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恶魔蜕变

关灯
护眼
    谁知道石头一搬开,就从地洞窜出无数的藤条。带着一阵阵摄人心魄的尖叫声。向众人扑去。一时之间,沙族勇士们再受重创。十数个族人被藤条刺穿缠住,带入了地洞之内。

    猛冲上去和那些藤条奋战,没过多一会。也被藤条刺中。猛临被藤条带入地洞之前,拼了命的大声喊话,让大家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搬离村落,去安全的地方,等沧晓回来。

    沧晓得知猛等族人都被拖入地洞之中生死不明。虽然知道一定是凶多吉少,但仍旧抱着一丝希望。沧晓一面安排了沙族新的首领率领着族人向南方自己的家乡迁移,一面则挑选了十个沙族勇士。由自己亲自率领。下到地洞之中去营救猛等人。

    奇怪的是,沧晓带着十个勇士下到地洞之后,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一直寻到洞穴的底部,却并没有遇到族人们所说的那些藤条,也没有发现被拖入地洞的族人,仿佛全都从世间蒸发了一般,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沧晓失望之下,正准备带着那十个沙族勇士撤出地洞,却忽然听到地洞的石壁之后传来一阵阵巨大的咆哮之声,声音十分洪亮,震得地洞内的一些石块都从石壁上滚落了下来。

    沧晓带着十个沙族勇士挖开石壁,露出了另一个洞口,大喜之下,认为猛和那些族人说不定还活着,继续向另一个洞穴深处挺进。一行人蜿蜒向下挺进数天,遇到了一片奇异的地下森林。

    那森林之中,长满了火焰一般的树木,连地面都是火红色的,但却感觉不到一丝炎热。在森林中,还生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有发着绿光的虫子、有巨大而凶狠的鸟、有血色猴子、有一种黑色的凶猛野兽,还有一种能变色的毒虫,依附与树干之上,其牙齿十分尖利,并且有巨毒。

    沧晓带的十个沙族勇士,在这火焰森林之中,损失了两个,好不容易闯过了森林,发现一段狭长深幽的天然地道,地道中长有许多菌类,可以食用,在地道中段还有条地下河横穿过地道,河水流向十分奇怪,是向上流的。

    出了地道,开始进入一个狭长的通道,穿过那通道后,就到了一个大一点的洞穴,接着就看见了猛,只是猛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猛的面目还是原先模样,只是身体更加强健,**无遮,皮肤金色,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看上去如同神灵一般。

    沧晓等人发现猛之时,猛正在洞穴之中扯食一种红色的藤状植物,那种藤条也十分古怪,不但能自行游走避让,还能发出一阵阵婴儿般的啼哭声,而且藤条尖端如石矛般锐利。

    沙族勇士中,有人识得那藤条,正是从沙族村落那地洞中钻出去残杀沙族族人的藤条,告诉了沧晓,沧晓知道厉害,又见猛如此奇怪,哪里敢显身,只敢躲在暗处观看。

    猛却丝毫不惧藤条石矛一般的尖端,伸出长臂一把抓住那些藤条,奋力一扯,藤条就会发出一阵婴儿般的啼哭声,然后应声而断,猛胡乱塞入口中,大口咀嚼吞咽。

    那些藤条虽然有着石矛一般的尖端,猎杀沙族族人时也显得厉害无比,却丝毫不敢和此时的猛抵抗,只能拼命游走逃窜,很多都缩进洞穴石壁的裂缝之中,不敢动弹。

    猛扯食了一会,大概吃饱了,这才心满意足,走向通道之中,路过沧晓几人的时候,却好像已经不认识他们了,只是看了看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过去,躺在通道中间呼呼大睡。

    沧晓顿时大喜,认为这定是上天派遣了神灵附在了猛身上,必须建造一座祭台来叩谢上苍,就带着沙族的勇士就地取材,选了些石块凿成石条备用,每天饥了就去那地道中寻找可食用之物,渴了就喝那地下河的水,因为没有趁手的工具,进程缓慢,区区一个石台所需的材料竟然用了有半月之久才筹备妥当。

    在他们筹备石材期间,猛每日都从他们身边过往,睡醒了就到洞穴中食用那藤条,吃饱了就回来继续睡,虽然行为十分怪异,偶尔发出一两声吼叫,声音很大,但从不骚扰沧晓一行人。

    石材准备妥当之后,原本布满了洞穴的藤条,也被猛吞食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乎都钻在石缝之中,不敢露出来一枝半叶。

    这正好合了沧晓的心,但为了安全起见,沧晓几人还是趁猛进洞穴寻食的时候,才进洞穴码砌石台,猛吃饱离开的时候,沧晓等人也就跟着出来。

    如此这般,几天之后祭台建好后,沧晓又仿照家乡所供奉的神邸,亲自雕琢了一座简易的石塔,以示敬奉,自己更是每日三祭,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圣徒。

    可随着洞穴内的藤条越来越少,猛的状态似乎也越来越萎靡,越来越枯瘦,睡眠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偶尔醒了,也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沙族诸人,双目之中,满是悲伤。

    沧晓何等聪明之人,一见这情况,就预感到了大事不妙,就将此事和盘托出,和沙族其余的几位勇士协商对策。

    这些勇士虽然都有过人之勇,对猛也都忠心耿耿,但都是莽勇之辈,哪里能想出什么办法,又不忍就此离去,左商量右商量,就是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

    猛体能消耗的异常之快,仅三五日,就已经瘦得皮包骨了,眼看着就将活生生饿死。终于,一个沙族勇士一咬牙做出了个决定,自行跑到猛的面前,祈祷一番后,回手一矛刺入自己胸膛,将自己的血肉献祭给了猛。

    沧晓等人大受感动,无不被这勇士的虔诚之心所震撼,那猛开始也不愿意食用,犹豫再三,大概实在抵不过腹中饥饿,终于将那勇士的尸身给吃了。

    谁料这一开了个头,可了不得了,猛尝到了人肉的滋味,似乎尝到了甜头,性情大变,双目之中再也看不见那种和善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恐怖的残忍。

    第一个勇士被吃完之后,猛的目光再次瞄向了沧晓等几人,几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可解,一个勇士挺身而出,又将自己献祭了。

    猛这次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先将那个勇士的鲜血喝了干净,才心满意足的回到通道之中酣睡。

    沧晓是个聪明人,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几人也都会落得同样的下场,虽然说猛现在是神灵附体,将自己献给神灵是件无比光荣的事情,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他们都被猛吃了之后,由于没有食物,猛一样会被饿死,到了那时,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制衡洞穴内的藤条了。

    于是沧晓就想了个办法,嘱咐剩余的五个勇士,不许再以自身献祭,而是采摘能食用之物来供奉猛,并且许下誓言,愿意把一生的时间,都留在这洞穴中伺奉。

    沧晓满心以为这样就能两全其美了,即能保住猛不被饿死,只要猛不死,那些藤就不能出去害人,又不用牺牲自己,谁知道到了第二个勇士被吃完之后,却发生了更为惨烈的事情。

    那日沧晓和剩余的五位沙族勇士采摘了许多可食用的菌类,送到了猛的面前,却不料猛对那些菌类根本不闻不看,反而将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看向了沧晓几人。

    沧晓大惊,正想招呼五位沙族勇士退到安全的地点,猛却忽然站了起来,身上金光陡然大盛,一伸手就抓住了其中一位勇士,两只手用力一撕,将那勇士撕成了两半,一手抓着一半,就这样撕咬起来。

    几人虽然前几日已经看过猛食用那两位勇士的模样,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猛竟然会主动攻击他们,并且还是在有着充足的食物情况下。如果说一开始猛是上天派来的神灵附体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沧晓急忙招呼其余勇士退到狭长的通道中,猛已经杀了一个勇士,有了食用之物,没有追过去,大家一停下来之后,四位沙族勇士都愤慨不已,纷纷提出不愿意再伺奉猛,想循着原路退回去。

    沧晓却说出了心中的忧虑,告诉四位勇士,如果猛被饿死,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制衡洞穴中的食人藤,到那时候,食人藤失去了控制,就会疯长,一旦生长到地面,其结果可想而知。

    几位勇士一听,也都明白了这后果的可怕性,但又不想就这样被那不知道该称为神灵还是恶魔的吃了,一时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只好都看向沧晓,希望沧晓能想出周全的办法来。

    其实沧晓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心中早就有了计较,只是关系重大,一时不敢轻易做出决定,但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容不得他再作犹豫,思考再三,说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