孩子我会送他们下去陪你的,你们徐家一脉,就一起在这里灭绝吧”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那个阴山老祖,应该就是刚才袭击三爷的那道青烟般的人影,这厮一直暗中跟随着我们,终于抓住了机会,成功重创了三爷,虽然三爷的守护灵替三爷挡了一下,可也将守护灵的力量激发了出来,这种力量毫无疑问是十分可怕的,虽然能保护我们一时,却也会将三爷的身体摧毁。

    就在这时,山顶之上忽然想起一声佛号来:“阿弥陀佛阴山老儿,大家同属三十六门,徐家一门忠烈,你又何苦苦苦相逼”

    这一声佛号一起,悠远清亮,经久不散,虽然远隔三四里之远,却在山道之上来回旋绕,如同就在耳边发声一般,异常清晰。

    这声音顿时如同一针强心剂一般,前面的三爷身躯陡然一振,嘶声喊道:“叶前辈,救我徐家血脉一命”

    山顶上又响起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这里哪还有什么叶前辈,仅有枯叶老和尚而已,徐关山,你收了双翼天马,带着孩子们上来吧”

    这话一说,一道青烟般的人影就一闪出现在我们前方山道之上,手指山顶,怒声道:“叶佛心,你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既然出家当了贼秃,不再是叶家的门主,就别掺和我们三十六门的事,不然......”

    山顶上那悠扬的声音又传了下来:“阿弥陀佛我虽不在三十六门,却仍旧在这尘世之中,莽莽沉,可怜苍生,徐家一门双守护,你们意欲何为,真当枯叶双眼昏花,看不出来吗”

    一句话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阴山老儿,你我也曾相识一场,我佛心尚在,毒手却早已放下,你们走吧别逼我破了杀戒,重施毒手。”

    那阴山老祖猛的一转头,看了我们一眼,目光之中满是阴狠之色,似想对三爷出手,却又带有一丝犹豫,显然是惧怕那山顶说话之人,随即狠狠的一跺脚,一指三爷道:“徐关山,算你好命,叶佛心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伸手救你,你最好以后都躲在终南山顶,不然我一定会替我的徒儿报仇。”

    一句话说完,那阴山老祖身形一闪,远离了山道,再一闪,已经飘入旁边山林之中,不知所踪。

    我一听就明白了,三爷曾经杀过阴山三鬼之中一个叫阴左的,想来那阴山三鬼就是这阴山老祖的徒弟,怪不得这老东西死咬我们不放,却是因为这个原因。

    三爷一直等到阴山老祖的身影完全消失,这才又喷出一口鲜血来,缓缓收了金光,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山道之上,身子直挺挺的向前栽去。

    陌楠忽然闪身过去,一把扶住三爷,支撑着三爷的身体勉强不倒。

    花错背着我也到了三爷身边,三爷口角全是血迹,一张脸已经苍白一片,却面露微笑道:“到了到了叶前辈已经答应让我们上去了,就一定会出手救楼儿,这回楼儿有救了”

    花错悲声喊道:“爹,你忍着点咱们就要到了”

    三爷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你们走吧爹太累了,让爹好好的睡一觉吧徐家的担子,也到了你们兄弟俩挑起来的时候了。”

    我拼尽全力喊出声来:“三爷,你还不能睡,担子我们可以挑,但咱们徐家人不能欠人情不还,别的人情,我和花错能给你还上,可你欠黄姑娘的情分,得你自己还啊而且,你是双翼天马的守护者,双翼天马还没给花错,你要就这么睡去,花错怎么办”

    我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三爷松懈下来,他这一睡,只怕就再也无法醒来了,只有激发起他自己心中的求生**,才能让他活下去,所以,我不得不搬出黄姑娘来,三爷的脾气我太了解了,他可以死,却欠不得人情,而花错,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无论如何,他都会为花错撑下去。

    果然,我这话一出口,三爷的脸上忽然就升起一丝坚毅之色来,猛的一挺腰,又咬牙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山顶道:“不错我还不能睡,走我得厚着脸皮,求叶前辈顺便也救我一命”

    话刚落音,在我们左方忽然出现两人来,一人手提花篮,一人手持大秤,身穿黑衣,面戴面具,正是那日在地下石门之前见到过的九人之中,蛊门和盐帮的两个高手。

    两人一出现,就一起对我们发动了攻击,一个手一伸就从篮子里抓了一把花瓣,直接向我们撒了过来,另一个手中的大秤则直接带起一阵风声,秤钩闪着寒光,直接钩向三爷的咽喉。

    三爷已经强弩之末,能撑着勉强不倒,已经是靠着一股意念在支持了,花错背着我,陌楠扶着三爷,颜千凌在旁边帮花错扶着我,几人全都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连躲闪,也不可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