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毒手佛心

    三爷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错儿这事。不是什么大事。你就好好和千凌相处就是。其他的不用多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有一件事,我正好要和你们商量一下。”

    我和花错同时问道:“什么事”

    三爷说道:“我的伤势,经过叶神医治疗之后。三日就可恢复,但楼儿的伤势十分严重,若想痊愈。得在这里呆上三年之久,可我们无法等上三年,现在追逐我们的人。已经全部退走,想必会去云南汇合,共同对付陌人豪。”

    “说实话。我们的实力。一定不如陌人豪,如果陌人豪那边完了,就凭我们爷三个想翻身,必定难如登天,所以我想三日之后,我伤势一痊愈,我们几个就先离开,尽量牵制住他们的力量,争取能拖到陌人豪那边赢得胜利,楼儿你一个人跟随叶神医留在这终南山,你看如何”

    我一听就明白了,三爷这是要走,我虽然明知道三爷分析的是对的,可心中还是十分不舍得,却又找不到让三爷等人不走的理由,三爷要去干的是大事,是正事,我可不能拖后腿。

    我脸上表情一出现,三爷就看出来了,笑道:“楼儿不要难过,我们爷们又不是没有再见的时候,何况,这三年之内,我们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你在这里随叶神医养伤,我倒放心的很,起码有叶神医在,百邪莫侵,你可安全无虞。”

    我忍不住说了句道:“他虽然厉害,可又不是神仙,如果对方想对我下手,就凭他一个,怎么可能能保得住我。”

    说这句话,其实还是因为不想让三爷离开,其实我知道叶佛心的厉害,也看见过他的震慑力,一出手就毒死了九人组的两个成员,其余三十六门四十多人,硬是不敢吭一声,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厉害程度了。

    三爷却没能明白我这种小孩子心性,只当我担心自己一旦被麻三的人拿住,会被用来威胁他,当下就哈哈笑道:“这天底下,如果说还有叶神医保不住的人,那就算三爷在,也是白搭了,叶神医外号叫做毒手佛心,你们可知道,这个外号怎么来的”

    我和花错一起摇头,花错才从云南深山之中出来几个月,我在几个月之前连三十六门都不知道,那叶佛心看上去起码**十岁了,都已经在这终南山上隐居一二十年了,完全不会有交集的可能,我们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号是怎么来的。

    三爷笑道:“叶神医出自药师一门,少年聪慧,惊才绝艳,医术独步无双,除了绝症,其他病症,只要一经他手,就没有治不好的,就算正常的人衰年迈,自然规律,经过他一调理,多活个三两年的都不是难事。”

    “但那时,大家都只是称呼他叶神医而已,虽然对他也极为客气,却仅仅是因为考虑以后搞不好会有求与他,并不是惧他,都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介医者,没什么可畏惧的,所以在五十岁之前,他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当着药师一门的门主,不惊不澜。”

    “就在他五十二三岁的时候,大概是七几年,那时候我才两三岁,还不记事,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事,终于使大家意识到,药师一门不但可以救人,杀起人来,更是十分的可怕。”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一个人身怀绝技,竟然能四五十年不被发觉,这老头儿可真能忍耐,急忙问道:“什么大事”

    花错也露出了迫切想听下去的表情,三爷一笑,缓缓说出一段秘闻来。

    这事和我们徐家也有关系,当年我爷爷还在世,还是三十六门中的人王,领导着三十六门在云南深山之中安居乐业,维持三十六门的一脉传承。可不幸的是,爷爷有个坏习惯,抽烟

    他抽的烟,不是一般市场上卖的香烟,是他自己种的烟叶,收割之后晒干切丝,塞到大烟袋锅子里抽,这种抽法没有任何的过滤,危害极大,而且爷爷烟瘾非常大,几乎就是烟袋锅子不离手,所以五十来岁肺上就得了绝症,虽然三爷没说是什么病,但我估计应该就是肺癌。

    这病连叶佛心也没办法,只能尽可能的延长爷爷的寿命,爷爷身为人王,既然知道了自己命不长久,就得物色接替的人选,不然他要一死,人人都想坐上人王之位,那整个三十六门就得大乱了。

    当时三爷年纪还小,仅仅两三岁,爹天性不喜奇巧之术,无志在三十六门之中争强,苏二爷则姓了苏,眼见人王一位要空缺出来,三十六门中许多门主,都动上了心思。

    当时三十六门中的蛊门门主老苗刀,正值而立之年,骁勇善战,耍的一手好蛊术,又得当地苗民支持,对人王一位,志在必得。

    但这老苗刀性格十分暴戾,三十六门中人,大部分不同意由他接任人王,老苗刀一怒之下,竟然给其中几位反对的比较激烈的门主下了百虫蛊。

    这百虫蛊倒不致命,只是早中晚各发作一次,每次发作起来,身上如同百虫游走,痒入骨髓,即使抓到皮破血流,也无法止住那种奇痒。

    这个时候,叶佛心站了出来,帮大家破解了老苗刀的百虫蛊,并且揭穿了是老苗刀动的手脚。

    这一来,群情激愤,纷纷要对付老苗刀,老苗刀一见犯了众怒,也不敢在青石镇呆了,干脆领着一众门人,反出了三十六门,声称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三十六门。

    可三十六门那都是历经朝代更迭,优胜劣汰,精选出来的,每一门都有每一门的绝学,哪是那么容易就组建起来的,所以老苗刀闹腾了一番之后,勉强凑了四五门,不过倒也有十几名好手,加上蛊门弟子,还有苗疆支持老苗刀的苗民,声势十分浩大,声称要将青石镇给平了。

    于是叶佛心就出手了,他约老苗刀在一处旷野之中单独一战,老苗刀若输了,就回青石镇负荆请罪,老苗刀若赢了,他将自己的脑袋送给老苗刀。

    结果老苗刀耍了个手段,让二十多个蛊门弟子和他招揽的十几个好手事先埋伏好,还叫了三十名苗族汉子,直接配上了腰刀,如果赢了自然更好,如果输了,就准备伏击叶佛心。

    两人到达之后,就展开了争斗。

    由于两人是单独约战,那一场大战,并无外人亲眼目睹,只是后来从叶佛心的只言片语之中,揣摩出了一些,那老苗刀善使蛊术,各种奇巧精绝的玩意层出不穷,但都被叶佛心一一化解,最后将老苗刀逼的没办法了,使出了自己的绝学蛙蛊

    这蛙蛊并不是用一只青蛙做成蛊那么简单,而是养了一只蛙后,将其驯服之后,以各种毒虫为饲,配以奇术,使蛙后变异,长出两排细密的牙齿来,含有剧毒,攻击性极强。

    这蛙后随后就成了生育工具,孵化无数小蛙,这些小蛙也都随了蛙后,长有细牙,含有剧毒,而且成群结队,数量众多,十分的难缠。

    当天老苗刀也是被叶佛心逼到绝处,将自己所有的蛙蛊一并放了出来,数目直达上万之多,铺满了整片的旷野,一起攻击叶佛心。

    这分明是想要叶佛心的命,终于惹恼了叶佛心,盛怒之下,不但使出毒药,让那万只蛙蛊在旷野之中互相厮杀,还直接毒死了老苗刀的蛙后。

    老苗刀大怒,招呼出了埋伏在暗处的六七十人,一起出手,企图将叶佛心格杀在当场,叶佛心单枪匹马,以一敌众,竟然将那六七十人全部毒死,一个没留。

    不但如此,还将老苗刀的双手毒成了残废,亲手提着老苗刀回到了青石镇,逼着老苗刀向大家请罪,至于战斗经历,他并未描述,只说杀了六七十人,爷爷带人去一看,果然如他所言,六七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而那些蛙蛊,则仍旧在厮杀不止。

    爷爷带人将尸体清理了,那些蛙蛊则任由它们自相残杀,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偏偏不凑巧的是,这万蛙齐鸣,厮杀不止,聚集与旷野之中,蛙声直接传到了附近的几个汉人村落,终于引了不少人闻声而来。

    平时谁也没有看过上万只青蛙在一起厮杀,而且这些青蛙还都长有细密的牙齿,所以大为惊讶,也不敢动,一直等到这些蛙蛊死伤大半,剩下的青蛙尽数逃走,那些百姓才各自回去。

    这事这么奇异,当然很快就传开了,经过这么一传,再加上添油加醋,以讹传讹,万蛙残杀的事情,就成了大新闻,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当时甚至有专家特意从北京过去调查了几个月,最后得出了个结论,说是气温变化,不适合蛙群居住,展开的优胜劣汰似的残杀,至于那些青蛙口中细密的牙齿,专家们则直接给定义为新的蛙种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