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谁杀了叶神医

    三爷一愣,脱口而出道:“长歌。你的意思是。叶神医真的没了怎么可能那守护灵呢盘角山羊怎么不在他的尸体旁边”

    江长歌苦笑道:“这是我最不愿意去猜想的事情。三爷,你别忘了。守护灵是可以自行选择守护者的,虽然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几乎都是守护灵一旦选中了守护者。就会相伴一生,可也并不代表,守护灵就没有放弃了原先守护者。而重新选择了新的守护者的可能性”

    三爷顿时一阵愕然,我急忙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守护灵就在叶神医被暗杀的那一瞬间。放弃了叶神医而重新选择了新的守护者。”

    江长歌一点头道:“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叶神医的本事我知道。别说一把匕首插进心脏了。就算将他的心挖出来,他要不想死,都能撑到将对方毒杀。”

    花错忽然接口道:“你的意思是,杀叶神医的,很有可能是叶知秋吗她是叶神医的亲孙女,叶神医不会防备她,叶家的盘角山羊,几乎是世代承袭,和她也熟悉,也很有可能会认她为新的守护者。”

    “最重要的是,叶神医即使被暗算,也没有毒杀对方,就是因为叶知秋是他的孙女儿,他下不了这个手,不但下不了这个手,还故意留下血书,让镜楼哥照顾叶知秋,就是怕以后镜楼哥会杀了叶知秋”

    江长歌又一点头道:“这是最大的可能,不过那血书我没看过,这一点我倒无从判断。”

    我急忙将写有血书的手绢掏了出来,虽然叶神医的尸体我给埋了,这血书我却留了下来。

    江长歌根本没打开,花错正要伸手去拿,江长歌已经一把拦住道:“先别动我有几句话,想先问一下镜楼兄弟。”

    说完话,又看了一眼那血书,就抬头问我道:“镜楼兄弟,我且问你,你发现叶神医尸体之时,是什么姿势你能摆出来吗”

    我一听立即点了点头,叶神医孤零零趴在那里的样子,我怎么会忘记,当下就站了起来,走到旁边,学着叶神医尸体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江长歌一看,顿时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问道:“你发现血书的时候,血书是在哪里的你发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吗”

    我翻身侧起身来,指了指自己身体下面道:“就压在叶神医的身下,当时就是这个模样,我看完之后,又照原样折叠了起来,准备等见到叶知秋的时候,拿给她看一下。”

    话刚落音,三爷忽然猛的一掌拍在木桌之上,一张木桌顿时四分五裂,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目之中,杀气大盛,怒声说道:“弑亲杀祖,逆反人伦,药师叶家怎么出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三爷这句话,等于已经指明了杀害叶神医的就是叶知秋了。

    我听的一愣,还是有点不大敢相信,那叶知秋虽然手段确实狠毒,可叶神医毕竟是她亲爷爷,何况叶神医不倒,就是她叶家的一棵大树,三十六门,谁敢欺负叶家叶神医一死,叶家的地位再想那么高高在上,只怕不大可能了。

    江长歌这时才将手帕抖开,只看了一眼,又叹息一声道:“这就是我最害怕的,叶知秋杀了叶神医,一定也得到了盘角山羊,再加上另外两块金乌石的出世,也预示着另外两个守护灵也认了主,这两块金乌石藏匿之地,几乎无人知道,如果是我们的人,一定不会将金乌石带出来,也就是说,对方又拥有了两个守护灵。”

    “而且,能够看守金乌石的守护灵,都是十二生肖之中最凶猛的守护灵,现在再加上盘角山羊,他们起码已经有了三个守护灵。”

    “何况,你们徐家的九亟之术也被叶知秋所得,如果我所猜没错,应该很快就会送到那个苏出云的手上,苏出云本就身兼徐家奇巧之术和苏家勾魄书法,资质聪慧,人中龙凤,很有可能对应那两个看守金乌石的守护灵其中之一,再加上九亟之术,实在是个强敌。”

    我忍不住问道:“就这么确定叶神医是叶知秋所杀万一不是呢”

    三爷冷哼道:“你在终南山上三年,身体结实了许多,看得出来,技业也有所小成,可这历练,还是太弱了,叶神医死时,尸体是往下趴着的,匕首插在背上,这是暗算无疑,唯一一个能让叶神医不防备的,也就他的亲孙女了。”

    “至于那血书,则必定是叶知秋故意所为,叶神医守护灵被抢走,心脏被刺穿,趴在地上而死,就算写有血书,往自己身下塞也是极不方便,一般都应该是抓在手中才对。”

    “何况,这手帕折叠的整整齐齐,叶神医当时已经生命垂危,哪会有这闲心,就算他老人家将生死置之度外,有这闲心,可手帕上的血迹,却没有印到别处,你觉得可能吗你随便沾点水也好,墨也罢,写在上面看看,只要一对折,必定印到另一边去。”

    “所以,这手帕上的血字,是早已经写好的,并且晾干了才折叠了起来,杀死叶神医后,塞在了叶神医的身体之下,就是给你看的,这种手段,偏偏你也还可以,却如何骗得过我”

    我顿时愣在了原地,许久缓不过劲来,花错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说道:“刘存龙之所以跑来将你的消息告诉了我们,却没有说叶神医已死,应该也是怕我们怀疑他,而将他留下来,站在人情上来推断,刘存龙确实比叶知秋的嫌疑更大。”

    “而且,现场我去过,刘存龙在叶知秋暗杀了叶神医之后,还曾和叶知秋动过手,却很有可能不是叶知秋的对手,所以仓皇逃走,估计也知道叶知秋会嫁祸给他,才跑了来找爹,他知道你会被叶知秋所迷惑,爹却一定不会,他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让我们替他洗脱身上的黑锅。”

    说到这里,花错又说道:“所以,在徐家村,你一说暗杀了叶神医的是刘存龙,我就有点怀疑,刘存龙和叶神医无冤无仇,这三年来又一直在和麻三等人抗衡,完全没有动机去杀叶神医,何况他也没这本事。”

    这时我已经将所有的点点滴滴全都串联了起来,是了叶知秋四年都没去过终南山看望叶神医,说明感情早已淡薄,忽然为了一只白狐就跑去了终南山,分明是要将陌楠要嫁给苏出云的消息传递给我,激我下山,没想到叶神医也跟了下山,她又觊觎叶神医的盘角山羊,更想在苏出云面前立上一大功,还有什么比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更能入苏家的眼呢

    所以叶知秋做下了如此逆反人伦的事情,从她暗中准备血书的事上,就可以看出,她是早有预谋,我下了地道,她趁机动手,叶神医被暗算,却不忍对她下手,盘角山羊被她所收,逼走刘存龙,拿走九亟之术,留下血书,为自己日后暗算我做准备,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预谋之中,当真是心如蛇蝎。

    一想到这里,不禁为叶神医深深的悲哀了起来,毒手佛心之名,威震三十六门,却死在了自己亲孙女的手上,明知道暗算自己的是谁,却不能出手报仇,只能选择自己静静的死去,这是何等的悲凉。

    当下一阵咬牙切齿,恨声说道:“好一个叶知秋,竟然这般蛇蝎心肠,待到下次见面之时,就是她丧命之时。”

    江长歌却忽然摇头道:“这样不好,这毕竟是我们的推测,目前也没有个确实证据,曾亲眼看到过这一切的刘存龙如今也不知去向,所以我们再见到叶知秋时,先装不知道的,然后试探她的口风,如果她栽赃是刘存龙所为,那就必定是她了。”

    一句话说完,话锋一转道:“叶神医已逝,为他报仇之事,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如果真是叶知秋所为,想来叶神医泉下有知,也不会怪我们。但眼前却有一件更为要紧之事,我们必须尽快处理好才行,不然的话,一旦被他们所得,金乌合并,九星齐现,地点被他们所知,那就有大麻烦了。”

    三爷一听,也点头说道:“对楼儿,你得了金鳞真龙,那深渊之中的金乌石呢你可带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道:“带出来了,我虽然不知道那金乌石有什么作用,可麻三等人千方百计想得到它,必定有其深意,怕自己万一失手被擒,金乌石势必会落入他们之手,所以我给藏了起来。”

    江长歌一听,顿时面色一变道:“藏在了什么地方”

    我说道:“藏在了老井边大树之上的一个鸟窝之中,一定无人发现。”

    三爷一听,顿时面色巨变,身形一闪,就疾向门外冲去,一边疾声飞奔而走,一边大喊道:“坏了大家快走,但愿还能赶得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