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倔强的刘存龙

关灯
护眼
    我一听二话不说,坐下来端起碗就开吃。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各种隐瞒。从三爷到叶神医,皆是如此。话说半截,就是不挑明,开始我还憋的难受。现在已经不再去想了,该告诉我时,一定会告诉我。不想告诉我时,就算我磨破了嘴皮子也没用。

    吃饱喝足,收拾了一下。木屋房门都不用关,爷孙三人就出门下山。

    终南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千峰碧屏。深谷幽雅。可我们爷孙哪里还有心情欣赏沿途风景,一路疾驰,到了山脚,转道向北。

    这一转向北行走,我就有点纳闷了,我虽然文化不高,可好歹也上过几堂地理课,终南山往云南,应该折道向南,先入汉中,过嘉陵江至重庆,到宜宾至昆明,这往北走,不是南辕北辙吗

    当下就问道:“叶爷爷,咱们是不是走错了这是往北的方向。”

    叶神医却一点头道:“对我们就是要往北,先去徐家村”

    我一愣道:“回徐家村徐家村都空了,人都在云南呢现在去徐家村有什么用”

    叶神医头也不回,边走边说道:“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三十六门卧虎藏龙,更有许多高手伏世未出,你一人去云南,必死无疑,可我一去,也必定会引得其他一些老鬼闻风出动,势必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可我们现在势单力孤,徐三不知所踪,陌人豪折戟沉沙,那几个年轻人也被迫销声匿迹,仅余我们爷孙三人,可面对的却是整个三十六奇门,魑魅魍魉,凶煞邪阴,都将会阻挡在我们的前路上,你必须先行收服那守护灵,方能有实力和对方抗衡,不然的话,我们爷孙三人,也会步了徐三和陌人豪的后尘。”

    我一听就明白了,叶神医这是让我回到那地道之下,去收服守护灵,这对我来说,确实是好事,可以增加很大的实力,可转念一想,却又担忧了起来,马上说道:“可我收服了守护灵之后,那地下所藏之物怎么办我不可能不和人交手,一交手,对方就会立即知道守护灵已经被我收服带走,他们肯定会进入地下,将深渊之中的东西取走。”

    叶神医冷哼一声道:“在你们上终南之时,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你没有随徐三下山,他们也应该猜到你是在山上学艺,按道理来说,他们不可能会放过你,可这两三年来,却风平浪静,不但没有人来暗算与你,就连骚扰也未见到一次,你猜这是为何”

    我心头灵光一闪,已经领悟了叶神医的意思,诧异道:“他们故意如此,重伤三爷,全力摧毁了陌人豪的势力,就是为了让我去收服那守护灵,好进入地下深渊,取那东西。”

    叶神医一点头道:“对他们就是这个意思,井下之物,十分重要,他们要想翻起浪花来,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获得那东西,可你那守护灵之威,却又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既然认了你为主,就只能从你下手,逼你将守护灵带走,如果我猜想的不错,就连陌楠那丫头嫁给苏出云,也是逼你出山的一种手段。”

    说到这里,转头看了一眼叶知秋道:“只不过,这个消息得有一个人来传递给你,还将主意打到了我孙女的头上,别人上了终南山,只怕盘角山羊不会放过他,只好怂恿我这孙女前来捕捉白狐,他们也一定知道,秋儿上了终南山,也一定会来看我,陌楠要嫁人的消息,也就算顺利传递到了。”

    我顿时恍然,怪不得叶知秋四年都没来过终南山,现在却忽然跑来了,原来也是被人当了枪使。

    叶知秋也琢磨过味来了,粉脸一红道:“爷爷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在我耳边念叨陌家姐姐喜欢白狐的,就是苏出云,我一直拿他当兄长看待,没想到他竟然算计与我。”

    叶神医哈哈一笑道:“无所谓,就算他们不使这一招,也一定还会有下一招,总之,不逼楼儿将那守护灵带走,是不会罢休的,这次这样,还算好的,万一他们以陌人豪和徐三、陌楠、花错等人的性命相逼,这傻小子也还是得乖乖上当。”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他们却太小看我了,大概以为我这头老虎已经老了,没有了锋利的爪牙,既然如此,他们也迟早会找上我,我还不如一起出来活动一下筋骨。至于那井下之物,我自有打算。”

    这话一挑明了,我也没说的了,三人一路出山,上了公路,走一段搭一段顺风车,有叶知秋在,倒也不难,拦车几乎一拦一个准,凌晨四点左右,我们已经到了距离徐家村二十里地的向阳水库。

    向阳大队是这一段比较富裕的,所以公路一直修到了这里,再往我们徐家村走,就得走小路了。

    好在也不远,我在终南山这两年多,几乎每天都跑上二十多里,早已经跑习惯了,爷三一路到了徐家村一里开外,叶神医带着我们钻进了荒草丛中,要我们睡上一会,万一等会要是和对方遇上,也不至于因为疲累而战斗力大减。

    可我哪里睡得着,就躺在草丛里看天,叶神医倒是睡得快,没要两分钟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我的思绪已经飞回了徐家村内,想起以前和三爷在徐家村所经历的一切,恍然如同一场梦境,三年的时光,却没有使这场梦减退半丝颜色,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刚想到这里,徐家村上忽然喧闹了起来,一片喊打喊杀之声骤然而起,紧接着不断有风雷之声传来,夹杂着各种怒喝之声,显然是发生了一场混战。

    紧接着就见一道人影飞一般的从村口奔了出来,一路向我们藏身的方向跑来,身后则跟了十来个汉子,手里各拿武器,纷纷高喊道:“别让他跑了,这次一定要拿住他”

    我一骨碌就站了起来,叶神医也一下跳了起来,将我往草丛中一压,低声说道:“先看看再说”

    话一落音,带头狂奔那人已经到了我们前方,我趁着月光一看,削瘦干瘪,额头上有一片血迹,身上衣衫也被撕裂了数处,十分狼狈,面色却异常坚毅,手里还拿着一条山神鞭,正是当日离我们而去的刘存龙。

    刘存龙正跑着,身后追赶的人群之中,忽然想起了一声尖利的啸声,啸声一起,刘存龙就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随手一把,从腿上扯下一条小蛇来,双指一捏,捏住那蛇头,直接给捏爆了,顺手砸向后面追上来的人群。

    可这一耽误,已经被两个跑的快的,截住了去路,身后那尖利之声又起:“大家不用和他硬拼,这小子被我的毒蛇咬了一口,不要五分钟,就会自行到阎王爷那里报道。”

    刘存龙手中山神鞭一挥,大吼一声:“小爷和你们拼了”山神鞭立即发出噼啪之声,看得出来,这三年来,刘存龙的实力增加了不少。可那些人却并不和他交锋,只是死死困住,等待他毒发身亡。

    我一见大急,急忙说道:“叶爷爷,我们得救他,这人叫刘存龙,是刘赶山的徒弟,当时送我上山,也有他一份,后来和我们走散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叶神医一点头,随手弹出一点青光,一直飞到刘存龙身边,随即消散,却并没有现身的打算,反而将我压的更低,轻声说道:“再等等,让这小子再撑撑,我得知道这些家伙的主子是谁。”

    我虽然心中焦急,却也明白叶神医的意思,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刘存龙被困在人群之中,如同一只野兽一般嘶吼不断,幸好叶神医刚才那点青光,已经替刘存龙解了蛇毒,不然的话,估计现在已经躺下了。

    这时一个站在一边的汉子就尖着嗓子骂道:“刘存龙,这三年来,你天天跟我们耗着,偷袭暗杀,无所不用,我们的兄弟,起码折了十七八个在你手里,今天终于捉住了你,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随即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刘存龙,我一直敬你是一条汉子,你若跟了我,从此之后,之前的旧账一笔勾销,我可以给你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还可以让你从此名扬三十六门,你看如何只要你点个头,可就是天堂”

    我一听这声音十分耳熟,急忙探头看去,只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那麻三。

    这一见到麻三,当真是分外眼红,恨不得马上起身去生撕了他。

    就在这时,刘存龙忽然哈哈大笑道:“做梦我刘存龙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大人物,可也知道忠义孝耻,怎么会和你们这帮狗贼同流合污,恨只恨,刘存龙没有翻天的手段,无法将你们一一杀光。”

    一句话说完,又一仰头喊道:“师父存龙无能,不能给你报仇了”话未落音,已经猛的一抖手,手中山神鞭带起一道风雷,直向自己脑门上抽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