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一叶知秋 -为!!!!第2个飞机加更第2章

    我抬头一看,却是个熟人。就是那叶家的黑衣老太婆。名字我没记错的话。叫做叶知秋,这老太婆两三年来却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副阴森森的模样,就连脸上的刀疤,也还是那么刺眼。

    她这一问。我顿时就明白了,我这时刚从水里钻出来,头发又长。遮挡了半边的脸,再加上这两年多模样改变甚大,她这是认不出我来了。

    当下我就故意笑道:“怎么这里是你家的吗我凭什么就不能来洗澡”

    那黑衣老太婆眼神猛的一冷。随即又恢复了原样,冷哼一声道:“山野愚夫,我不和你计较。赶快将你手中白狐给我。我饶你不死。”

    我当然不会将白狐交给她,但这老太婆姓叶,也是药师一门的,不知道和叶爷爷什么关系,太过得罪的话也不大妥当,决定还是先摸摸她的底,当下笑道:“对不起,这白狐是我抓到的,凭什么给你,除非叶神医找我要,其余的谁都不给。”

    我这么说,自然是要她自曝底细,如果她和叶神医真的有什么关系,我也好想法子应对,反正这只白狐我是不能给她,这老太婆看上去就鬼气森森的,决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却不料那老婆勃然大怒道:“既然你一心寻死,可不要怪我。”

    一句话说完,忽然手一挥就探出一抹青烟来,青烟顿时化为烟箭,笔直向我射来。

    这一招,我见过,就在山道之上,那蛊门和盐帮的人准备偷袭我们的时候,那盘角山羊所用的,就是这一招,应该是药师叶家的秘技之一,这一下更是认定这老太婆和叶神医关系匪浅,也不好真对她出手,看她这年纪,和叶神医也差不多,搞不好是叶神医的姐妹之类,万一失手伤了她,叶神医那里我也不好交代。

    当下只好抱着那白狐往水潭下一缩,躲过了那烟箭,随即露出头来,看了那老太婆一眼,目光之中,同样不大友善了。

    这老太婆竟然一出手就想要我的命,幸亏她的手法远不如叶神医,要不然的话,我岂不是死的很冤枉,真想不通,叶家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那老太婆一见我没事,目光之中阴冷之色更甚,冷声道:“还敢瞪我,好,我就让你自己挖下自己的眼珠子来。”

    一句话说完,伸手对我接连弹了两下,两点蓝色烟雾飘起,在半空之中飘飘荡荡,直向我飘来。

    这东西我没见过,不知道厉害与否,正琢磨着该怎么破解,忽然金光一闪,那盘角山羊就出现在了那老太婆的身边,口一张,两点蓝烟已经飘飘荡荡的退了回去,一直被盘角山羊吸入口中。

    盘角山羊一出现,我就见那老太婆一愣,脱口而出道:“你是什么人盘角山羊怎么会救你”

    我心恼她出手狠毒,也冷哼一声道:“关你什么事你又是什么人”

    其实我心中已经知道,这老太婆必定和叶神医关系匪浅,不然这盘角山羊就不会仅仅收了毒烟那么简单了。

    那老太婆沉吟了一下,大概也知道我和叶神医必定有什么关联了,说道:“我叫叶知秋,一叶知秋的叶知秋,这盘角山羊就是我们叶家的守护灵。”

    我当然记得她叫叶知秋,她这态度都软下来了,我也不好翻脸了,可也不能让她抢走白狐,当下故意使劲一抛,将手中的白狐抛到了水潭对岸,那白狐甚是灵巧,落地一滚,身形一纵,已经迅速逃入深山之中。

    那老太婆顿时气结,伸手一指我道:“你......你......”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什么你,那白狐是我好朋友,我每日在这里练功,都会来陪我玩耍的,你要抓它,我自然不同意再说了,那白狐又不是你的,如果你叫它,它答应你,我再给你抓回来。”

    反正那白狐已经跑了,就算不跑,也不能开口和我对质,我只要信口胡扯一通,能对付过去就行,等叶神医回来了,我怎么都是晚辈,想来她也不会过分为难我。

    那老太婆猛的一跺脚道:“你给我等着”一句话说完,竟然腰一扭转身跑了。

    我顿时哈哈大笑,这老太婆也有意思,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刚才跺脚扭腰的动作,还宛如少女,看的我实在忍俊不住。

    谁料我这一笑,那老太婆竟然一转身,将我放在水潭边的衣服抱起就跑,我顿时傻眼了,我可是脱的精光,这一下如何是好,对方虽然是个老太婆,可毕竟男女有别,我总不能就这么跳上去追吧,只好站在水潭中喊道:“你回来,把我的衣服放下不然我放盘角山羊杀了你,现在盘角山羊可是听我的。”

    那老太婆却根本不听,一边跑一边咯咯笑道:“徐镜楼,我已经认出你来了,别跟我装了,盘角山羊是谁的,我比你清楚,你说这衣服是你的,你叫两声,衣服若是答应了,我就给你送回去。”说话间,已经一溜烟跑的没影儿了。

    我傻傻的泡在水潭中,没想到还是被这个老太婆认了出来,这下可算跟头载到家了,连衣服都赔进去了。

    一直在水潭中泡到下午,叶神医终于给我送了衣服来,想来是叶神医回来后,听那老太婆说了事情经过。

    我一穿上衣服,叶神医就笑道:“你虽然也算鬼精灵,可和秋儿比起来,却还差的多,要不是秋儿认出了你,你只怕要吃大苦头。”

    我顿时一阵不满,说实话,我认为那老太婆刚才只是趁人之危罢了,真要动手,我未必就会输她。

    正想着,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爷爷,他衣服穿好了吗合不合适”

    我一听就火冒三丈,怒声道:“我的衣服,当然合适你还以为我在水里泡胖了不成”

    远处那女子咯咯笑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看你衣服上破了两个洞,给你补了起来,还不落好了不穿拉倒,你再给拆开。”

    我低头一看,还真是如此,衣服上破的两个洞真的补了起来,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那女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穿上衣服就回来吃饭,马上饭菜快凉了。”声音渐行渐远,显然已经走了。

    叶神医好像也显得兴致颇高,连连点头道:“对对走走,回家尝尝秋儿的手艺。”一边说话,一边拖着我就往木屋走去。

    爷孙俩一进门,我顿时就是一愣,木屋之中,桌子旁边,坐着一个妙龄少女,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明眉皓齿,面若桃花,眼含秋水,唇如点珠,长的十分美艳,异常妩媚。

    那少女一见我发呆,顿时咯咯娇笑道:“怎么不认识了”

    这声音一起,我就听出来了,正是那个黑衣老太婆的声音,虽然她装扮成黑衣老太婆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装出阴森森的语气来,可那说话频调却还是一样。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叶神医今天特别开心,敢情这叶知秋是他孙女,孙女来看他了,当然开心。

    我却莫名的拘谨了起来,她若是个老太婆,也还罢了,一想到自己光着身子泡在水里的样子,就不敢抬头,但一想到她出手那么狠辣,心里又气的慌,一时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倒是叶神医打了圆场,说道:“吃饭吃饭秋儿的饭菜,那可是拿手的,这一晃又有四年没见了,秋儿已经长成了大姑娘,想来手艺一定更佳。”

    我也不说话,低着头坐下,刚端起碗筷,那叶知秋却忽然笑道:“徐镜楼,吃了我的饭,就得帮我做事,那小白狐,你得帮我抓回来。”

    我直接把碗往桌子上一丢,说道:“不行我情愿不吃,也不去抓那白狐。”一句话顿时将那叶知秋的堵的说不出话来了,一张俏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

    叶神医急忙打圆场道:“秋儿,那东西我们终南山也挺稀罕的,而且修行不易,已具灵性,不易抓捕,你要那小白狐做什么”

    叶知秋这才找到了台阶下,小嘴一撅,说道:“哪是我要,是苏家哥哥下个月要结婚,我不寻思着找件稀罕东西,送给未来的苏家嫂子当礼物嘛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小白狐,眼见就要抓住了,却被他放跑了。”言辞之中,女儿娇态毕现,还恨恨的盯了我一眼,和之前那个阴森黑衣老太婆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我却根本就没注意到,反而被她说的话引起了兴趣,急忙问道:“苏家哥哥苏出云吗他要结婚了娶的是谁家的女儿”

    叶知秋扬起了脸来,故意对我哼了一声,转头却对叶神医说道:“苏家哥哥就是苏出云,娶的是纵横一门陌人豪的女儿陌楠,苏家哥哥自幼宠我......”

    后面的话,我根本就没听见,耳边直如炸雷不断轰鸣,苏出云要结婚了,娶的是陌楠苏出云要结婚了,娶的是陌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