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噩耗连连

    那叶知秋还在嘀嘀咕咕的和叶神医说着话,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叶知秋的手。就对叶知秋吼道:“你胡说。陌楠怎么会嫁给苏出云”

    叶神医的脸上也变了颜色,沉声道:“秋儿。苏家和陌家的婚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说仔细一点。”

    叶知秋这才露出一丝诧异来,却并未挣脱被我抓着的手掌。看了看我道:“还不是陌人豪不自量力,企图夺人王之位不说,还扬言要重新整顿三十六门。一开始确实有些人受了他的蛊惑,加上他不知从哪里请来了几个年轻高手,很是凶猛。几乎将青石镇的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后来三十六门旁支纷纷赶回云南,局面开始变得僵持不下,每天都发生厮杀。青石镇一度腥风血雨。两三年来,死人无数,两边的损伤都十分惨重,而且伤亡的人员,还在不断上升,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上个月。”

    “我们三十六门,始终是以青石镇为据点,而陌人豪率领的那些高手,则藏在青龙峰上,一个月前,不知道苏二爷用了什么手段,青龙峰上的人,忽然全部下山了,直奔青石镇而来,大家全都十分紧张,原本以为要爆发一场殊死之战,可陌人豪到了青石镇之时,忽然将那几个年轻高手全都遣散了,孤身一人进了青石镇。”

    “就在大家都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苏二爷忽然宣布,说陌人豪眼见这两三年来三十六门互相残杀,心有不忍,愿意化干戈为玉帛,自行回归三十六门。”

    “同时还宣布了苏出云哥哥即将迎娶陌楠的消息,宣称是两家联姻,永结同盟,从此青石镇回归平静,再也不会发生同门相残的事情。”

    “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陌人豪又重新回到了青石镇,原先随陌人豪反出青石镇的几人,也都回来了,虽然有许多人因为亲友的惨死,对陌人豪等恨之入骨,可又唯恐再度挑起祸乱,再加上苏二爷四处安抚,全都选择了隐忍下来。”

    “苏家就开始着手筹备喜事,亲事就订在下个月初九,我琢磨着苏叶两家一向交好,云哥哥自幼宠我,陌楠也和我年纪相仿,这不得表示一点心意嘛寻常礼物,我们三十六门的人,哪会看在眼中,这一琢磨,就将心思动到了这终南山白狐的身上。”

    听到这里,我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陌楠这绝对不是自愿的,从叶知秋的描述中,可以分析出来,陌人豪一定是输了,而且输的十分彻底,就连陌楠,都不得不被当成了牺牲品,用苏陌两家联姻,来获取陌人豪一派的性命安全。

    一想到这里,顿时一阵阵心疼如刀割,可怜陌楠,竟然被当成了求和的工具,她即使有万般不愿,也不能置自己的父亲和父亲的部署生死与不顾,只能答应嫁给苏出云。

    幸好距离下个月九号,还有二十多天,我必须前去云南,加以阻止,我不管什么谁胜谁输,可无论如何,也得将陌楠抢回来

    主意一定,我立即就站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叶神医的面前,对叶神医咚咚咚磕头三个,恭声说道:“叶爷爷,楼儿这三年来,承蒙你照顾,若此番不死,必定回来侍奉你老,可楼儿知道此去凶险无比,三十六门藏龙卧虎,楼儿孤身前去,难免九死一生,若是无法归来,还请叶爷爷不要怪罪楼儿。”

    叶神医伸手扶起了我,沉声道:“看样子,陌人豪和你三爷,都失利了,我知道你没法等了,不要着急,大不了,老和尚陪你下山一趟就是。”

    一句话说完,又长叹一声道:“老和尚原本以为能在这终南山上,安静终老,如今看来,只怕又不得不让这双手,再度沾满血腥了。”

    一句话说完,转头对叶知秋道:“秋儿,你可有徐老三的消息”

    我却是大喜过望,叶神医的意思很明显,这是要随我一起去青石镇,有他老人家在,我顿时有了点底气,听叶神医一问起三爷来,急忙也将目光看向那叶知秋。

    叶知秋道:“徐三爷在一年之前,也去过云南,但刚到云南,还没到青石镇,就被人袭击,对方有九人,都是黑衣面具,身手十分了得,在回龙坡上,血战了足足有半天,最终三爷搏杀了对方一人,自己也身受重伤,就在性命垂危之时,忽然又钻出四人来,一样隐藏了自己的面目,救走了三爷,从此三爷不知所踪。”

    我一听顿时心急如焚,这也就是说,三爷现在生死不明,我如何能够不着急,急忙追问道:“三爷被救走了,那花错和颜千凌呢”

    叶知秋却摇了摇头道:“三爷是孤身一人去的云南,并没有见到花错和你说的颜家妹子,自从三爷失踪,花错也销声匿迹,再也没有见过他在哪里出现。”

    叶神医又问道:“陌人豪遣散的那几个年轻高手,都叫什么名字大概长什么模样现在可有他们的线索”

    我看了一眼叶神医,果然是姜是老的辣,他这分明是想将那几个年轻高手拉拢过来,助我们一臂之力,那几人原先都是跟随陌人豪的,如今陌人豪战败,他们虽然被遣散,却一定心有不甘,如果我们趁机拉拢,极有可能会帮我们。

    叶知秋道:“名字我倒是知道,可他们自从被陌人豪遣散,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几人出现的十分奇怪,之前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号,就像一夜之间,忽然从地下冒出来的,被遣散之后,又忽然消失,就像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他们存在一般。”

    叶神医眉头一皱,沉声说道:“名字说来听听。”

    叶知秋道:“领头的是一女子,名叫蓝若影,年约二十六七岁,貌美如花,行事狠辣,人虽看上去十分妩媚,却异常泼辣,使一把四尺长的锯齿刀,锋利凌厉,而且还擅长操纵木偶,木偶藏于何处,从无人知晓,总是在和人对战的过程中,突起暴袭,在和青石镇的交手过程之中,死在她手里的,不在少数。”

    “在蓝若影的身边,总会跟着一个瘦如竹竿般的男人,叫钟炎,此人平时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如同始终睡不醒一般,可一旦动起手来,速度之快,闪电不及,身上带有十八把飞刀,飞刀一出,例不虚发,有人怀疑他是短刀一门的传人,可查遍短刀的门众,也没有一人符合。”

    “此外还有一个碧目女子,叫陶莉莉,疑是外域女子,长的十分妖艳,天生一双碧眼,始终面若冷霜,从未听她和人有过言语,能通阴魂,善驱鬼魅,与人交手,必定双目紧闭,跌坐在地,随即无数阴兵涌出,与对手厮杀,从她的对敌方法上来看,很有可能是走阴人一门,可同样查找不到她的任何讯息。”

    “另外还有一汉子,年轻,健壮,性格爽朗,打起架来不要命,身体各个部位都能成为他的武器,拳打脚踢,肘打膝击,头顶肩撞,甚至牙齿咬,什么都能用上,出手从不讲章法,完全是一上手就拼命,而且身体恢复机能惊人,头一天不管受多重的伤害,第二天即回复如常。此人身份明确,是金甲一门外姓传人,叫王炎林,因那蓝若影一直喊他老四,所以这两三年来双方交战,大家都叫他拼命四郎。”

    “这四人是主要战斗力,十分凶悍,还有一个战斗力不强,看上去很是年轻,白净秀气,略带羞涩,但却拥有超强的观察力,懂唇语,能从别人细微的动作中揣摩出别人的内心活动,叫白小娜,是他们的智囊,也是三十六门中人,属于通灵一门。”

    “这五人都是忽然出现的,陌人豪一反出青石镇,这五人就出现了,在双方交战的一开始,青石镇因为这五人,曾一度被打的全村尽迁,躲入深山之中。陌人豪遣散他们之后,三十六门也曾四处寻找他们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叶知秋一说完,叶神医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极其凝重了起来,转头看着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色,缓缓吐了一口气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这般严重了吗他们都出现了,也没能扳回局势吗难道是井里那些人也掺和进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叶神医一定知道些什么,同样的表情,同样的话语,我在三爷身上也看到过,当时三爷也曾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没有叶神医说的这么明确,我曾问过,但三爷并没有说,看来这其中,必定还有什么惊人的秘密。

    当下我就急忙问道:“叶爷爷,这五人是什么身份你所说的井里那些人,又是些什么人”

    叶神医却和三爷一样,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双眉头却越皱越紧,面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双目之中,也逐渐露出一丝恐惧之色来,随即长出一口气,说道:“吃饭吃完饭连夜下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