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重回地下--为!!!!第2个飞机加更第3章

    风雷刚一起,叶神医已经像一道影子一般飘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刘存龙手中的鞭子。直接劈手给夺了过去。

    刘存龙一愣神。叶神医随手又将鞭子塞了给他,冷声道:“打不过人就自尽。你可真够有出息的,真给刘赶山挣脸啊如果刘赶山还没投胎,不知道会不会气的重新活过来”

    刘存龙又不傻。一听就知道是来了救兵,面色一喜,还没来及说话。那麻三已经大呼一声:“走大家快走他是毒手佛心叶佛心”

    话一出口,叶神医就嘿嘿冷笑道:“我既然都出来了,你觉得你们还能走得掉吗谁敢动一下。我保证他活不过十秒。”

    那些人大概都听过叶神医的名头,这句话一说,大部分人竟然一起顿住了身形。全都一动不动。倒是那麻三身形电闪,带着三五个人直向徐家村奔去。

    叶神医冷哼一声,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奔跑中的最后一人,已经猛的一下跳了起来,直接蹿起两米多高,随即重重的摔在地上,双手一卡自己的脖子,舌头往外一吐,整张脸已经乌黑一片,随即脑袋一歪,竟然就这么死了,从他起步逃跑,到中毒死去,真的没超过十秒。

    紧接着又有奔跑中两人,也跟着纷纷倒地,那麻三却在这时,忽然一反手就抓住身边最后一人,猛的向自己身后一摔一带,自己的身形陡然蹿出好远,迅速的消失在徐家村内,而被他摔倒的那人,却再也没能醒过来,死状和刚才那几人一模一样。

    我这时已经和叶知秋从草丛之中跑了出来,到了叶神医身边,看了眼叶神医,心里忽然十分懊恼自己两年多前的决定,如果跟叶神医学了这施毒之术,哪里还用得着去收服什么守护灵。

    叶神医却咦了一声道:“这小子到有点本事,认得我就不说了,竟然能逃得出我的夺命清风,估计也是从南边来的吧”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了眼旁边刚才说话声音尖细的汉子,说道:“你是驱蛇一门的,应该也是云南来的,你说说,刚才那个家伙是谁”

    那汉子脸上的肉一颤,尖着嗓子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虽然是从云南来的,可只是驱蛇一门的旁支,连嫡系都算不上,除了他,这里都是旁支弟子,他自从出现,就自称麻三,脸上也一直戴着影门精心制作的人皮面具,根本就看不出是谁来。”

    叶神医一点头,那汉子见叶神医信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谁料他一口气刚松,叶神医就手一挥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所以你们都没用了”一句话说完,那几名汉子呼啦一下全倒了下来,眨眼间已经没了呼吸。

    我看的心头骇然,这叶神医毒手之名,当真不是白叫的,一出手就将几人杀了个尽,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实在有够狠辣。

    叶神医杀了几人,看了一眼叶知秋,叶知秋随手掏出个小瓶来,让刘存龙将几人的尸体放在一起,从小瓶子内倒了点白色粉末在尸体上,不一会就见那些尸体,哧溜溜的开始融化,冒出丝丝白烟,臭味迅速弥漫开来,片刻之后,就连骨头和牙齿都化了个干净,地面仅留下一些头发。

    我又是一阵骇人,这药师一门的毒药,实在太过厉害,用这药粉竟然可以将几个大男人的尸体化的一点不剩,实在令人恐惧。

    叶神医等那几具尸体化光,这才说道:“这里不比深山,尸体一定得处理了,不然会招很多麻烦。走吧这一吵,天也快亮了,觉也睡不成了,我们进徐家村,看看还有没有不开眼的留了下来。”

    自从叶神医出现,刘存龙就像看见了希望,叶神医一发话,他就急忙跟了上来,快步走到了我的身边。

    他应该是早已经认出了我来,一到我身边,就忽然低声说道:“镜楼兄弟,以前的事,对不住了。”

    其实我根本就没记恨他,虽然他上次弃我们而去,但他毕竟是和我们一个阵线的,又是刘赶山的徒弟,加上他也是报仇心切,所以莽撞了点罢了,所以我刚才就没揭穿他,很叶神医说的是失散,而不是说他弃我们离开了。

    当下冲他点头一笑道:“没事,当时那个情况,给我我也走,没人怪你,你不用自责,对了,你一直就在这里吗海东哥呢你这两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刘存龙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离开你们后,就和王海东回到了徐家村,王海东到处找那王启铭和闫斌,却根本找不到踪影,后来才知道,两人随麻三去追你们去了,随后又跟随麻三去了云南,王海东就追去了云南,从此就没了音讯。”

    “我则每天昼伏夜出,暗中偷袭藏在徐家村的那批人,虽然也被我杀了十几个,可都是一些喽啰,特别是上个月麻三回来之后,我更是经常身陷险境,有数次都险险就死在了他手上,今天要不是你们出现,我只怕就熬不过去了。”

    我看了看刘存龙,见他脸上有两道早已结疤的伤痕,身上衣衫撕破的地方,也露出一道道的伤痕来,心中不禁有点唏嘘,这刘存龙虽然脾气直了点,这韧性却真够看的,竟然一个人和他们在徐家村周旋了两三年,这一身的伤疤,哪一道都泛着光荣,果然不愧是刘赶山的徒弟。

    本来我们藏身之处距离徐家村就只有一里来路,说话之间,已经到了村口,我看了一眼村口那老井,心中忍不住又是一阵感叹,一切的一切,都是因那口老井而起,如果不是那口老井,我也许一辈子都只是个浑浑噩噩的乡下人。

    如今两三年过去了,许多人、许多事,都已经物是人非,但这口见证了这一切经过的老井,却依旧安静的留在那里,如今再次相见,许多往事顿时如同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之中闪现了出来。

    我们四人进村之后,整个村子已经空荡荡一片,刘存龙领着我们查找了麻三等人好几处巢穴,却连个人影子都没发现,估计是全都逃走了,毕竟谁都不傻,毒手佛心叶神医,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他们惹不起的。

    为防安全,我们还是将整个徐家村都翻了一遍,没翻出人来,却在麻三原先的家中,翻出了那地道入口,想来是我们徐家祖屋的地道被封了之后,这些家伙又将原先这条老地道给打通了,毕竟他们对地下那东西还没死心。

    我回头看了看叶神医,叶神医却根本没有进去的意思,说道:“我们不能陪你下去,每一个守护灵,都是世上唯一的,生性十分高傲,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守护灵是不会降服的,所以你的守护灵,只能靠你自己去收服。至于我们,正好留在外面替你守着这里。”

    我一听就想了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我第一次看见守护灵的时候,它确实认我为主了,却又迅速的退回了石门之后,并且关闭了石门,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但我这一下去,收服了守护灵之后,深渊之中的那东西怎么办而且那石门沉重异常,我根本就不可能推开,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叶爷爷,那守护灵在石门之后,那石门沉重异常,我断然推不开,就算我能推开,得了守护灵,那深渊之中的东西呢我该如何处置”

    叶神医看了我一眼道:“守护灵若想见你,自会开门,若不想见你,强行推开反而坏事,至于那深渊之下的东西,如果守护灵肯降服与你,你会看见的,一切随缘就好。”

    说到这里,忽然面色一正道:“心诚则灵,孩子,你自己可得小心了,那守护灵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你切记我刚才说的四个字,可能对你会有帮助。”

    这两句莫名其妙的话,我根本就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但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只能听着,带上三支火把,独自一人钻进了通道之内。

    这条通道明显比我们徐家祖屋的那条通道要宽敞许多,我一边走一边借着火光观看四周,这通道内用的也不是那种小青砖,而是一大块一大块褚红色的砖头,砖头上全是米格纹和太阳纹,偶有几块还画有游猎和宴客的图案,十分生疏,在我的印象之中,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砖。

    这通道也不需要再钻什么洞穴,一直往下通去,两边不断发现新支的木头架子,顶着通道的上方,显然是麻三等人所为。

    我顺着通道一直走,通道之内,没有遭到任何险阻,从通道之中钻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那巨大的洞穴了。

    我当然记的那石门所在的位置,高举这火把一路走了过去,到了石门之前,我又点了一支火把,分别丢在石门两边的地上,双手一伸,就去推那石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