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九命麻三--为婆娑第2个飞机加更第3章

    当下想都不想,一伸手就运起了九亟。双指一阵青白。直接就向那黑烟之中点去。脚下却做好了随时跳开的准备,万一九亟挡不住。我也不能傻愣着被黑烟打中不是。

    谁知道双指一出,那股黑烟迎指而散,我顿时心头一喜。九亟直接打了出去,一道蓝光,直击而出。

    那黑影根本就躲闪不开。一下被击中掌心,顿时轰的一声响,那人的身影已经倒飞而出。

    就在我的九亟击中那人手掌的时候。我也闪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太容易得手了

    我虽然从没有和高手对阵的经验,可我也看过三爷和人动手,真正的高手。就算不如三爷的。三爷也不能说一下就把人击败了,何况我比起三爷来,那就是小草和大树的区别,无论对敌经验,还是作战技巧,都差的太远,怎么可能一下就将对方领头的打飞出去了呢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一闪身就躲到了三爷的身后

    几乎同时,三爷也陡然一把抓向我的身边,一道青烟般的人影,也正在这个时候到了我的身边,被三爷一把抓住,陡然大喊一声:“阴山老鬼你打我侄子的主意,以为能瞒得过我吗”

    这一声怒吼,声音极大,直震的我双耳一阵轰鸣,那人被一把抓住,又被一声怒喝震的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三爷已经猛的一拳,正中那人影的胸前,就听噼啪一阵响,那青烟般的人影已经直接飘飞了出去,身形一边飞速倒退,口中鲜血已经喷洒了出来。

    三爷哈哈大笑道:“阴山老鬼,你以为你刻意变了声音,我就听不出来吗你那阴测测的语调,再怎么变,我都知道是你,你既然想暗算楼儿,就别怪我暗算你,这一拳也算是你还我上回偷袭我的,我这人心眼小,爱记仇,谁算计过我,我一定连本带利讨回来。”

    “不过你放心,看在大嫂的面子上,我没对你使九亟,你死不掉,躺上三两个月却是跑不掉的,我劝你聪明点,借这个机会,带着阴山道脱离这场纷争,不然下次再见面,我可就不留手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刚才说话的就是阴山老祖,但向我出手的,却只是阴山道的小角色,阴山老祖却趁我九亟使出之后,想偷袭我,却不料早被三爷算计在心,所以他一出手,就落入了三爷的算计之中,我躲避的又及时,正好给三爷创造了个好机会,一举重伤了阴山老祖。

    那阴山老祖却一边飞退,一边嘶声道:“徐关山,这笔账我记下了,一定会找你讨回来”

    三爷哈哈大笑道:“随便你,我这颗脑袋,惦记的人可不少,说实话,排队都轮不到你。”

    说话归说话,我们爷三个可没闲着,说话之间,周围的人又倒下了五六个,三爷一下没挨,花错也没挨到拳脚,我由于对阵经验比较差,挨了几下拳脚,不过说来奇怪,这些拳脚打在我的身上,竟然不甚疼痛,不知道是我扛击打能力强,还是我身上的守护灵起了作用。

    就在这时,三爷陡然一把将那卖小鼓的家伙抓住,单手一举,大吼一声道:“你们不要逼我,再不住手,我先将他摔死”

    这一喊还真有效果,那排教的家伙毕竟是这市井一阵风的头目,三爷这一喊,那些人全都停下了手,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爷冷哼一声,一把将排教那家伙摔了出去,一下摔的挣扎了好几下才爬起来,却不敢再上前了。

    三爷随即怒声道:“大家都是三十六门的,多少应该知道点这次事情的起因,相信大家都知道谁善谁恶,我之前一直没下杀手,但你们却纠缠不放,从现在开始,你们如果甘心充当走狗,那也不要怪我辣手无情”

    一句话说完,又扬声喊道:“萧朝海,你给老子滚出来来都来了,别做缩头乌龟”

    话一落音,那原先蹲马步的汉子就说道:“萧爷真没来,这次我们来,也不是萧爷指挥的,而是孙大少叫我们来的。”

    三爷一听,顿时一愣,转头说道:“什么孙大少金陵四大家中的孙家”

    那汉子一点头道:“其实也不是孙大少的主意,是麻三给孙大少出的主意,可我们到了这里,这里也有一个麻三,不过虽然名字一样,可身高、体型、说话语气都不同。”

    刚说到这里,忽然一道人影如风般从他身边掠过,随即那人影停止,缓缓转过身来,目光之中,即冷又凶,竟然又是一个麻三,只是这个麻三的身形和眼神,都和之前的那个麻三大不相同,之前那个麻三也很是厉害,可眼神之中,却远没有这般残忍和暴戾。

    那汉子的声音却嘎然而止,双目陡然睁的滚圆,喉头发出一阵咯咯之声,随即脖子上逐渐渗出一道红线,紧接着噗的一声,鲜血狂喷,脑袋直接掉到了后面,竟然被硬生生一刀将脖子切的只剩下一层皮连着。

    三爷目光一冷,沉声道:“好刀法短刀一门张昊海,是你什么人”

    这个新麻三目光一冷道:“怎么只有短刀门的人,才能玩刀吗和张昊海没有关系就不能玩刀吗我只不过比较喜欢用刀罢了。”

    一句话说完,一翻手腕,已经亮出一把弯如新月一般的小刀来,刀身长只有八公分左右,却寒光闪闪,一见就知道非常锋利。

    那新麻三随手一转,刀子在手上一转一圈,嘿嘿笑道:“我喜欢刀子切开皮肉的声音,每一刀下去,刀锋贴着骨头划过,将血肉和骨骼分开,发出嘶嘶的声音来,在我听来,就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

    “尤其是高手,筋肉强健,韧性极好,不容易扯断,如果仔细剥离的话,可以将肉剥削成一片一片的,最后只剩一具白骨,都能看见腹腔内的五脏六腑,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只是可惜的很,高手太少了,所以我极其珍惜遇到高手的机会。”

    “至于短刀门那些蠢货,只知道用刀杀人,没的侮辱了刀,根本就不配用刀,就像我刚才割断了那汉子的脖子一样,一刀下去人就死了,这还有什么意思,要不是有些话我不想让你听下去,我才不会做这么丢人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个新的麻三实在太过变态了,不但充满了凶残暴戾之气,还如此扭曲,如果不是心理上有问题,那一定是天生的恶魔。

    新麻三的话刚落音,那排教的小头目猛然喊道:“麻三我不管你到底是谁,我们来帮你,你却杀了我们的兄弟,这个梁子我们结定了,金陵四大家,一定会有人来讨回去的。”

    说完一转头,对三爷说道:“徐三爷,对不住了,我们先回去了,今天徐三爷不杀之恩,我们市井一阵风的兄弟记下了。”

    随即一挥手道:“兄弟们,我们走,回去找孙大少给个说法”一句话说完,带头而走,剩下四五十名汉子,有人抬起了那蹲马步汉子的尸体,也纷纷跟上,呼啦一下散了个干净,徐家村村子中央的道路上,再度恢复了寂静。

    那新麻三却也不拦,对着那些市井一阵风的人逐渐走远的背影,阴阴一笑道:“回去找孙大少哭诉吧看看孙大少是会杀了你还是会来杀了我”

    三爷接过话道:“可惜,孙大少就算想帮那汉子报仇,也没机会了,今天你一定要死在这里,你这样的人,这个世界上容不得你,老天爷容不得你,我也容不的你”

    那新麻三哈哈一笑,说道:“徐关山,别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我告诉你,我有九条命,你是杀不死我的。”

    三爷缓缓竖起了两根手指,瞬间雪白,几近透明,冷声道:“幸好你就九条命,我杀你九次,你就必死无疑了。”

    那麻三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用手中的小弯刀指了指三爷,笑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收了笑声,说道:“徐关山,你太有意思了,不怪小弟对付不了你不过你遇上我,实在是你运气不好,你放心,我会将你留在最后一个的,你这副身板,一定会成为一具完美的艺术品。”

    话刚落音,江长歌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确实可惜,你连成为艺术品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但我相信,不管你是谁,只要千凌这一笔勾下去,你就会成为一具尸体的,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跪下来,跪在三爷面前,好好求个情,或许三爷会放了你。”

    声音一起,江长歌和颜千凌已经从一墙壁之后走了出来,颜千凌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子,另一只手里的笔,随时都准备在本子上打个钩。

    我一见顿时大喜,刚要夸赞两人,那新麻三却又哈哈大笑道:“我说的话,你们难道都没听见吗我有九条命即使是画魂之术,最多也只能勾掉我一条命而已。”

    花错目光一冷,随口说道:“千凌,勾了他”颜千凌应了一声,一笔勾了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