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三年之约

    由于查不出原因,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直到现在。这万蛙争斗的事。还不断被好奇者提起过,甚至被渲染成了灵异事件。只是谁也不知道,在万蛙争斗的背后,却存在着这般真相。

    从那之后。叶佛心的毒手之名就传开了,但他平时还是救世济人,悬壶行医。救人无数,所以大家又在毒手的后面,加上了他的本名。称他为毒手佛心。

    随着他的名头越来越大,许多玩毒的行家,也开始找上门来。美名其曰切磋。实际上就是较量,毒这个玩意,可不比拳头腿脚,几乎每个玩毒的人,都有自己的独门毒药,一旦中毒,往往都是分分钟就得蹬腿,虽然一般都会配有解药,可毒药难制,解药同样难制,所需多种药材不说,其中还不乏珍惜药草,制作过程也十分繁琐。

    一开始有人找上门来,叶佛心还给解药,后来不厌其烦,干脆不给了,先毒死几个立威,让其余的人不敢再来,可这样一来,名头却更大了,来滋事者更多,叶佛心着恼了起来,来一个毒死一个,一年之间,死在他手上的,只怕没有三十也有二十多。

    被叶佛心毒死的这些人,可都是有师门或者后嗣的,被他就这么毒死了,人家能不报仇嘛可来报仇的又被他毒死了,这人越杀越多,仇就越结越大,越结越多。

    叶佛心无奈,只好辞去了药师一门门主的位置,自己离开了青石镇,一走就再也没回过青石镇,只是偶尔有消息传来,说他只要在一个地方出现,要不了几天,必定会有人暴毙,少则一人,多则数人,不是当地恶霸,就是一些诡异阴毒的道上人物,一直到十来年前,才忽然消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但他毒手佛心的名头,却留了下来,正所谓人不在江湖,江湖仍有他的传说。

    直到三个月前,我替黄姑娘挡了天劫,生死难测,三爷这才想起了叶佛心,费尽心思,才查出叶佛心隐居在终南山的那句奇怪的话,顿时明白了过来,三爷这不是让我养三年伤,而是让我跟叶佛心学三年艺

    这一明白过来,我顿时不干了,急忙说道:“三爷,叶前辈的毒术虽然厉害,但我更喜欢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何况他是药师一门的,我们是人王一脉的,这样也与情理不合。”

    三爷一见说漏嘴了,只好点头道:“我没说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差,叶前辈倒是有教你的意思,不过我没同意,这一点,我和你的想法是相同的,所以叶前辈才会说门户之见,害人不浅,我的意思是,你跟着叶前辈,学的却是九亟,只不过九亟之术中,很多术语,晦涩难懂,我又不能亲自在身边指点你,只好由叶前辈代我教你。”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那他不是也能学会我们徐家的九亟吗”

    三爷笑道:“叶前辈今年都快九十了,还能活多久,何况,我相信他”

    我再也没什么话可说了,只好问道:“三爷,你学九亟之时,一共用了多少时间”

    三爷想都不想就说道:“我修习的早,五岁就开始接触九亟,占了很多的便宜,用了三个月时间才入门,三年之后,才有小成,十年才能熟练掌握,真正大成,却是在我得到守护灵之后了。”

    我一听就傻眼了,三爷得到的守护灵,是原本花家的,也就是说,三爷是去了云南之后得到了花家的守护灵,才算真正有所成,那起码也是在三爷二十多的时候,三爷可比我聪明多了,从五岁开始练,最少也是十五年,我现在都十九了,就算能和三爷一样,十五年练成,可谁知道十五年后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

    刚想到这里,三爷忽然叹息一声道:“其实,我原本是不想现在就教你的,你一旦学会了九亟之术,前途会更加凶险,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般地步,我也不得不行非常手段。”

    “你的最佳时期,应该是在半年之后,年满二十,方适合修炼这些奇巧之术,不过你三个月前替黄姑娘挡了天劫,雷霆亟顶,身体上起了一些变化,再加上正好有叶前辈在,我也放心许多。”

    我又是一愣,随即问道:“三爷,为什么我要满二十岁才能练”

    三爷笑道:”你难道自己没有发现吗你天生体质特殊,对危险有一种近乎本能般的感应,而我们对危险的感知,则是来自经验和阅历,从细微之处判断出危险的存在,以及危险的程度,你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只要危险一靠近你,你自己就有了感应。”

    “这种体质,阴性太重,灵感太盛,是我们三十六门之中,可遇不可求的,但也正因为这种体制,你却不能过早的修炼九亟之术,而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则是借天之威、地之力、人之元、魂之灵、心之智、威之慑、气之劲、势之沉,体之力,九力互辅而成,虽然可拆可合,但走的毕竟是刚猛的路子,和你的体质十分冲突。”

    “你如果过早修炼,必定刚柔冲突,阴阳不调,冷热相交,筋脉不顺,所以必须要等到二十岁,其时血气方刚,阳气正足,阳长阴黯,骨骼成型,筋脉定统,这时再修炼九亟之术,更收事半功倍之效。”

    说到这里,三爷又笑道:“不过,你这次替黄姑娘挡了天劫,阴气被雷霆之威尽数除去,更无意之中使雷霆之力残余不少在你体内,虽然差点伤了你的性命,却也算因祸得福,须知三爷练到第十个年头,才有雷霆之感。”

    正说话间,陌楠却已经吃过了饭,寻了来,喊我们回去吃饭,叶佛心长期一人居住,碗筷极少,所以吃饭也得轮着来。

    三爷似乎不愿意在陌楠面前多说什么,马上闭上了嘴,让我们将他扒出来,大家一起向木屋走去。

    我知道陌楠最多再三日,就会随三爷下山,心中十分不舍,故意不让花错背我,让陌楠扶着我,慢慢的走在最后面。

    等三爷他们进了木屋,我就问道:“陌楠,你在我昏迷之时说的话,可还算数”

    陌楠一愣神,显然忘了自己说过什么话,我顿时急了起来,急忙提醒道:“就是我醒过来之前,你和我说的话。”

    陌楠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一张粉脸瞬间红了起来,低下头去不理睬我。

    我急忙说道:“刚才三爷说了,三天之后,你们就会下山,而我则要留在山上三年之久,你们可以来看我,我却不能下山,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就常来看看我,如果只是当时为了激发我求生欲哄我的,你就当我没说。”

    陌楠面色更红,刚要说话,颜千凌已经跑了出来,一见我们咯咯一笑,对着陌楠比划了一下刮鼻子的手势,陌楠顿时面色更红的如同朝霞一般,一下松开了我,就去追颜千凌,幸亏我的腿脚已经恢复了点力气,要不准得摔在地上。

    陌楠跑了两步,忽然猛的一回头,对我笑道:“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你就好好的在这里呆三年吧”一句话说完,转身追着颜千凌跑去。

    我脑海之中却是一炸,她说的竟然是真的只要有这一句话,只要她真的会来,别说三年,三十年又何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