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市井一阵风 --为婆娑第2个飞机加更第2章

    三爷一句话说完,人已经蹿出去了十几丈远。江长歌在后面喊道:“三爷小心。那金乌石要是被发现了。必定会有不少人伏在暗处,等我们上钩。千万不要大意。”

    花错急忙跟了上去,颜千凌这时正好从外面进来,一见我们都往外跑。顿时一愣,还没来及问,已经被江长歌一把抓住。说道:“千凌,我们俩现在跟去,只会拖累他们。我们在后面慢慢走,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办的。”

    我则和花错奋起急追三爷,我和花错刚从徐家村到陈王屯。屁股都没坐热。就火急火燎的往回赶,再度从陈王屯奔回徐家村。

    说实话,我有点不以为然,那金乌石藏在鸟窝之中,一般人绝不会发现,不知道三爷为啥着急成这样。

    十来里路片刻就到,三爷跑的最快,却在村口停了下来,等我和花错到了身边,三爷的面色正阴晴不定,一双鹰一般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这个曾经熟悉无比的徐家村,呼吸都变的有点急促了起来。

    我们刚一站定,三爷已经沉声道:“人家这次吃定了我们爷三个了,知道就算我们爷三明知道是个大坑,也得往里跳。不过他们这样,我倒是放心了一点,起码说明了他们还没有找到金乌石,才会布下如此重防,不过这有点奇怪,按道理来说,金乌石的威力,早该发作了才是。”

    紧接着三爷就手一挥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已经获得了两块金乌石,无论如何,这最后一块,也不能落入他们的手里,今天我们爷三就并肩作战,和这些魑魅魍魉好好较量一番,你们跟紧了我。”

    一句话说完,率先抬步向徐家村内走去,我们急忙跟上。

    在徐家村外,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徐家村看上去仍旧空空荡荡,如同**,可双脚一踏进徐家村,我陡然一下浑身汗毛全都站立了起来,身上直接起了一层鸡皮,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这种感觉,太不舒服了,就像有无数条毒蛇,潜伏在暗中窥探着我们爷三一般。

    我顿时明白了三爷为什么会在村口等我们,我虽然对危险有超乎寻常人的感应,但那毕竟是凶兽邪物一类的,现在虽然能开始感应到别人的杀气,可经验上却仍旧十分不足,不到十分接近危险之时,还是发觉不出来危险的存在,如果对方刻意隐藏的话,更无法感应出来。

    而三爷这样的老江湖,虽然感应远不如我灵敏,却可以从气氛、细节等一些方面来加以弥补,比我更早一步的发现危险存在。

    爷三个一进村,开始一段,十分安静,可到了村子中间那条路时,我和花错一起惊呆了。

    路上站了只怕有四五十号人,全都像定格了一样,各自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有正抬脚走路的、有伸手伸手指天的、有卖小孩摇鼓的、有蹲着马步的、有抱孩子喂奶的、有低头点烟的,等等不一,年龄各异,男女都有,各具形态,还有一个正在伸手掏另一个黑脸汉子的钱包。

    怎么说呢这四五十个人,就像是四五十尊雕像,不但身体一动不动,就连头发丝都不动一下,眼皮都不眨,呼吸好像都没有。

    可就这样的一群人,在我们爷三一出现之后,立即就动了起来,抬脚走路的缓缓而行,伸手指天的摇头晃脑,卖小孩摇鼓的大声吆喝,蹲马步的站直了身体抖动手脚,抱孩子的不停的哄着孩子,低头点烟的打着了打火机,将香烟点着了,抽了起来,那黑脸汉子则一把抓住了那小偷,大声呵斥着。

    死气沉沉的徐家村,在这一瞬间,忽然活了过来

    三爷的面色却更加阴沉了,冷声道:“好大的阵仗,金陵四大家也成了别人的走狗吗叫萧朝海滚出来见我”

    那些人却全都充耳不闻,各自忙各自的,好像三爷说的话,和他们无关一般。

    我的冷汗却不断往外冒,双手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这并不是害怕,隐约还有点兴奋,在这之前,我并没有真正的和人性命相拼过,想暗杀一次,还遇上了花错,没有想到今天第一次和三爷并肩作战,就遇上这么大的场面。

    三爷见那些人不理睬他,陡然发出一声霹雳般的大吼:“萧朝海,给老子滚出来枉你名列三山一海,竟然成了鹰犬爪牙”

    这一声喊,直接震的那四五十人全都一愣,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三爷已经冲了上去,一把就抓住首当其冲的一名汉子,一记掌刀,就将那汉子击昏在地。

    三爷这一动手,那些人顿时就涌了上来。

    抬脚走路的忽然一滑,看似就要摔倒,却借势直接撞向了三爷的怀中,摇头晃脑的双指一并,也闪身到了三爷的面前,双指直接戳向三爷的脑门,那蹲马步的则上前拦在了三爷的正前方,卖摇鼓的忽然拽出把小鼓来,不停摇晃,声一入耳,就如遭重击,那抱孩子的妇人则直接将孩子一抛,恶狠狠的砸向了三爷,抽香烟的手指弹,手中香烟划起一道弧线,也向三爷落去,其余的人,更是将各种各样的招式,一起向三爷身上招呼。

    只有正在争执的黑脸汉子和那小偷,则双双拦在了我和花错的面前,看得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把我和花错看在眼里,他们的主要攻击目标,全在三爷身上。

    三爷大吼一声:“来的好”

    三个字一出口,身形陡然化作一团魅影,砰的一声和那走路的撞在一起,直接将那走路的撞得倒飞了出去,一伸手抓住另一人的双指,一拧一转,那人已经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被三爷抬脚踢飞,随即身形一晃,就从那蹲马步的汉子身边绕了过去,劈手夺下卖摇鼓之人手中的摇鼓,随手砸向那妇人抛来的孩子,一把抓住另外一人,直接往上一甩,和那截香烟撞到了一起。

    这几下动作,说起来极慢,实际上就是电花石火一瞬间,最前面的一波攻击,已经被三爷全部化解。

    等到三爷已经闯入了人群之中,那小鼓才和妇人抛出的孩子撞在了一起,那包着孩子的襁褓之中,忽然飞出万支银针,直接将小鼓扎成了蜂窝,撞上香烟的那人则嘭的一声爆炸了开来,整个人被炸成了碎块。

    三爷这时已经冲入了人群之中,砰砰之声不断,连九亟之术都没有使用,就这么见招拆招,拳来脚往,不断有人被踢出人群,也不断有人发出惨呼之声,在地上不停打滚,如同猛虎入羊群一般,勇不可挡。

    我和花错一见,顿时双双冲了上去,一起对拦住我们去路的两人下了手,花错一把抓住那小偷儿伸向他胸前的手,用力一抖,那小偷儿就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花错随即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顿时就昏了过去。

    我则直接运起了九亟之术,两根手指一阵青白,一伸手就点向前面的黑脸汉子,那黑脸汉子十分识货,面色一变,转身就跑,被我一步追上,一指就戳在他的脊背之上,那黑脸汉子顿时惨叫一声,健硕的身躯直接飞起,重重的摔落在地,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过去了,一动不动,脊背之上冒起一阵阵的白烟。

    就在这时,三爷在人群之中大喊道:“楼儿,这些人是金陵萧家的市井一阵风,虽然也是三十六门中人,对我们来说,却只是些普通角色而已,头目是排教那耍小鼓的,已经被我破了,用不着使用九亟,留点力量,等会才是真正的战斗。”

    我听的一愣,三爷被四十来个人围着,竟然还能注意我这边,说明这些人是真的没什么大能耐了,顿时收了九亟之术,和花错双双冲了上去,拳打脚踢,和几人厮打到了一起。

    我在终南山上三年,终于见到了成效,这些人虽然人数众多,也有点手段,可出手在我看来,却是极慢,根本无法近得了我身,力量也远不如我,上来拦我的,纷纷被我打到在地,我和花错势如破竹一般闯进了人群,和三爷汇合到了一起。

    爷三个一汇合,呈三角形站定,一边打一边往前闯,那些家伙虽然不是我们的对手,却死死围住我们,随着我们的脚步移动,不时上前袭击,由于人多势重,却也十分麻烦。

    就在这时,三爷陡然再度发出那霹雳般的大喊声来:“萧朝海,你有脸做走狗,没脸出来吗让这些人来受死,你还知道不知道羞臊两个字怎么写”

    话刚落音,就听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徐关山,萧大当家的可没空理你,你们爷三个,有我来收拾就行了。”

    一句话说完,陡然一道黑色身影悠忽一下就滑进了人群之中,一闪身就到了我的面前,猛的一伸手,一股黑烟就向我飞袭未来。

    我知道来人肯定是三十六门中的高手,心中顿时一阵激动,苦练三年,终于有机会验证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