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深山岁月长-为!!!!第2个飞机加更第1章

关灯
护眼
    一直到被花错拉进木屋,我的脑海里都始终盘旋着那两句话。就连身上的疼痛。都减轻了许多。

    吃完饭花错将三爷又埋在了地下。将我背到水潭边,将我扒光。只留了条短裤,我自己爬上木架,将身体全部浸入水中。顿时清凉透体,不一会那群五色斑斓的小鱼儿就由了过来,围着我吸吮。十分受用。

    不一会陌楠和颜千凌来了,花错多鬼马,立刻就带着颜千凌去采野果。留下陌楠和我单独相处。

    陌楠将鞋子脱了,雪白的玉足在潭水中撩着水花,和我说笑着。情愫在两人之间弥漫。一笑一眸、一言一语,对我来说都充满了甜蜜,我只觉得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就连三十六门之乱,也抛到了脑后。

    可惜,欢乐总是短暂的

    这样的日子,也就三天

    三天转瞬即过,这叶佛心确实有点手段,三爷那么重的伤,竟然完全康复了,只是埋三爷的那个坑里的土,已经变得一片焦黄,随手一敲,就如黄沙一般散开。

    人生最悲痛的事情,莫过于生离死别,可分别的时刻,还是到了

    三爷将写有九亟之术要诀的绢布,交给了叶佛心之后,就带着花错、颜千凌和陌楠离去,我本来想送他们一段的,却被三爷拒绝了,理由是我的身体还没完全好,行动不方便,应当好好休养。

    我站在山是对我的身体有好处,我也认了。

    而我练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又足足用了三个月,已经入冬了,三爷等人,依旧没有回来看我。

    一次都没有

    我终于忍不住了,在叶佛心让我继续跑步的时候,我开始抗拒,要求他教我九亟之术,叶佛心一听,顿时笑了起来,斜着眼睛看了我几眼道:“就你这小身板还想学九亟,我保证你连门都没摸到,自己就已经疯了,九亟之术,刚猛威烈,引用的又是天地之威,几乎是一切邪祟之物的克星,筋脉不比平常人粗三倍,练一个死一个”

    他这么一说,我也愣住了,终于明白了三爷为什么要和我在这里呆上三年,也明白了三爷为了让我潜心修习,这三年之内,是不会再来看我的了。

    不但三爷不会来,花错、颜千凌和陌楠都不会来三爷一定不会让他们来打扰我的。

    我是徐家的人,九亟之术,不能不继承下去,当下只好咬牙苦撑,又三个月之后,万物复苏,枯枝新芽,大地萌绿之时,叶佛心终于开始引导我修习九亟之术的第一步。

    其中繁琐,就不一一细说了,我明白了三爷的心思之后,每日刻苦修习,转眼就过去了两年零九个月。

    深山岁月长,流逝悄无声

    我身体上的伤痕,已经尽数消失,新长出的皮肤,和正常肤色一般无二,个头又长高了一截,头发直接长成了披肩,面目也有了变化,眉毛更浓了,鼻梁更挺了,用那水潭当镜子的时候,我甚至能发现,自己的神色也显得坚毅了许多。

    身形变化更大,肩也宽了,背也厚实了,力量也大了,拳头也硬了,一拳下去,能打断一颗碗口粗的小树。

    至于九亟之术,我也摸到了点门道,虽然不敢说熟练,也算小有所成,自觉得对付一般的邪祟之物,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我相信,三爷看见我,一定会很高兴陌楠也不会失望

    还有三个月,就够三年了

    这两年九个月,我几乎是数着天数过来的,就盼着三年之约一到,能和三爷等人见面就能和三爷并肩作战再也不会让三爷一个人孤独的前行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拖后腿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对叶佛心的印象也改变了许多,这老头虽然脾气有点古怪,可实际上侠义的很,用古道热肠来形容,也不为过,互相摸透了脾气,就熟络了许多,他给我讲了无数稀奇古怪的事情,以及一些三十六中的奇巧之术,我都有用心记住。

    我们的关系已经亲密的很,我改口称他为叶爷爷,他和我爷爷同辈,这么称呼他也正确,他倒也满享受这么称呼他的。

    原本我以为,我就会这么风平浪静的度过这三年,一直到三爷来找我,可这一切,都随着一个人的出现,被击得粉碎

    那天正好叶爷爷下山去了,依旧留下了盘角山羊守着我,我在木屋之前练了一会,就已经满身大汗,就奔到水潭边,反正深山之中,也无人烟,衣服一脱,精赤着身子就跳了下去。

    实际上现在还没入夏,潭水还很凉,不过这接近三年的时间,我都这么洗过来了,也习惯了。

    谁知道刚跳入水,还没来得及痛快的洗一把,忽然就蹿出来一条雪白的白狐,一副慌不择路的模样,一头就扎进了水潭之中,正好被我一把抓住。

    我抓起来一看,这小白狐正用一双大眼睛盯着我看,浑身发毛被水湿透了,紧贴在身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顿时就乐了起来,笑道:“放心,我虽然喜欢吃肉,却也不忍心吃你,陪我玩耍一会,我自会放你走。”

    那小白狐却像听懂了我说的话一般,连连点了两下头,我一见更乐,又问道:“你能听懂我的话如果能听懂,你就再点一下头。”

    话一落音,那小白狐直接就点了一下头,这可把我乐坏了,平时我练功都一个人,叶爷爷一直让盘角山羊陪着我,那盘角山羊就像木雕泥塑的一样,从来不会给我半点反应,如今忽然多了这条小狐狸,这可太好了。

    刚想到这里,水潭边上忽然出现一道黑色人影,伸手对我一指,阴声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