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部落奇事

    在这石室的正中间,有一石台。高两米左右。约四五米见方。全是用一条条的石条堆砌而成,石台正面有数阶石阶。可以登上石台,石台中间放了座半人高的石塔。

    石塔做工甚是粗砺,只是一个简单的三角形状而已。说实话,就是在一大块石头上简单的雕琢了一下,雕琢的图案也十分粗略。看着像是文字,却鬼画符一般,东一下西一下的不说。还配以各种极其简单的动物图案,有火堆、有木头、有鸟、还有一些根本就看不出是些什么,如同天书。不但看不懂。还丝毫没有美观可言,更别什么法相庄严了。

    塔的话,猛和沙族的族人一向都是很相信的,但这一次,因为事情牵扯到了整个部落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沧晓的话,第一次被大家否决了。

    猛个性刚烈勇猛,不管面对再凶狠的野兽,也从不会打退堂鼓,更没有想到会要离开这个从小生活的地方,沙族的族人也都不愿意离开,甚至有很多族人开始怀疑沧晓只是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借这个地洞编造的借口而已。

    沧晓屡劝无果,无奈之下,只好说出另一个办法,在南方他的家乡,有一个百岁的智者,如果沙族想躲过这一场灾难,他必须得亲自去将老智者请来,但是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沙族的族人千万不能进入到那地洞之中。

    这个建议,被猛接受了,猛答应沧晓,会加强防备,让大家远离那个地洞,尽量在沧晓回来之前,不让沙族的族人遭受损伤。并且在沧晓的一再要求下,猛带着族人用巨大的石块挡住了那地洞的出口。

    沧晓见一切安排妥当,就孤身一人踏上了南行的路,历经艰辛之后,终于回到了南方的故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百岁智者竟然早在几年之前就已经逝世了,沧晓又急又累之下,自己也一病不起。

    幸好沧晓家乡的人精心照顾,两个月之后,病情终于康复了。沧晓心系沙族族人,身体一康复,马上告别了家乡的乡亲,一路风餐露宿,回到了沙族部落。

    沧晓一回到沙族的村落,就见到村落一片荒凉,到处都是倒塌的石屋,看不到一个人影,寻遍了整个村落,只找到几具干枯的尸体,哪里还有原先那繁盛的景象,显然在沧晓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沙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而遮盖着地洞口的那块巨石,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掀翻在一旁,地洞附近散落着些许血迹,几把族人狩猎时所用的石矛,以及数截被烧成灰炭的藤条状物体。

    沧晓是个具有大智慧的人,虽然见沙族遭此巨变,仍旧能保持心神不乱,再仔细的搜寻了两遍村落之后,认定沙族的族人并没有全部死亡,应该是遭受巨变之后,剩余的人为了保全性命,迁移去了别的地方。

    果不出沧晓所料,在循着痕迹寻找了数日之后,沧晓终于寻到了沙族幸存的族人。族人们见沧晓归来,顿时重新有了主心骨,全都欢欣鼓舞,认为沧晓的归来,带给了他们新的希望。

    沧晓从族人的口中得知,在他离开村落的前二三十天,那地洞一直都没什么恶魔冒出来,族人们慢慢的就放松了警戒。谁料某天夜里,忽然响起一阵如同婴儿啼哭一般的尖叫声,等族人们惊起,打着火把过来一探究竟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靠近地洞附近的几家族人,全都莫名的死亡了,死者尸体干枯,都似被抽干了体液一般。

    猛意识到了危险,将部落里强壮的汉子,组织了起来,分成两班守在地洞附近警戒,日夜不休,希望能坚持等到沧晓回来。

    但当天夜里,局面就失控了,从遮掩住地洞的石块缝隙中,伸出数十支尖利的血红色藤条,带着一阵阵的尖叫声,向警戒在地洞附近的汉子们袭去。沙族的勇士们一发现这些藤条,纷纷抄起武器,迎了上去,谁知刚一照面,就死伤了过半,很多勇士都被藤条刺穿了身体,吸干了血液。那些藤条吸干了几个族人的血液之后,再度缩回到地洞之中

    等猛赶到现场,见守卫的勇士们死伤大半,怒不可息,命大家将石块搬开,准备率勇士们下洞去报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