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惊才绝艳悲白发

    随即就听见三爷诧声道:“什么另外两块也出世了这怎么可能三块同时出世你确定没有看错按你这么说,天下岂不是真的要大乱了”

    那陌生的声音说道:“也不一定。当年金乌陨落。天降奇石。九星拱日,天下震动。也因此达到了华夏一统,空前鼎盛,何况。如今虽然三石齐出,可我夜观天相,却仅见三星闪耀。所以我怀疑,是不是有了什么变故”

    三爷急忙道:“还能有什么变故”

    那陌生的声音道:“天有天道,一切安排。自有原因,三石齐出,却仅三星闪耀。纵使我天星一门精研星象。也无法完全领会天意,只有一点我能肯定,那就是三块金乌石,已经出世了。”

    我听到这里,已经完全莫名其妙,他们说的金乌石,自然是指那金色的石头,可当年什么天降奇石,我却完全搞不清楚了。

    刚想到这里,就听屋内那陌生人的声音忽然一变道:“三爷,我看你今天要有喜事,听我说了这些,面色虽急,却眉毛舒展,神清气爽,气场悬虹,人身带彩,这是亲人相见,同宗相聚之像,而且悬虹越来越近,已近印堂,来人应该已经到了门外。”

    话音一落,就听三爷喊道:“门外是谁”

    我和花错对看了一眼,我们俩心思一致,本来我们俩想多听一会的,所以站在门口大气都没敢出一口,没想到躲过了三爷,却被那陌生人凭着三爷的今天的面相和气场,推算了出来,这家伙的相学,确实太强悍了。

    已经露了行藏,我只好大声喊道:“三爷,我是楼儿”一句话说完,推门而入,一进屋内,一眼就看见了三爷和一年轻人。

    三年不见,三爷风采依旧,削瘦、沉稳,气度如山,只是双鬓之上,已见挂霜,历经生死之后,目光变的更加深邃。

    我对着三爷跪了下去,双目含泪,砰砰磕头,喊道:“三爷,我是楼儿,楼儿回来了”

    三爷的嘴角颤了几颤,双目之中已经起了一层雾气,颤声道:“楼儿,真的是你回来了”言辞之中,似乎不敢相信,一句话说完,一闪身就到了我面前,双手扶住我的双肩,上上下下打量了我起来。

    一边打量,一边点头,一边还喃喃自语道:“是我楼儿回来了是我楼儿回来了楼儿长大了,错儿,错儿,快看,你楼哥哥回来了”

    三爷这也是惊喜交加,如同慈父猛的见到数年不见的游子归来,导致这一代枭雄,说话都有点颠倒起来,我明明就是花错带回来的,他却好像忘了这茬。

    三爷自从十多年前归来,就一直一个人生活,花错在云南,不能承欢膝下,所以一直都将我当成自己的孩子,其后又发生了许多事,爷俩感情更加深厚,在我的心目之中,三爷亦是如同父亲一样,终南山一别,时隔三年,他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如今再度相见,自然是惊喜交加。

    这时那陌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恭喜三爷,想必这位就是镜楼兄弟了,徐家血脉相连,同心齐力,不愁大事不成。”

    三爷这才猛然惊悟还有人在,急忙扶了我起来,转头向那年轻人引见道:“不错,这就是楼儿。”

    说完一转头对我说道:“楼儿,这是天星一门江家的江长歌,天纵英慧,惊才绝艳,年纪轻轻,已经是天星一门门主,和你同辈,年岁比你大上一两岁,是你的兄长,快快见过。”

    三爷从云南归来时,曾经对我和花错说过,他在云南差点回不来,后来是几个后辈出手相助,三爷才得以安全回归,这江长歌之名,亦在其中,不管是谁,帮过三爷的,那就等同是我的恩人,所以我一听说这个名字,就已经好感倍生,当下转头看向那人。

    刚才我一进门,和三爷重逢,目光始终盯在三爷身上,如今一转向这江长歌,顿时就吃了一惊。

    这江长歌长相十分俊美,眉如远山,眼如墨珠,鼻似琼柱,唇红齿白,就连面庞都细致如瓷,长身玉立,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神态悠然,浑身上下都写着三个字美男子

    偏偏就这样一个比女子还要俊美三分的美男子,却生了满头的白发,长度比我的头发还要长上些许,根根亮如银丝,随便束在脑后。

    上天嫉妒颜如玉,惊才绝艳悲白发

    那江长歌一见我的目光定格在他的白发上,顿时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苦笑道:“镜楼兄弟不用奇怪,这头发不是染的,我们天星一门,参窥天道,偷测天机,历朝历代,泄露天机无数,大多早死,到了我这一代,青少年时,更是仗着自己所学,口无遮拦,所以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白发满头。”

    我这才回过神来,见触及了江长歌的伤心事,不敢再盯着人家的白发看,心中却惋惜不已,上天何其不公,如此俊美的容颜,却年纪轻轻就满头银发,实在太过可惜。

    当下正要上前见过,江长歌却忽然一伸手道:“镜楼兄弟,不要再往前走了,你玩心仍在,气场隐有雀形,应该刚掏过鸟窝之类的,不出三步,你必遭飞鸟污垢之灾,现在转身出门,等等再进,或能化解。”

    一句话刚说完,一只燕子飞了进来,飞过我头顶之时,忽然就落下一泡鸟屎来,我连躲带闪,却仍旧落在了我的肩头之上。

    我顿时苦笑了起来,时已入春,燕子归来,这本是常事,江长歌当然是为了不让我看轻他,故意说出这事来,对他来说,这并不是难事,天相都观得,何况人相,不过这也太准了,我确实是将那金色石头放进了鸟窝,连这都能看出来,当真让人不得不服。

    那江长歌又笑道:“镜楼兄弟面带春风,分明是刚遇上一件好事,双目之中,却隐藏仇恨之火,而且听说叶神医和镜楼兄弟在一起,如今只见镜楼兄弟,却不见叶神医,莫不是叶神医遭遇了不测”

    我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家伙简直就是活神仙,有他在,还有什么不知道当下就一点头道:“不错,叶神医已经与世长辞了。”

    三爷顿时一愣,眉头一皱,沉声道:“楼儿,叶神医百毒不侵,还有盘角山羊护体,谁能杀的了他究竟怎么回事你快快说与我听。”

    当下我就将叶知秋怎么上的山,我们怎么下山,怎么遇见刘存龙,我进了洞穴,得到了金鳞真龙和那金色石头,出来之后发现叶神医已死的经过,统统说了一遍,详细尽实,只字未落。

    三爷一听,眉头就紧锁了起来,喃喃说道:“这不可能啊叶神医是什么人经历了多少风浪就算你说刘存龙是我们一起的,在他没有完全信任刘存龙之前,就凭刘存龙,怎么可能杀的了叶神医就算是刘存龙下的手,叶神医临死之前,也完全可以要了刘存龙的命,又怎么会让徐家的九亟之术丢失”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当时就刘存龙和叶知秋两人,三爷,你的意思是叶知秋”

    三爷的眉头锁的更紧,却仍旧摇了摇头道:“也不可能,就算叶神医不会防备叶知秋,那一匕首刺穿了叶神医的心脏,以叶神医的手段,也不会马上就死,更不会让别人取走了我们徐家之物,只怕这事还有蹊跷之处。”

    说到这里,三爷一转头,看向我道:“那盘角山羊呢”

    我马上摇头道:“我出来之后,就没看见那盘角山羊了,刘存龙和叶知秋也不知去向,只剩下叶神医的尸体。”

    三爷顿时眉头一松,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盘角山羊不在,那说明叶神医可能没死,只是有些事,他活着可能不方便做,守护者死后,守护灵会为守护者默哀三日,才会重回藏身之处,等待机缘,等待新的守护者前去。”

    我一听顿时大喜,随即又一阵失望,摇头道:“不可能,尸体是我亲手埋的,埋下去时,尸体已经冰冷了。”

    三爷却仍旧说道:“在三十六门之中,假死的手段,超过十种,叶神医一辈子精通毒药,他若想骗过你,太简单了。”

    话刚落音,那江长歌就忽然叹了口气道:“三爷,叶神医是真的大限已到了”

    三爷一愣,江长歌接着说道:“四年之前,叶知秋去过终南山,跟叶神医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学习毒术,之后叶神医将叶知秋送回云南的时候,我们曾见过一面。”

    “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活不过五年了,我也曾提醒过他,让他远离三十六门的纷争,回到终南山之后,尽量不要离开,就算下山,也不要超过一日,也许能躲得过去,所以我一来,听说花错去寻镜楼兄弟去了,而且叶神医也下山了,我就知道,他活不过三天,没想到,下山两日都未到,就这么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